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48:若不讨厌,那可曾喜欢?/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夙离三人在大荒城中待了两日,在第三日的早上,就直接划破空间带着轩辕天澈二人去了第二天。

第二天算是第一天和第三天之间的一个中转站,在第二天当中并没有什么城池,所以夙离在带着轩辕天澈二人进入第二天后也并没有停留多久,便直接带着二人又上了第三天。

如今的第三天算是下三天当中权力最集中的地方,而第三天当中的所有势力皆是以四海阁和天风堡为尊,明明是第三天的两大巨头,但天风堡跟四海阁却没有任何的摩擦,更甚至可以说是亲如一家。

而夙离带着二人划破空间直接来到了第三天的东部——扶上城。

扶上城取名扶摇直上中的二字,如今乃是除了四海城和天风城外,最为繁华热闹的城池。

三人来到扶上城也算是赶了个巧,正好遇上了扶上城十年一度的望舒节,每到望舒节这几日,扶上城中的人皆会着华装出街游行,到了晚上时,城中不仅有灯会,还有十分热闹的拜月典礼。

因为赶巧遇上了望舒节,是以夙离便带着轩辕天澈和水家的小狐狸在扶上城中住了下来,正好也可以让这二人在城中多玩玩。

夜幕降临,城中的灯会似乎已经开始,大街小巷中点燃了各种各样的彩色纸灯,大街上喧闹的声音更是不绝于耳。

而轩辕天澈却由于刚上九重天,九重天的天地灵气又比现世浓郁了数百倍不止,且越往上位天域走,天地灵气的浓郁度就越高,从而直接导致他‘大补’过了头,是以在用完晚饭后,就回了房间昏睡了过去。

原本夙离还想带着他和水家小狐狸去逛逛夜市灯会什么的,结果轩辕天澈这么一睡,就变成了他和小狐狸两个人逛街了。

大街上人潮拥挤,可再拥挤也挡不住小狐狸的心情愉悦,拉着夙离在人群中钻来钻去,街道两边的摊子几乎都被她看了一个遍,就没有一个落下的。

夙离见她兴致不错,也没有多说什么,反正就是她要去哪里,他跟着就是,期间还被小狐狸给硬塞了几个小零食,夙离砸吧着嘴,觉得味道还不错的,特地还多买了几份给包好,准备待上了神主宫后,留给小未来吃。

要知道如今轩辕天音在神主宫中坐镇,轩辕未来作为以后的神族之主,定然是被她给带在身边的,当初夙离还在魔域装狐狸的时候,对那三个小东西可是当真疼到了心坎里,所以只要他觉得什么好吃,什么好玩,定然会给三个小家伙都准备一份。

“少君,你怎么什么都要带三份啊?”见夙离又打包了三张月神面具,小狐狸终于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夙离将包好的三张面具收好,淡笑道:“阿音有三个孩子,若是只给小未来带了好吃的跟好玩的,团子和小明日会生气的。”

小狐狸闻言垂眸,随又一笑,道:“原来如此。”

正说着话呢,天空突然一声炸响,只见一朵彩色的礼花在夜空中绽开,人群中顿时发出一阵阵欢呼声。

在礼花过后,街上的人潮开始向着一个方向涌动,夙离见她被人潮给挤得东倒西歪,手疾眼快地一把将人给抓到了自己的身前,并同时用手将人给护住。

抬眸看向远处,夙离皱眉道:“拜月典礼好像开始了。”垂眸看向被自己给护在身前的人,因为此时人多,一时间倒也瞧不见她脸上的神色,只是问道:“要去看吗?”

“要。”少年快速收敛了眼中的神色,抬头看向夙离,似兴奋地道:“当然要去看。”

夙离闻言点点头,将人给抓紧,道:“如今人太多,走是走不过去了,只能用空间瞬移过去。”说着,只见夙离脚下银光一闪,二人瞬间自原地消失。

而当二人再次出现时,举行拜月典礼的祭台正好就在不远处。

此时祭台的四周已经围满了人,所以二人如此突兀的出现,倒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红衣少年微微低着头,从夙离的怀中退了出来,当她再抬起头时,脸上的笑容灿烂,一把将夙离拉住,就往人群的前方挤,一边挤一边道:“少君,咱们去前面点儿才能看得清楚些。”

夙离被她拖着走也不说什么,想着这小狐狸的年纪尚幼,心性就跟小孩子似的,所以他倒也纵容着。

但别看小狐狸的年纪小,可她的力气却不小,被她这样左挤右挤的,还真让她给突破了重重人群,挤到了人群的最前方。

月桂木搭建的祭台有着两丈高,而祭台上已经摆好了香案,案面上除了一个青铜香炉外,还摆放着不少贡品。

‘噹——!’

铜锣声响起,扶上城的城主在十数名随从的拥护下,走上了祭台。

而在扶上城城主等人身后,还有着八名壮汉,每两人一组抬着一头牲畜跟着上了祭台。

夙离瞧着那些被捆绑得结结实实的牲畜,眉心皱了皱,而身边的小狐狸却讶异地咦了一声,道:“他们抬些畜生上祭台干什么?莫非是要活祭?”

果然,小狐狸的话音还未落,便听得祭台上的那位扶上城城主高声道:“肃静!”

喧闹的人群顿时一静,扶上城城主似满意地点了点头,方才笑着道:“今日是我扶上城十年一度的望舒节,这望舒节自上古时便流传至今,而九重天上的每个天域的望舒节都各不相同,举行的仪式也是不相同。扶上城的望舒节历来便是奉行的拜月典礼,为的是乞求上天能够风调雨顺,日升月落依旧。”

“今日来到这里参加拜月典礼的,除了扶上城中的百姓们,还有着不少从各地慕名而来的客人们,本城主再此欢迎各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多余的话,本城主便也不说了,若是说多了,错过了拜月典礼的时辰,那本城主的错过倒是大了。”

话落,人群中顿时响起笑声。

扶上城城主最后那一番打趣的话,倒是让得不少人笑了起来,也同时让得四周的气氛更加的热闹融洽。

瞧着台下大笑的人群,扶上城城主也是笑了笑,继续道:“好了,现在本城主宣布,拜月典礼正式开始,上祭品。”

随着扶上城城主的一声上祭品,只见后方的八名壮汉立刻抬了牲畜走到了香案之前,然后齐齐抽出了背上背着的大刀。

刀光冷冽,唰唰唰地几声,便是手起刀落,那刚刚还在挣扎嚎叫的牲畜立刻被斩掉了头颅,鲜血顿时洒满了祭台。

看着那一地的血迹,小狐狸皱了皱眉,道:“果然是活祭。”

“望舒节传至上古,上古时期便一直流行活祭,所以这个习俗也跟着保留了下来。”夙离闻言看了她一眼,见她眉心微皱,以为这小狐狸见不惯这血淋淋的场面,解释道:“我们长洲城同样也这种节日,不过却不叫望舒节,而是叫祭月节。但青丘向来不爱血淋淋的东西,所以便废除了活祭这个习俗,只是用一些水果和糕点代替了。”

小狐狸闻言眨眨眼,看着他问道:“我们青丘也有?”

“自然有。”夙离点头,道:“只不过叫法不同而已,你别看扶上城的拜月典礼血淋淋的,但是比起上古来,倒是好了不少,上古时,活祭用的祭品不一定是用牲畜的。”

哪知夙离的话音一落,小狐狸却点了点头,道:“这个我知道,活祭大多都是用奴隶或者战俘,但是用自己的百姓却很少。”

“奴隶、战俘?”夙离挑眉看着她,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狐狸眸光一闪,道:“看书上说的。”

“你倒是看了不少有趣儿的书。”夙离瞥了她一眼,道:“活祭自上古时便有,但神族却很少用过你口中所说的奴隶或者战俘,一般都是用的叛神者。”

小狐狸眯了眯眼,夙离却不看她,继续道:“用奴隶和战俘的习惯,是人间界才有的,而这个习惯最盛行的便是夏商两朝,自周灭商后,便废除了活人祭。”话落,夙离突然又看了她一眼,道:“你平日里看的书倒是广泛。”

“少君,不是我看的书广泛,而是因为我好奇,所以才专门找来看的。”小狐狸突然笑道。

“好奇什么?”夙离问道。

小狐狸冲他龇牙一笑,道:“当初听北冥尊神说过少君的一些往事后,便忍不住好奇想要看看少君当初去的那处凡世是个什么模样,所以才费了好大的力气找来了那时的书呢。”

夙离闻言一愣,小狐狸继续道:“少君,我可看了不少关于那处凡世的书籍,但书上说的,终究跟真实有些偏差,你看看我这么好奇,不如什么时候便带我去那处凡世看看呗。”

“你不是已经看过了吗?”夙离收回目光,淡淡地道。

“哪里看过了!”小狐狸瞪眼,不满地道:“除了满眼的黄沙,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三千多年过去,自然什么都没有了,你还想看什么?”夙离嗤了一声,小狐狸却立刻道:“自然是去看看那个消失了的王朝是什么模样的啊,少君你不是能穿梭空间和时间吗?咱们退回去三千多年不就好了。”

“你说得倒是容易。”夙离瞥了她一眼,道:“如今天道未归,你可知道要穿梭到三千多年以前去,要冒多大的危险?”

“那你先前不是还将那个轩辕家的小姑娘给送去了当初那场灭世之战里!”小狐狸嘟嚷道。

“那不一样。”夙离摇头,道:“当初的那场灭世之战也不过才过了几年而已,相隔的时间并不长是其一,再加上那个小丫头并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她便是一个异数,所以我才放心将她给送过去。”

话落,见小狐狸似还想说什么,夙离继续道:“至于那个时代,我曾经出现过,便算是其中的一个,我若再次回去,便容易打乱那里的天数,甚至有可能改变历史的发展,所以即便我能过去,我也不会过去。”

小狐狸闻言沉默了一瞬,突然问道:“少君在那里就没有任何留恋的东西吗?或者是舍不得的人?以少君的性子,当初为了神主连命都可以不要,我不相信少君会是那种害怕打乱天数而不敢再回去的人。”

夙离皱眉,侧头看向她。

小狐狸垂眸继续道:“少君不是不能过去,而是那里没有少君值得冒险回去的东西而已。”

没有他值得冒险回去的东西……吗?!

夙离眯眼看向祭台,目光却似透过了祭台看向了别处,淡淡道:“或许吧。”

此时祭台上正燃起了大火,一个身穿古怪黑袍的老妪正对着熊熊大火一边手舞足蹈,一边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

生涩而古怪的咒语高昂而响亮,夙离看着那跳动的火光,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那一年同样是一个这样的夜晚,熊熊大火燃烧了那个奢华的鹿台,而烈火中的那人却笑望苍穹,带着宁死不降的决绝,点燃了他亲自命人建起的鹿台,自焚而亡壮烈殉国……

“少君。”看着夙离有些出神的目光,小狐狸喊道:“少君,你在想什么?”

夙离闻言猛地回神,收回目光看了她一眼,道:“没什么,只是在想你刚刚的那句话而已。”

小狐狸眸光一动,追问道:“那少君想出了什么吗?”

夙离一笑,道:“想出了。”

“是什么?”小狐狸再次追问。

夙离瞥了她一眼,道:“觉得你说错了。”话落,转身,又道:“走了,回去了。”

小狐狸连忙跟了上去,人群中,似有着固执般地拉住了夙离的衣袖,问道:“我说错了什么?”

夙离一边任由她拽着自己的衣袖,一边头也不回地道:“那里不是没有我值得冒险回去的东西,而是明知结局,却无法改变什么,去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小狐狸闻言一怔,抓住夙离衣袖的手也是突然松开。

人群中,看着夙离月白色的背影,小狐狸的眼中有着什么快速掠过。

你…想要回去改变什么吗?

估摸是瞧见她没有跟上自己,夙离停步转身,奇怪地看着愣在原地的小狐狸,道:“怎么还不跟上?”

小狐狸闻言猛地惊醒,然后再次快步跟了上去,伸手再次拉住他的衣袖,直到二人走出了拥挤的人群,方才低低问道:“少君,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你还想回去改变什么?”

“想啊。”夙离笑道。

小狐狸垂眸,遮住了眼底的神色,问道:“你想改变什么?”

夙离默了默,道:“回去找到以前的自己,然后打包将自己给扔回青丘。”

话落,只见小狐狸的手却微微一颤,“为什么?”

为什么要将以前的自己给扔回青丘?是不想再经历那些事情?还是后悔了那一场经历?所以想要提前阻止自己,将当初发生过的事情提前抹杀掉?

小狐狸闭了闭眼,眼底尽数苦涩和黯然。

然而站在前面的人却是猛地一顿,抬头看着天上的月色,清越的嗓音淡淡响起:“因为若是没有我,就不会有后面的一系列事情,我若不进去那个神宫,便也不会见到女娲,更不会接下女娲的神喻。若没有我的出现,成汤不会灭亡,他的帝王气数不会断,而他的帝王气数不断,他会是一个好的君王,更不会自焚于鹿台,用那般壮烈的方式殉国……”

闻言,小狐狸的神色猛地一震,抬头看向背对自己的夙离,眼中闪过一抹不可置信。

“所以,少君你想将阻止当初的自己,不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只是不想要那位君王死,对吗?”

夙离听着身后小狐狸微微有些发颤的声音,突然闭了闭眼,在沉默了一瞬之后,道:“是。”

“为什么?”小狐狸看着他的背影,执着般地问道:“为什么不想他死?少君不讨厌他吗?”

夙离抬步朝前走去,淡淡的声音传来:“本君什么时候说过讨厌他?”

小狐狸藏在袖中的手微微收紧,脸上的神色似哭似笑。

若不讨厌,那可曾喜欢?

然而这句话,她终究没有再问出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