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45:驱魔龙族第六十七代传人/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华北H市,谣风楼。

古色古香的阁楼在这现代的城市当中极为显眼,也在各种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中显得别具一格。

夙离一路跟着轩辕天澈三人来到这里,看着如此风格的阁楼,几乎都以为自己看错了,直到见三人被人领入了楼里,方才拎着身边的少年跟了进去。

优雅古典的大堂中虽然人来人往,但却十分的安静,在这里,似乎没有人会大声喧哗,即便连交谈都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

轩辕天澈三人一路被侍女模样的服务员领上了三楼,安静的走廊中,轩辕天澈小声儿地问向唐子睿,“那人可是到了?”

唐子睿闻言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耸肩道:“看时间应该是到了。”话落,再次将声音压低了几分,对着身边的二人道:“这次可是大生意,若不是因为小璟的名声,咱们只怕还接不到这活儿。听说前些日子,那事情的风声一出来,连军队都开了过来,咱们若是想要进去,只怕不怎么容易,里面那位听说有什么门路,他快要带咱们进去,但是前提却是他的人必须跟着咱们一道下去。”

轩辕天澈挑眉,纪恒璟依然是面无表情,冷声问道:“可靠吗?”

“可靠不可靠,还不是得咱们待会儿进去了才知道。”唐子睿一笑,道:“若是不可能,咱们就再想办法呗。”

三人只交谈了几句,便齐齐住了口,而他们三人说话的声音虽然小,却没有瞒过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夙离。

只不过三人谈论的事情说得似是而非,所以夙离并不清楚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三位,你们的厢房到了。”服务员侧身为三人打开包厢的大门,脸上带着一抹得体又职业的微笑,道:“几分钟前已经有客人先进去了,三位请。”

一听他们要等的人已经来了,轩辕天澈三人立刻神色一正,然后由纪恒璟带头进入了房间。

厢房的大门缓缓关上,纪恒璟带着二人绕过屏风,待看清里面坐着的人后,三人却是齐齐一愣。

只见纪恒璟的脸上出现了诧异,而唐子睿和轩辕天澈二人的脸上却是出现了一种见鬼的神色。

房间里似乎安静了一瞬,紧接着轩辕天澈便越过前面的纪恒璟,大步朝屋里走去,声音中的惊讶怎么也掩饰不住。

“小六儿,怎么会是你?!”

只见古色古香的房间里,一名约莫五六岁,身穿白色公主裙,容貌如同一个精致漂亮的玉娃娃的小姑娘正笑吟吟地看着三人,其手中还拿了一个刚刚啃了一半的大红苹果。

“四哥。”漂亮的小姑娘冲着一脸见鬼般的轩辕天澈甜甜一笑,露出一口小白牙,然后转眸看向屏风处的纪恒璟和唐子睿二人,再次开口喊道:“四哥夫,小三儿哥哥。”

唐子睿嘴角抽搐,而纪恒璟面无表情的脸上却是带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四哥夫的这个称呼,唐子睿即便听了好几年,都依然没能习惯,不过纪恒璟倒是十分喜欢这个称呼。

“别卖萌装乖!”轩辕天澈同样被‘四哥夫’这个称呼给弄得嘴角一抽,但很快又瞪向小姑娘,问道:“小六儿,你怎么会在这里?”话落,又觉得哪里不对,又道:“不对,你是怎么来的这里?”

要知道这里可是华北H城,距离轩辕本家所在的帝都A城可是隔了十万八千里呢。

一想到她一个六岁的小姑娘出现在华北,轩辕天澈就有些炸毛了,“家里的太后娘娘可知道,你该不会是偷偷溜出来的吧?”

小姑娘闻言笑眯了眼,道:“妈咪不知道,但是老爸知道,我是二哥带来的。”

“老二?”轩辕天澈闻言一惊,“老二带你来华北干什么?”随即又似想到了什么般,一双眼睛猛地瞪大:“该不会是他那边出了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所以便将你给带来了吧?他这么做,难道不怕回去了被太后娘娘抽筋扒皮吗?”

“二哥这段时日都会在部队里,不会回家的,即便妈咪知道了,也找不到二哥。”小姑娘笑眯了眼。

“等等。”一旁唐子睿突然走了过来,打断了兄妹二人的交谈,俊脸带着一抹不确定地看向小姑娘,问道:“你二哥也来了这里?该不会是因为西南边的那个大墓吧?”

小姑娘闻言笑眯眯地点头,道:“就是因为那个大墓,最先发现的其实就是二哥他们的特种部队,因为他们的部队在那边山里靠演习,不小心炸出了墓顶,然后又发生了一些不正常的古怪的事情,二哥停止了演习,便将我也给带过来了。”

话落,唐子睿嘴角一抽,看向身后沉默不语的纪恒璟,“原来驻扎在那里的部队是特种部队,且还是天凌二哥的龙鳞,咱们想要进入那里,只怕更加困难了。”

谁都知道,龙鳞是如今华夏帝国特种部队中的精锐中精锐,更是华夏帝国军方的一大杀器啊。

纪恒璟沉默一瞬,看向笑眯眯的小姑娘,原本冷漠的声音也回暖了几分,问道:“小六儿,先前这个房间里的人呢?”目光扫过一旁桌子上多出来的一杯茶水,显然之前这个房间里除了小六儿外,还有其他人,而那个其他人便是他们今日要等到人。

见纪恒璟询问,小姑娘甜甜一笑,道:“四哥夫说的是那位大叔吗?他被二哥给带走了。”

“被你二哥给带走了?”唐子睿一愣,连忙问道:“为什么你二哥要带走他?”

小姑娘闻言眯眼笑得跟一只小狐狸似的,道:“二哥说那位大叔泄露国家机密,所以被带回去盘查了。”

唐子睿:“……”

轩辕天澈和纪恒璟:“……”

被轩辕天凌给带走了,这短时间内就别着能再出来了。

轩辕天澈有些头疼地扶额,坐到了小姑娘的身边,问道:“老二还说了什么?”

小姑娘偏头想了想,模样甚是娇憨可爱,“二哥让我告诉四哥,南边的那个大墓你们就不要想了,若是你们还想偷偷进去,被龙鳞的人给抓了也是活该,他不会去保你们出来的。”

唐子睿闻言也头疼了,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大生意,居然就这么被军队给接收了。

纪恒璟倒是淡定,在轩辕天澈身边落了座,淡声道:“他们也想要里面的东西,但却进不去,所以便将你找了过来?驱魔跟盗墓可是不同的领域,除非他们想要毁了里面的东西,否则没有了我们,他们就只能看着眼馋。”

小姑娘将手中的啃了一大半的苹果放在桌子上,拍拍手,无奈地道:“不是二哥想要,而是上面想要。”

“上面?”唐子睿瞥了小姑娘一眼,嗤笑道:“龙鳞只听你二哥的,整个军部都快成他的一言堂了,还有谁能让你二哥听话的?”

小姑娘无奈地耸耸肩,脸上虽然稚嫩,说话的语气却老气横秋,“小三哥哥你自己都说是快成二哥的一言堂了,那就是说还没有完全成为啊,所以总有那么几个会跳出来跟二哥对着干的家伙呗。”

被小姑娘这老气横秋的语气给逗笑了,唐子睿伸手捏了捏小姑娘还有些婴儿肥的脸蛋,笑道:“就你这小丫头知道的多。”

小姑娘被捏了脸,漂亮的小脸不满的皱了眉。

一旁轩辕天澈见状,啪地一声拍开了唐子睿的爪子,嗤道:“别捏我家小六儿。”话落,不看唐子睿呲牙咧嘴的反应,转头看向身边的小姑娘,皱眉道:“那大墓很危险?否则老二怎么会将你找来。”

“是有些古怪。”小姑娘点点头,十分诚实地道。

“那老二他疯了?”轩辕天澈皱眉,不满地道:“知道危险还敢将你带你,被家里的太后娘娘知道,非得跟他拼命才行。自从三姐和小五失踪后,太后娘娘就变得神经质了,连国安局灵异科都不许你去,老二怎么敢!”

“二哥也是没办法,而且这事儿老爸也知道,是老爸同意后,二哥才带我过来的。”说着,小姑娘笑得讨好地看向轩辕天澈,道:“所以四哥可不能回去告诉妈咪。”

“我不告诉,她就会不知道吗?”轩辕天澈嗤了一手,抬手揉了揉眉心,“自从几个月前小五和三姐的命牌发出示警,老妈就一直提心吊胆,而且三姐的命牌一直到现在都有红光闪烁,明显是她的生死劫啊,也不知道三姐遇到了什么危险。”

话落,屋内的几人皆是沉默,然而小姑娘正想开口安慰,却神色猛地一变。

唰地起身,只见那稚嫩的小脸上带着一抹不符合年纪的凌厉,狭长的双眸中金光闪烁,喝道:“什么人在这里?给我出来!”

她的一声轻喝,让得屋内的三人吓了一跳,紧跟着三人也立刻警惕了起来。

但屋内安安静静,除了他们四人以外,似乎没有别的什么人或者东西。

唐子睿皱眉看向一脸凌厉的小姑娘,犹豫问道:“小六儿你会不会感觉错了?这屋里除了咱们以外就没有别人了啊。”

然而小姑娘闻言却是摇了摇头,目光紧紧扫视着四周,沉声道:“阁下既然已经来了,何必还躲躲藏藏?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藏在哪里,但总归在这个房间里,若是阁下自己不愿意出来,那么我就动手了,虽然我无法逼阁下现身,但相信我,我有能力让阁下走不出这个房间,有本事儿咱们就这么继续耗下去。”

话落,屋内还是安安静静,然而在安静了没多久后,屏风处的空间微微一趟,紧接着两道人影也缓缓出现在了四人的目光中。

夙离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小姑娘会如此敏锐。

其实他一直是跟着轩辕天澈三人进屋的,不过都没有让他们察觉,只不过先前突然听到他们提到轩辕天音,并提到轩辕天音的命牌出了问题,夙离一时间气息有了波动,就这么一下的波动,就被这个小姑娘给察觉到了。

夙离二人露出身形,看着那目光凌厉的小姑娘,特别是瞧着那一双像极了轩辕天音的狭长双眸,夙离的就忍不住心尖儿一颤。

而在夙离二人出现后,除了那个小姑娘外,轩辕天澈三人却是神色一变。

“是你!”轩辕天澈惊呼出声,随即一张俊脸瞬间铁青且扭曲,怒道:“就是你这个狐狸精!当初将我三姐带走的就是你,我三姐在哪里?”

一听见‘狐狸精’三个字,别说夙离脸色一黑,就算是他身边的红衣少年都忍不住脸色黑了黑。

但黑过之后,夙离倒是淡定了下来,看着对自己怒目而视的轩辕天澈,缓声道:“她很好。”

“你放屁!”轩辕天澈却怒极爆了粗口,若不是知道自己打不过这狐狸精,只怕下一秒就要冲过来了,“我三姐的命牌示警,随时都可以断裂,你竟然还跟说她很好。”

一听轩辕天音的命牌随时都可能断裂,夙离的眉心也是一皱,“我没骗你,阿音她真的很好,怎么可能会出现命牌断裂?”

然而轩辕天澈却红了眼,怒视着夙离,咬牙切齿地道:“自从七年前三姐跟着你一同消失,命牌都是好好的,而在数月前,却突然示警爆发红光,我轩辕一族的命牌里都有着一丝本人心血,只要命牌的主人发生生死危机,命牌方才会如此示警,你敢说你没有骗我?”

然而面对愤怒中的轩辕天澈,夙离显然要脑子清醒不少,听出了话里的不对之处,皱眉道:“七年前?我同阿音一起离开后,已经有着数十年的时间了……”话音一顿,又似自言自语地道:“莫非我回来的时间出了差错?”

“什么数十年的时间,你才胡说什么!”轩辕天澈却根本不理会,一想到自己的三姐是因为他方才消失不见,且如今性命堪忧,轩辕天澈就恨不得生吃了这狐狸精,“小六儿,一起出手,今天说什么也要让这狐狸精将三姐的下落交出来。”

说着,轩辕天澈便双手捏诀,然而还不待他继续施展下去,却被一旁的小姑娘给一把拦住,“四哥,先等等。”四哥在愤怒中没有听出来,但是不代表她没有听出来。

一把拦住轩辕天澈,小姑娘目光探究地看向夙离,问道:“你说你跟我三姐一起消失了数十年?你和我三姐关系很好?”

夙离闻言一挑眉,看着眼前有着四分像轩辕天音的小姑娘,语气也软了几分,“你是谁?”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猜想,但夙离还是忍不住询问。

只见小姑娘扬眉一笑,狭长双眸中有着金光一闪,“轩辕天歌,驱魔龙族第六十七代传人。”

果然!

当小姑娘的话音一落,夙离的双眸便更亮了几分。

轩辕天歌…驱魔龙族第六十七代传人,她是阿音的亲妹妹!

见夙离眼中的光芒,轩辕天歌眨了眨眼,再次问道:“你跟我三姐的关系是不是很好?”

夙离笑看着她,问道:“何以见得?”

轩辕天歌还没回答,一旁的轩辕天澈便忍不住道:“好才怪!三姐怎么可能和他关系好。”

只不过夙离只是淡淡地瞥了轩辕天澈一眼,便将目光重新了看向轩辕天歌。

轩辕天歌微微一笑,小脸上带了一丝促狭,“因为你在提起我三姐的时候,你眼中的神色,跟我四哥夫看着四哥的目光是一模一样的。”

四哥:“……”

四哥夫淡淡一笑。

轩辕天歌眯眼看着愣了一瞬的夙离,继续道:“你喜欢我三姐,而且还是很喜欢的那种。”

夙离眸光一闪,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而一旁的红衣少年却是低低地哼了一声。

“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是喜欢么。”夙离忍不住嘀咕了一句,随正色道:“方才你们说阿音的命牌随时都有可能断裂,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回事儿。”轩辕天澈哼了一声,瞪着夙离问道:“我三姐究竟在哪里?为何你回来了,她还没回来。”

“阿音现在回不来。”夙离摇头。

“为什么?”轩辕天澈皱眉,不过这回他总算听清了这狐狸精对三姐的称呼。

阿音?

叫得这么亲热,看来他跟三姐的关系果然不差。

“阿音若是回来,你们这方世界便会毁了。”夙离道:“所以她还不能回来。”

“为什么?”轩辕天澈几人闻言一呆,随连忙问道:“为何三姐回来我们这个世界就会毁了?你的意思是三姐如今跟我们根本不在一个世界当中?那她在哪里?”

轩辕天澈一脸好几个问题,弄得夙离颇为头疼,正想要开口一一给他们解答,却不料……

‘嗡——!’

只见轩辕天歌手腕上带着一个古朴手镯上顿时冲出一股耀眼红芒。

不仅是她,连同轩辕天澈左耳上的耳钉也是有着红芒爆发。

“血脉示警!”

轩辕天澈和轩辕天歌同时惊呼出口。

夙离心中一跳,面色沉凝的问道:“什么是血脉示警?”

轩辕天澈面色难看地道:“自从三姐和小五失踪后,族中长老便将我们该了我们的命牌,一旦族中有人出现了危险,我们随身所大的这个法器便会发出示警。”话音顿了顿,脸色再次难看了几分,“能让法器再度示警的,除了三姐应该没有别人了,因为只有三姐的命牌,这段时间一直在闪烁红芒。”

一听是轩辕天音,夙离的心中掠过了一些之前被他忽悠的问题。

他这次回来,明显跟他和阿音离开的时间对不上,七年……

这第七年,到底对应了那边的哪一年?

然而轩辕天音这一路走上众神之巅危险重重,也曾经几次遇到生死危机,那一次也是应对的哪一次?

想到这里,夙离神色一变,立刻看着兄妹二人问道:“从阿音跟我消失之后,她的命牌如这般示警了几次?”

“第一次!”轩辕天澈沉声道,“数月前是小五的命牌示警,但隔了没多久,三姐的命牌也跟着示警。”

第一次……

夙离眉心紧蹙,紧接着似想到了什么般,脸色大变。

阿音不是第一次遇到生死危机,这命牌示警为何却是第一次?除非,这一次是真正的生死劫,而阿音真正的生死劫…应该就是跟迦落的那一场最后决战。

一想到这里,夙离脸色瞬间苍白了一分,虽然明知道最后胜利的是他们,但是夙离却不敢赌。

抬眸看向兄妹二人,夙离目光凝重,“若不猜得不错,阿音的命牌示警,应该便是她遇到的那次最大危机,虽然在我们那个世界这个危机已经过了,但我却不敢拿阿音的安危赌这个可能。”

“你想怎么做?”兄妹二人闻言也是神色一凝。

夙离目光看向一旁的轩辕天歌,“我能感觉到你虽然年纪尚幼,但你的灵力却一点儿都输给当年的阿音,我想将你送过去,你凭借你跟阿音之间的血脉之力,可以穿过空间隧道,找到阿音的所在,不管她此时遇到了什么,希望你能帮到她。”

“送小六儿去三姐那里?”轩辕天澈一惊,而轩辕天歌却是立刻点头:“可以。”

“那你不去吗?”一旁唐子睿问道,“你的实力应该也不错,有了你的加入,不是解决的更轻松些?”

夙离闻言苦笑摇头,“我是那个世界中的人,所以我即便去了也不能出手,否则就算擅改天命。”话落,目光看向轩辕天歌,眼中有着光芒一闪,“但你不同,你不属于那边,所以天地规则挡不了你。”

示警红芒依然闪烁不断,轩辕天歌在闻言后没有一丝犹豫,道:“那事不宜迟,还请哥哥送我去三姐那边。”

夙离闻言深深吸了一口气,一手探出,银光爆闪,然后猛地朝身前一划,只见空间漩涡瞬间出现。

“记住,你的时间不多,你本不属于那里,我强行送你过去,最多只有一炷香的时间,所以你在进入空间隧道后,要尽快凭借血脉之力找到阿音所在的准确位置,否则时间一到,你就会被空间之力自动给送回来。”

轩辕天歌闻言快速点头,然后头也不回地一脚踏入了空间漩涡里。

直到小小的身影消失在漩涡深处,房间里才再次恢复平静。

------题外话------

现在你们总该知道大结局时,小六儿是如何会出现的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