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36:好大的狐狸胆儿/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夙离笑了,笑得那是妖冶惑人,百媚生。

但在座的所有人,只怕没人会觉得他那是开心的笑,但这所有人当中,并不包括这位盯着夙离不放的红衣少年郎。

红衣少年郎看着夙离的目光中有着惊艳之色,但更多的却是一种令人无法看懂的复杂晦暗。

夙离被他的这种目光给看得眉心一蹙,随即冷了脸起身,隔空用手指点了点他,道:“你…很好!”

话落,不看众人直接抬步朝门外走去。

“水家老太君,既然你家的小狐狸不乐意这门亲事,本君看不如就此作罢吧。”

亲事作罢?

水老太君闻言霍然起身,而狐不归更是黑着脸,冲门外越走越远的夙离吼道:“这是你爷爷亲自订下来的,岂能说解除就能解除的。”

可惜,夙离听到了,但却脚步不停,一个眨眼的功法就走的没人了。

狐不归气得哆嗦,而水老太君同样气得哆嗦,前者是因为夙离,后者却是因为自家的小狐狸。

毕竟在水老太君看来,人家少君今日能出现在这里,就肯定是同意了这门亲事的,然而却被自家的小狐狸给拂了面子,堂堂青丘储君,又岂能没有一点儿脾气的。

但水老太君却不知道的是,这位青丘储君是巴不得解除这个亲事儿,别看他走得怒气冲冲,实则心里还不知道怎么高兴,怎么悄悄松了一口气。

“混账丫头!”水老太君手中的手杖脱手,朝着红衣少年就砸了过去,“看看你干的好事儿!”

然而砸出去的手杖没有砸到人,反倒被他给一把抓住了。

“阿奶,这个东西打人很疼的。”红衣少年嬉皮笑脸地冲着水老太君呲牙一笑,动作麻利的将手杖给丢远了些,气得水老太君越发哆嗦了起来。

“你…。你这个小混账……”水老太君一口气喘不过来,吓得一旁的媚娘和辛娘连忙上前安抚。

“婆母莫急,身体要紧。”

狐不归也被吓了一跳,连忙劝慰道:“水老太君保重身体,这事儿也急不得。”说着,连忙扶着水老太君的背,为她输送神力,“这也完全不关水丫头的事儿,我们家那小子也是个不省心的。”

水老太君艰难地朝狐不归摆了摆手,全当是在安慰自己,道:“二族长快别这么说了,您这么一说,老身跟没脸见人了。”

话落,怒瞪着堂中的红衣少年,“都是这个浑丫头……”

不过这话还没说完呢,只见刚刚还嬉皮笑脸的少年却老实了下来,摸着鼻尖看着她,道:“阿奶别生气,我这就去将少君追回来。”

水老太君闻言一愣,而狐不归也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过红衣少年在将话说完后,撒腿就追了出去。

“小狐狸……”看了半天热闹的鲲鹏笑眯眯地冲着跑出去的少年喊道:“你们少君应该去了扶桑竹楼,可别找错了地儿。”

刚刚跑出去的人闻言身形一顿,随即再次抬步,“知道了,多谢尊神告知。”

“呵呵。”见人跑没了影,鲲鹏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声,惹得狐不归和水老太君齐齐朝他看来。

鲲鹏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也不解释什么,只是意味深长地道:“他们二人的事儿,旁人是急不得的,要顺其自然。”

顺其自然?

屋内几人闻言皆是一愣。

鲲鹏缓缓起身,瞥了一眼含笑看着自己的盘古,耸耸肩道:“走吧,这里没咱们什么事儿了。”

盘古起身,意味深长地看了狐不归一眼,然后跟着鲲鹏走了。

狐不归一头雾水,这夫夫俩是怎么回事儿?有什么话不能直说的,非得打哑谜。

可惜,人家夫夫俩就爱打哑谜,丢下一屋子茫然不知的人,头也不回地走了。

而另一边,追着夙离而去的红衣少年此时站在扶桑花丛外有些踌躇。

看着不远处的小竹楼,狭长的凤眸中有着什么在闪烁然后又归于平静。

踌躇半晌,只见他眯了眯眼,敛下眼中的所有情绪,抬步朝小竹楼走去。

然而他还没有走到竹楼近前,便发现那一袭白衣的少君正负手站在碧潭边。

似乎听到了动静,夙离头也不回地冷声道:“你来干什么?立刻离开这里。”

少年眼中闪过一抹寒芒,不过还是抬步朝他走去。

夙离回身看向他,见他不但不离去,反而还朝自己走了过来,好看的眉心一蹙,冷声道:“滚。”

狭长的凤眸中有怒气在升腾,但少年漂亮的小脸上却露出一抹邪肆的笑容,吊着眼角看着夙离,冷笑道:“滚?虽然我才两百来岁,不过还不曾滚过,也不晓得该如何滚,不如少君教一个试试?”

夙离眉心皱得更紧了,少年再次抬步上前一步,一双眼睛将夙离前前后后再次打量一便,又道:“要我滚可以,不过有个条件,否则就只能劳烦少君将我给丢出去了。”

少年的模样邪气又痞气,看得夙离一阵头疼,只能冷声问道:“什么条件?”

少年闻言笑了,笑眯眯地看着夙离,一字一顿地道:“请少君化作女儿身给我看看。”

夙离;“……”

化作女儿身?

夙离并不是没有变化过,当初跟在轩辕天音身边的时候,为了帮她擒住一只恶蛟,他就将自己化作了女子。

但如今看着眼前的少年,夙离双眸微眯,眸底有着冷光闪过。

“如何?”见夙离看着自己不语,少年笑眯眯地继续问道:“少君可是答应?”

然而,他的话音一落,回答他的却是夙离抬手一挥。

‘轰——!’

平底狂风起,直接将少年给给卷起,然后扔出了数十里。

夙离看着被狂风给卷走的少年,冷冷一笑,“好大的狐狸胆儿。”

狂风中,少年愤怒的声音传来:“我不会放弃的,有本事儿下次就将我吹出青丘!”

少年的怒吼声渐渐消失,夙离闻言却是勾唇冷笑,对于少年的话,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

一只才两百来岁的狐狸幼崽子,拿什么跟本君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