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40:三千年往事/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

红衣少年神色猛地一变,目光带着不可置信地看向鲲鹏。

鲲鹏淡淡一笑,看着她问道:“你没有想到吧?”也不等她回答,继续道:“只怕夙离自己也没有想到。”

藏在袖中的手微微握紧,少年声音紧绷地问道:“为什么?”

鲲鹏挑眉,似不明白她的意思。

红衣少年轻轻吐出一口气,再道:“为什么女娲要用锁妖大阵镇压少君?当初少君不是奉了女娲的命令才去颠覆成汤江山的吗?”

“因为妲己蛇蝎心肠,手段残忍狠辣,而给她的罪名是残害忠良,祸乱朝纲,弄得天下民不聊生。”鲲鹏瞥了她一眼,语气有些玩味地道:“残害忠良,祸乱朝纲…呵……你家少君当初若不杀了那些忠良,祸乱了朝纲,又何如灭商?所以我才说你们青丘的狐狸崽儿们傻啊,就这样被人给诓了。”

鲲鹏用着一种说不出意味的语气,继续道:“想办法灭商成功后是他的错,然而若是灭商失败,还是他的错,这可真叫人有些难办呢。”

红衣少年闻言抬眸看了鲲鹏一眼,挑眉笑问:“尊神这是在为少君鸣不平?还是尊神觉得这件事儿其实错不在少君,而在那位女神?”

鲲鹏摇头一笑,道:“本座不为谁鸣不平,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况且这件事太过错综复杂,命盘中已经分不清谁对谁错,而女娲也身归混沌,错与对又有什么意义?”

话落,明明刚刚还说着分不清谁对谁错的鲲鹏,却是话锋一转,语气无奈般地叹道:“不管这件事是对还是错,女娲终归为了这天下苍生而羽化,在天下苍生这一点上,她始终是功德圆满的。”

“尊神的意思是功过相抵吗?”少年冷冷一笑,嗤道:“我只知道功便是功,过就是过,功过根本不能混为一谈。”

鲲鹏闻言挑眉,看了她一眼,颔首:“功过的确不能相抵,不过……这件事情追根究底,到底是谁引起的呢?小狐狸可曾有想过?”

“……”少年突然沉默,半晌后,只是问道:“既然当初女娲给少君定了罪名,为何没有直接杀了他,而是要用锁妖大阵将他镇压?”

“当年上古时,天道曾有天诏言明,洪荒神祇不可互相残杀。”鲲鹏淡淡道:“女娲没有想到夙离居然是青丘的九尾白狐,九尾一族乃洪荒神祇血脉,她不能杀夙离,就只能用锁妖大阵将他镇压,用锁妖大阵的力量,千千万万年的将他封印,直到他自己被消耗尽修为和寿元,从此灰飞烟灭。”

“至于你先前问的女娲为什么要这般对夙离这个奉她命令行事的有功之人……”鲲鹏话音一顿,半眯着眼,道:“因为她擅改天命。”

“擅改天命?”红衣少年挑眉。

鲲鹏颔首,道:“成汤基业稳固,帝王的气运仍在,本不该就此断绝,但她强行断绝帝王气数,便是擅改天命。哪怕她是上古之神,擅改天命这种事情,也不是她能扛得起的。”

“夙离是当年唯一知道真相的人,所以便有了后面的杀驴卸磨。”鲲鹏叹了一口气,道:“女娲这件事儿办得着实有些不地道,不仅用锁妖大阵镇压了夙离,并在她羽化之时还降下神罚。神罚一直伴随着夙离,一旦他从锁妖大阵中脱困,神罚就会降临,直至将夙离劈得神魂破碎为止。”

红衣少年的呼吸一紧,问道:“后来呢?如今少君已经出了锁妖大阵,那神罚?”

“他还是没能躲过。”鲲鹏瞥了她一眼,道:“夙离被锁妖大阵镇压了三千多年,如若不是碰到那丫头,只怕夙离早就在神罚下灰飞烟灭了。”

那丫头?

少年眸光一动,看向鲲鹏,只见后者淡淡一笑,目光看向了东方天际,道:“那个丫头不仅改变了夙离的结局,也因为她的出现,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尊神说的是谁?”红衣少年状似好奇地问道。

鲲鹏闻言收回目光,看向她,笑道:“如今的天命神主、驱魔龙族的第六十五代传人、魔族帝后、也是夙离求而不得的人。”

少年闻言瞳孔猛地一缩,低声道:“求而不得……”

鲲鹏看着她,缓缓道:“因为她,夙离才能避开神罚,躲到了那处没有任何神迹的小世界中。也因为她,夙离方才能回到青丘。更是因为她,数十年前,第八天中,夙离拼死送回她的儿子,硬抗神罚,最后神魂破碎,差点就此陨落。”

少年神色猛地一震,鲲鹏继续道:“还是因为她,魔神将央强行冲破体内封印,取回完整的魔神之力,在天地差点崩毁之前,救回了夙离的一丝神魂。最后依然是因为她,诸神墓中,在各族手中为夙离夺回生死轮回果,让得夙离终于醒来,并脱离了神罚的威胁。”

鲲鹏再次轻声一叹,“夙离历过了他的生死劫,却终究没有避过他的情劫,从此求而不得,放不下、亦忘不掉。”

天色渐暗,有夜风拂过,吹起淡淡扶桑花香。

红衣少年抬头看向空中的点点繁星,然后在鲲鹏的目光中,缓缓起身,声音听不出情绪地道:“原来如此,原来他说的从始至终,就是那位神族之主。”

话落,少年回眸,脸上带着似嘲似讽地笑,看着鲲鹏问道:“今日尊神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告诉我,少君的心里已经有人了,而我跟他的婚约,并没有什么用,是吗?”

鲲鹏挑眉,反问道:“你是这么想的?”

红衣少年冷冷一笑,不答再问:“少君的求而不得是那位神族之主,那么三千多年前,那个为他颠覆天下的帝王呢?在少君的心中又算是什么?”

鲲鹏闻言一笑,道:“这个问题,你得去问夙离。”

少年敛眉,随突然拂袖离去。

“我自然是要问的。”

“小狐狸……”

就在少年快要跨过扶桑花丛时,鲲鹏又突然朝他喊道。

红衣少年脚步一顿,却并没有回头。

鲲鹏也不在意,笑了笑,道:“其实很多事情,天命中都有定数,任何事情都要讲究个因果轮回。”

少年闻言转身看来,虽然此时天色已暗,但她还是能看见远处鲲鹏脸上的那一丝意味深长。

鲲鹏迎着她的目光,继续道:“夙离的因果并不在天音丫头的身上,当年在魔域时,我曾对夙离说过,天音丫头跟将央之间是命中注定,当年神魔之战,魔神放弃了唾手可得的天地共主之位,用一个‘舍’,换来了天音丫头那个‘得’,而夙离同样也如此。”

“这世间有舍才有得,也有有欠就有还。”鲲鹏垂眸一笑,道:“欠了别人的因,终归是要还的,夙离这一生中,欠的人可不是天音丫头。”

少年眸光一闪,随即朝鲲鹏点了点头,道:“今日时间已晚,晚辈便告退了。”

这一次,鲲鹏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看着少年离开。

夜色下,少年转个眼便走没了影,鲲鹏低低叹了一口气,抬手一挥,收起了地上早已经凉透的茶壶,轻声道:“看来我就是个劳碌命。”

话落,一阵轻风拂过,只见鲲鹏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

鲲鹏瞧着这突然出现的人,被吓了一跳,随即没好气地瞪了来人一眼,道:“你怎么来了?”

盘古英俊的脸庞上带着一抹笑容,看着他,道:“你这么久没回来,我便只能来寻你。”

“寻我?”鲲鹏却不为所动,只是嗤了一声,斜睨着盘古,道:“阿古,其实你是来听墙角的才对吧。”

“唔……只听了一点点。”盘古轻唔了一声,笑道:“不过虽然只听了一点点,但听得很有意思。”

鲲鹏忍不住哼了一声,扶着后腰起身,“既然墙角听完了,那就回去吧,夙离那小子应该也要回来了。”

盘古伸手去扶他,拧眉看着他的腰,道:“北小冥,你的身体太差了些。”

鲲鹏闻言脸色一黑,气得想要爆粗口。

他身体差?

简直是放屁!

他会成这样,是被谁折腾的?

大概是看出了鲲鹏要炸毛了,盘古将神色一敛,转移话题般地道:“你今日这般兜兜转转,也不知道那小狐狸后面会怎么做。”

闻言,鲲鹏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任由盘古扶着走,道:“谁知道呢,那小狐狸的心思深沉着呢。”

二人踏着月色,慢慢走远。

夜色中,隐隐传来盘古玩味的声音:“不过我倒是挺好奇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鲲鹏的声音断断续续响起:“我也挺好奇……按理来说……不应该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