番外035:这是未婚妻?/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一早,夙离果真去了那小姑娘的家,而早早就等候在那里的鲲鹏等人在瞧见夙离来了后,皆是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夙离面无表情地看着鲲鹏,虽然明知道这货是来看热闹的,也还是忍不住冷声问道:“你们来干什么?”

“慰问啊。”鲲鹏不要脸地道:“总不能让你一个人上门吧,毕竟是第一次到人家小姑娘的家中,怎么也得有长辈陪同啊。”

当下夙离的俊脸就黑了,瞪着鲲鹏道:“又不是说亲,要什么长辈陪同?就算是长辈,你算是什么长辈?”

“我的辈分可比你爷爷的爷爷还要高。”鲲鹏笑吟吟地对着夙离挑了挑眉,催促道:“走吧,别堵在人家院子门口。”

瞧得鲲鹏这坑爹的模样,若不是他身边还站了一个盘古,夙离还真想将他给丢出青丘。

一行人顺着院子走了进去,而屋内的人似乎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屋内立刻出来了三名妇人。

当先一位老妇在瞧见夙离后便是一愣,不过很快,当她的目光落在狐不归身上后,也是脸色一变,立刻行礼道:“老身恭迎少君,恭迎二族长,见过两位尊神。”

狐不归一双桀骜的眸子在瞧见这名老妇后,眼中的桀骜之色却是收敛了不少,连忙上前一步,将老妇给搀扶了起来,道:“水老太君便不必如此多礼了,当日君上可是说过的,以后你们水氏一脉可见君不拜,如若当真要拜,也该是我们谢你们才是。”

水氏老妇闻言脸上露出一丝淡笑,顺着狐不归的力道缓缓起身,笑着道:“水氏一脉可不敢居功,无论何时,我们依然是九尾一族的臣子,哪怕如今水氏已经只剩下了我们这些妇人,但为了青丘,为了王族,我们也照样能舍命上战场的。”

“老太君的风采一如当年。”狐不归闻言笑了笑,说着朝身后的夙离招了招手,道:“你虽然贵为青丘少君,但该谢的礼数依然不可不谢,当初若不是水氏男儿们拼命保护你爷爷,你爷爷只怕也活不到如今。”

夙离默了默,当真拱手要朝着这位老妇一揖礼拜,不过他才刚刚行到一半,那老妇便连忙避开,直道:“不可!少君乃青丘储君,怎可对老身行礼。”

然而她才刚刚避开,就被狐不归给一把止住,道:“这是他该做的,况且如今他跟老太君的小孙女有婚约在身,那便是晚辈,这个礼啊,你怎么也受得起。”

“这……”老妇人一脸的为难,不过夙离还是侧了侧身再次拜了下去,沉声道:“多谢当日水家对爷爷的救命之恩,这一拜,是本君该拜的。”

夙离一礼拜完起身,原本那到了嘴边想要反驳狐不归所说的什么婚约的话来着,但看着眼前的水老太君和她身后的两名妇人,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关于水氏一脉,夙离还是知道的,当年水氏的那位家主一直是跟在老头子身边的大将,曾经为了老头子倒是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如今水氏一脉的男儿皆是因为保护老头子死在了迦落的手中,剩下这一群老弱妇孺,夙离虽然不满意那什么见鬼的婚约,倒也没有在她们的面前说什么。

其实狐不归起初还是挺担心夙离这小子突然犯抽,然后不管不顾的来一句不承认婚约的,不过如今瞧得这小子还算是知道分寸,狐不归也算是悄悄松了一口气。

一旁没看成好戏的鲲鹏有些不满意,瞥了一眼夙离后,方才笑眯眯地看着水老太君道:“怎的没见着那个小丫头?夙离小子好不容易回了青丘,也该让他们俩见见面了不是。”

经鲲鹏这么一提醒,水老太君立刻一拍脑门,笑道:“瞧我这记性,果然是人老了就不中用了。”说着侧身看向身后的一个美妇,道:“媚娘啊,快去将薇儿带来。”

“婆母莫慌,儿媳这就去。”媚娘柔柔一笑,“少君跟二族长还有两位尊神都来了有一会儿了,可不能就这么站在院子里,婆母先领诸位去花厅,儿媳立刻就回。”

“对对对,瞧老身这糊涂的。”水老太君闻言又是一笑,连忙转身看向夙离等人,道:“先进屋,快请先进屋,让少君等人站在院子里,可是我水家礼数不周了。”

狐不归瞥了一眼夙离,当先笑呵呵地跟着水老太君二人进了屋。

“辛娘快去煮茶。”屋内传来水老太君的笑声,“将咱们家今年刚采的新茶拿出来。”

院子里,夙离皱眉不前。

鲲鹏笑眯眯地拍了拍他的肩,道:“走呗,愣在这里干什么?”说着,拉过身边一脸无奈的盘古,越过夙离走入了屋内。

夙离眸光不断变化,最后咬了咬牙,跟了进去。

屋内笑声不断,看得出来水老太君其实也很是满意这门亲事,这让得夙离坐在这里更是有些坐立不安,好几次在水老太君用看孙女婿的目光中,夙离都想开口退了这门亲事,但又看着空荡荡的水家,他几次都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水家就只剩下几个妇人,他不忍心再在水老太君的伤口上撒盐,但他的心里,除了阿音外,又无法再接受其他女人做他的妻子……

就在夙离头疼纠结间,先前离开去寻人的媚娘却是回来了。

“媚娘回来了,薇儿呢?”水老太君老眼一亮,看着走进来的媚娘笑问。

只见媚娘的脸上依然带着得体的笑容,只不过那笑容中有些尴尬和勉强。

这一发现,让得原本就眼尖的鲲鹏顿时来了兴趣,以他的敏锐,想来这其中肯定出了什么变故。

鲲鹏兴奋了,不断拿眼睛去瞅夙离,不过夙离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反倒是他身边的盘古有些哭笑不得。

北小冥这模样是不是就叫做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媚娘扯了扯嘴角,看着高兴的水老太君,道:“婆母,薇儿她……”

“阿奶。”

这话还没说完,门外就传来一个笑吟吟的声音。

笑声清脆且张扬,但让得屋内的几人皆是脸色有些古怪。

须臾,一道红的似火的身影自门外如一阵风似的刮了进来。

瞧见来人后,一屋子人顿时瞠目结舌。

鲲鹏眼角有些抽搐,侧头看向夙离,无声地道:你家爷爷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就是他给你找的小媳妇儿?

别说鲲鹏眼角有些抽搐,就是狐不归的眼角也同样有些抽搐。

狐不归抽着眼角看向水老太君,只见水老太君在瞠目结舌之后,回过了神,立刻冲着来人发出一声中气十足的咆哮:“小丫头片子这是什么打扮?还不给我变回来!”

“阿奶,您觉得我这模样叫小丫头合适么?”被吼得的人却一点儿都不怕,冲着水老太君勾唇一笑,一双狭长的凤眸弯成了月牙儿,然而那张漂亮的小脸上有着一种雌雄莫辩的魅惑。

水老太君被气得哆嗦,屋内其他人却是暗暗点头,觉得这模样的确不能称之为小丫头。

因为站在堂中的人,‘他’不仅穿的男儿的衣裳,连性别也是男儿。

青丘的狐狸还没到成年的时候,都是可以随意更改性别的,水家这个小字辈儿的独苗今年不过才刚刚两百来岁,离成年还有着三百年的距离,其实只能算作是一只小狐狸崽子。

原本水家的人是准备在她成年的时候让她化作男儿身的,但哪里想到会出现那等变故,水家的男儿一夜之间全部战死,而青丘族王为了弥补,亲自上门订了亲,这让得水家的人就一直将自家的小狐狸当做女娃在养。

平日里水家小狐狸都是做女娃打扮,却不料今日她不晓得哪根筋不对,居然化作了男儿身。

瞧着狐不归等人脸上的古怪之色,水老太君看着自家的小狐狸越发气儿不顺了,怒道:“臭丫头,还不给我变回来!”

“不变。”岂料水家小狐狸将脖子一梗,一脸张扬地道:“阿奶,我觉得自己这模样甚好。咱们水家未成年的小狐狸就只剩我了,难道阿奶不想给咱们水家留下血脉?作何非要我做女子?”

话落,也不知道从哪里摸着一把折扇,模样极其风流地扇了扇,继续道:“待我成年之时,我也是会选择做男子的。”

此话一出,水老太君的脸色顿时绿了。

“简直是胡闹!”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差点将一旁的狐不归吓一跳。

只见水老太君起身,哆嗦着指着堂中的红衣少年郎,怒道:“你如何有婚约在身,岂是说能更改就能更改的!?”

“那还不简单。”红衣少年郎眉峰一扬,脸上带着肆意的笑,道:“让那位少君化作女子,我娶她便是。”

‘噗嗤——!’

鲲鹏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夙离黑了一张俊脸。

“胡闹!”水老太君举起了手中的手杖,作势要揍人,“青丘少君又岂能是女儿身?而且少君早已成年,小丫头片子再胡闹,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狐狸皮。”

红衣少年郎梗着脖子一脸的不服,屋内的众人眼瞅着水老太君的那根手杖就要飞出去了,狐不归起身连忙拦住,“水老太君,这娃娃还小,想一出是一出,你也不必如此生气。”

结果狐不归打圆场的话一落,堂中的红衣少年郎却是不领情,哼道:“小爷从不想一出是一出,说了做男子就决不做女子。”

“……”狐不归头疼了,若是他此刻还看不出这水家的小狐狸不满这桩亲事儿,他就白活了。

不仅是狐不归看出来了,在座的其他人也同样看出来了。

但是夙离却高兴了,因为他也不满意这桩亲事儿,既然他无法开口退亲,那么由水家退亲,也是可以的。

鲲鹏看热闹的看得非常起劲儿,估摸是觉得还不够热闹,想要再添一把火似的,将手中捧着的茶盏放下,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水太君也不必太过生气,我觉着吧,这亲事即便是他们两个年轻人的,不如就交给他们两个年轻人自己解决,你们看如何?”

鲲鹏话音一落,屋内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堂中的红衣少年郎和夙离。

而这会儿那红衣少年郎方才跟回神似的,总算将目光看向了鲲鹏了等人。

狭长的凤眸一一扫过,一双眼珠子也是滴溜溜的转,然而当他的目光落在夙离身上后,只见那张雌雄莫辩的俊脸上立刻露出一丝震惊之色。

夙离被他的这种目光给看得眉心一皱,正想开口说这桩亲事儿不如作罢,只见刚刚还一脸决不妥协的红衣少年郎跟见了鬼似的指着他,就问向水老太君,“他就是少君?”

水老太君被他这种无礼的举动又给气得打了个哆嗦,而狐不归跟鲲鹏却是眉峰一扬。

似乎又出现了变故啊……

“胡闹,在少君、二族长、还有两位尊神面前岂可如此无礼?!”水老太君又举起了手中的手杖。

结果人家少年郎却是唰地一下闪到了夙离的身边,摸着下巴将人给前前后后打量了一番后,问出了一句让众人栽倒的话来。

“少君,你家中可还有姐妹?长得跟你相似的姐妹?”

夙离:“……”

鲲鹏在一旁笑眯眯的抢答:“小狐狸难道不知道,九尾王族就只有他这一个独苗?”

只见刚刚还一脸感兴趣的红衣少年郎顿时俊脸一跨,垂头丧气地‘哦’了一声,道:“怎么就不是女子呢?若是女子……”

“若是女子如何?”夙离黑着一张脸,阴测测地看着他。

那少年又瞥了他一眼,带着一脸遗憾地道:“若是女子的话,说不得我就同意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