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50:阿音,我回来了/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人踏着月色回了酒楼,不过刚进入大堂,就瞧见角落里,夙离正坐在那里自斟自饮。

似乎因为今晚是最后一天的望舒节,偌大的酒楼显得很是冷清,城中的人都跑去观看拜月典礼了,酒楼里连一个客人都没有,就算是店小二都只有两三个。

夙离本就生的俊美好看,他独自坐在角落本是不想引人注意,奈何大堂中没什么人,只要一进入大堂,就会立刻发现他。

轩辕天澈悄悄给身边的红衣少年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十分知趣地脚底抹油上了楼。

少年看着轩辕天澈蹭蹭蹭的跑没了影,站在原地有些踌躇,但瞧见夙离侧头看来后,她暗暗咬了咬牙,还是走了过去。

“回来了?”夙离收回目光,垂眸盯着手中的酒杯,声音似带了笑意,道:“看来你跟他倒是挺合得来,坐吧。”

少年拉了凳子落了座,伸手要去拿酒壶,结果手才刚刚碰到酒壶,夙离却一手挥来,将她的手给轻轻拍开了,“还是一只奶大点儿的小狐狸,学什么喝酒,明日一早就会走,到时候你宿醉不醒,别想本君将你给拎去第九天。”

“我会喝酒。”少年忍不住嘀咕,但话落又神色一顿,连忙看向夙离,问道:“第九天?少君,你的意思是咱们明天就直接去第九天了?”

夙离点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道:“轩辕天澈已经适应了这里的天地灵气,而你这几日也该玩够了,是时候上第九天了。”话落,一口饮尽了杯中酒,又道:“若你觉得还没玩够,第九天中也有不少可以玩的地方。”

少年闻言不说话了,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夙离抬眸看着她,眼中极快地闪过了一丝什么,却在转瞬间又归于平静,只是淡声道:“你相信因果轮回吗?”

少年抬眸,夙离却转开了视线不看她,目光盯着手中的酒杯,道:“鲲鹏说因果轮回,欠了谁的因,就会还谁的果,不还今生便还来世。”话落,将手中把玩的酒杯轻轻放下,抬眸看着少年,沉默了一瞬,突然道:“你觉得本君可有欠过谁的因,又要还谁的果?”

少年眸光一震,不过在夙离的目光下,她却垂了眼,笑道:“少君有没有欠了人,我怎么会知晓,少君你自己应该是最清楚的才是,怎么会来问我。”

夙离看着她,笑了:“说的也对,欠没有欠谁,我应该是最清楚的。”话落,突然起身,道:“回去休息吧,本君也累了。”

然而在夙离准备要走时,少年却突然喊道:“少君。”

夙离回头看着她,少年抬头看来,问道:“少君觉得自己可有欠过谁?”

“有。”夙离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淡淡的声音却传来:“本君欠了一个人的命,欠了一个人的天下江山。”

看着夙离缓步上了楼,少年坐在大堂中久久不语,直到夜深人静,连外面的庆典已经结束,街上再没有任何人时,她才起身看向窗外的月光,轻声道:“命和江山天下是我愿意给的,你不欠我,你唯一欠的只是情,你却绝口不提。”

……

……

第二日一大早,三人收拾妥当后就离开了第三天,然而再一次在离开第三天后就没有任何停留,夙离直接撕开了通道直接上了第九天。

不过轩辕天澈却发现,小狐狸经过昨晚之后,似乎情绪有些不高,不管他怎么跟她说话,她都是爱理不理的。轩辕天澈奇怪地眨了眨眼,想着莫不是昨晚上她跟夙离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可是看向夙离,却见夙离的神色正常,并不像跟小狐狸闹了不愉快啊。

轩辕天澈一头雾水地上了第九天,就连站在神主宫外时,他都还在琢磨中没有回过神来。

神主宫位于第九天最中心的九天碧湖之上,隔着一大片的九天碧湖,空悬着一座小岛,岛上的神主宫金碧辉煌,老远都能看见笼罩在宫殿四周的金色神光。

“到了。”

夙离的声音拉回了轩辕天澈的注意力,当瞧见眼前的碧湖和悬浮岛屿后,轩辕天澈差点将眼珠子瞪出来,指着金光闪闪的小岛,道:“老天,这是空中花园吗?”虽然知道了这里是神族,很东西都不能用常理或者科学来解释,但看着悬空的岛屿,他还是忍不住问道:“这座岛能浮空,到底是用了什么原理?牛顿在这里只怕会哭死吧?”

瞥了一眼轩辕天澈,夙离也不管他话中说的是什么,直接一把抓过他,然后另一手拎过小狐狸,道:“我带你们上岛,为了避免麻烦,还是直接去神宫好了。”

神主宫内都是熟人,夙离怕麻烦,想着直接去见轩辕天音,虽然他的这个想法不错,可是事实却不是如此,当他带着二人刚刚一上岛,岛上的禁制却被触动,然后发出刺眼的红芒,四面八方更是不断有破风声掠来。

“什么人胆敢擅闯神主宫?给我滚出来!”

一声怒喝响起,只见一个身穿紫色战甲,黑发紫眸的俊美男子瞬间出现在了不远处,而在他大手一挥,更是一道刚猛的劲风跨过,让得藏匿在空间裂缝中的夙离一脸的无奈,只能解开身上的空间伪装,冲着男子无奈道:“是我,我倒是不晓得神主宫何时守得这般严了。”

话落,将轩辕天澈和小狐狸放下,夙离冲着明显呆住的俊美青年勾唇一笑,道:“月笙,好久不见。”

俊美青年也正是月笙在瞧见夙离那张妖冶的脸后,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道:“狐狸?!”在夙离点头后,哈地一笑,然后猛地扑来,给了夙离一个大拥抱,语气十分的亲近跟激动,道:“真的是你,你居然醒来了,老天,这太好了,阿音若是知道肯定会很高兴的。”

被月笙给熊抱住,夙离一脸无奈地推了推他,“我可不知道跟你的关系有这么好,以前你可是经常跟我对着干的。”

“那不一样好不好。”月笙闻言不满,放开了夙离,一双紫眸将他来回打量了好几遍,才道:“以前我跟你闹是闹,但是也改变不了咱们是兄弟的事实,当知道你为了保护团子差点神魂破碎时,我都快哭了好么。”

“算你还有些良心。”夙离含笑瞥了他一眼,再次见到月笙,心中说不高兴肯定是假的。

二人正说着话,又是几道破风声掠来,当瞧见一一出现的身影后,夙离眼中的笑意更甚了。

“夙离?!”

“啊呀…夙离大人?!”

“哈,狐狸!真的是你。”

惊喜声不断响起,几道人影也快速跑来。

夙离看着眼前一张张惊喜的脸,笑道:“耀光、啸月、墨染、紫瑜、血玉、魅月,好久不见。”

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啊……

啸月大大咧咧地一巴掌拍在了夙离的背上,咧嘴笑道:“你终于醒来了,醒得正是时候。”

“嗯?”夙离听着啸月的话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一旁的耀光也是连连附和道:“的确是醒得正是时候,你小子是掐着点儿醒过来的吧?”

“怎么?你们都在盼着我醒吗?”夙离笑道。

“当然。”魅月点点头,笑道:“不过最想你醒来的还是天音大人。”一说起天音,魅月立刻啊了一声,道:“哎呀,你突然回来肯定是为了见天音大人的,我们还将你挡在这里说话,快快快,跟我们一起进去。”

夙离笑吟吟地看着他们,点头:“这次我来的确是为了见阿音的。”说着,招呼上轩辕天澈和小狐狸,跟着一群人朝宫殿走去,边走边问道:“阿音呢?她还好吗?”

“阿音很好。”月笙点头,但神色一沉,道:“不过现在阿音应该在大殿上,你跟我们直接去大殿好了。”

见月笙神色有异,夙离眉心一皱,问道:“出什么事儿了吗?”

“的确是出了一些事情。”啸月也沉了脸,“你刚醒来所以并不知道,神族出了一些奇怪的家伙,半个月前,第六天的兽域中,青鸾一族差点被人给血洗,若不是青鸾族王当初被阿音下了锁魂封印咒,逃来了第九天,只怕兽域就再也没有青鸾鸟了。”

“什么?”夙离闻言也是一惊,“可查出来是谁干的吗?”

月笙脸色难看的道:“正因为查了一番,我们才发现,神族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些鬼魅之人,但却不知道那些家伙究竟什么,但不仅是神族,魔域、妖域、梵境同样也有这些家伙的踪迹,甚至连冥域都有。”

夙离脸色凝重了起来,四方境居然都出现了问题,他却什么也不知道,沉声道:“阿音如今在大殿,那其他人呢?”

“神龙跟九凰上神去了第六天,东方祁如今在魔域坐镇,妖域和梵境如今也在四处搜查。”月笙道:“先不说这么多了,跟我们去大殿见了阿音再说。”

“好。”夙离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刻跟着月笙等人匆匆去了大殿。

大殿里,轩辕天音一身红色软甲,负手站在九层玉阶之上,狭长的双眸正紧紧盯着大殿中央的巨大光幕中,殿中还有着雷族、火族、跟雪衣等人。

夙离站在大殿外,一眼就瞧见了那道妖娆的红色身影,微挑的狐狸眼中立刻掀起了剧烈的波动。

而轩辕天澈同样瞧见了那道身影,狭长的凤眸中有着激动和震撼,他一向晓得自己的三姐是个十分有气势的人,当初在国安局时,她便是令国安局中的所有人都心服口服的存在,然而看着如今的她,轩辕天澈却从她的身上看到了那种与生俱来的威严,就如同常年身居高位,有着那种登临绝顶,天下尽在我脚下的霸气。

这一刻,轩辕天澈才真正明白,什么是神族之主。

殿中的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门口的动静,火族少主神色凝重地看着光幕,道:“神主,三日前我神火军跟那些家伙接触过,传来消息说,那些东西根本就不是神族之人,也不是妖族,更不是魔族,倒是像非人非鬼,可昨日冥域也传来消息,鬼族少帝说那些家伙也不是他们鬼族的人。”

轩辕天音闻言眯眼,盯着光幕中不放,而巨大的光幕里正显示的是三日前神火军跟那些诡异的家伙的战斗。

“还没找到他们的老巢吗?”轩辕天音沉声询问。

“没有。”祝逍遥摇头,道:“甚至连他们的踪迹都寻不到,魔神帝尊亲自出手,虽然将魔域中的那些家伙给全部抹杀,但帝尊说不确定魔族有没有清理干净。”

“妖域那边呢?”轩辕天音皱眉。

一旁的祝天火立刻道:“妖神帝君也是亲自将妖域的那些家伙给除了,但是也没有找到那些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梵境同样如此。”雪衣也是道:“而冥域若不是你通知,只怕他们到现在都不晓得那些家伙的存在。”

轩辕天音皱眉,“四方域都出现了那些家伙,而且还找不到他们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也寻不到他们的老巢,那就只能说明其实他们一直就存在,甚至于存在了很久,只不过没人发现而已。”话音顿了顿,继续道:“似人非人,能力也极其古怪,看上去倒是跟鬼族和魔族很相似,但又不是二族的人。”

“神主。”一旁电族太上长老电无极却突然开口,轩辕天音看去,只见他神色犹豫地道:“若是那些家伙像什么,属下倒是觉得他们跟接近于鬼族。”

“何以见得?”轩辕天音问道。

电无极指了指光幕中,道:“不知道神主有没有注意到,那些家伙的手段,虽然看上去很像魔族的魔气,但是我却发现那些黑雾所过之处,不管是植物还是动物,它们的生气都被尽数吞噬,那黑雾中的能力有些像吞噬之力,但却不是吞噬之力,反而更接近鬼族的死气。”

轩辕天音闻言眸光一震,然后立马看向光幕,仔细看了看,方才发现果然如此。

抬手揉了揉眉心,冲电无极一笑,道:“倒是本主忽略了。”

“神主是因为这段时日太过劳累罢了。”电无极笑了笑,道:“虽然那些家伙出现的诡异,但数量并不多,神主不必太忧心,竟然各方主都已经开始动手,神主这几日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

轩辕天音闻言叹了口气,道:“灭世大战刚结束没多少年,就又出现了这些事情,我又怎么不忧心。况且如今天道未归,我着实担心天命会出现变数。”

“神主无需担心。”火族大长老祝刑九的大嗓门就响了起来,道:“你是天命神主,乃天命所归,就算天道未归,天命会出现变数,但你可是有苍天护佑。”

轩辕天音闻言一笑,她担心的可不是自己,但听着祝刑九的话,她还是忍不住笑道:“那就借大长老吉言了。”

祝刑九闻言后笑得更欢了,一摸脑袋,道:“虽然神主是神族之主,不过笑起来还是跟当年一样,小姑娘一个。”

这话一出,殿中的其他人也是笑了起来。

“火族长老的眼睛倒是有些问题,这个女人就算是当年,可也不是小姑娘。”似笑非笑的声音在殿门外响起,让得殿中的人皆是一愣。

然而九层玉阶之上的轩辕天音却是身子猛地一震,神色错愕和不可置疑,目光快速地看向店殿门口,她瞬间愣住了。

夙离含笑进殿,目光湛湛地看着她,“阿音,我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