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53:都来了,齐聚首!/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亲人团聚总是免不了激动和问不完的问题,但看着眼前这其乐融融的一幕,夙离总觉得心里微微有些泛酸,不过唯一让夙离觉得高兴的是,轩辕天音脸上毫不掩饰的笑容。

她今日是真的很开心啊……

许久不见的亲人,还有终于醒来的挚友,不管是哪一样,都让得轩辕天音将之前那些不愉快的事情给抛去了脑后。

她想要暂时忘记那些,但夙离却一直记着,目光深深地再次看了一眼轩辕天音脸上的明媚笑容,虽然明知道会扫兴,但还是问了出来,“阿音,我方才听月笙说神族似乎出了什么事儿,先前也瞧见你正在大殿议事。”

轩辕天音脸上的笑容一顿,眉心也渐渐蹙起,“的确是出事儿了,但不只是神族。”侧眸看向夙离,神色严肃道:“魔域、妖域、梵境、甚至是冥域都出事儿了。”

夙离脸上的神色一沉,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先前月笙并没有说清楚。”

轩辕天音有些头疼地叹了一口气,一手摸着团子的头顶,一边道:“不知道从何时起,四方域当中突然冒出了一群古怪的家伙。他们似魔非魔,又似鬼非鬼,趁着神族这两年在修复灭世大战留下的后遗症时,钻了我们的空子。”说着,神色一黯,自责道:“也是我没有的疏忽,居然没有察觉到那些家伙,若不是半个多月前,第六天中的青鸾一族差点被灭族,我估摸还是被蒙在鼓里。”

见轩辕天音一脸的自责,一旁的帝尊大人首先就不干了,似安慰般地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心疼道:“天音,这也不是你的错。神族这两年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你除了修复九重天的生机,还要安排神族各族间的事宜,别说是你没有察觉到那些家伙的存在,即便是我、还有其他几方主同样没有察觉到。”

话虽这样说,但轩辕天音脸上的自责之色却没有少几分,在沉默了一瞬之后,看向安慰自己的东方祁,忍不住询问道:“魔域现在如何了?你会突然离开魔域跑来九重天,可是因为魔域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东方祁闻言冲她微微一笑,道:“表面上的应该已经清理干净了,但是暗中到底藏了多少,我已经让相措和赤焰去查了。”

“暗中?”夙离皱眉,忍不住问道:“那些家伙的老巢还没有找到吗?”

东方祁闻言双眸一眯,眼底似有什么极快地闪过,嘴上却道:“并没有。”

夙离挑眉,并没有?当他眼睛瞎呢?还是以为自己没有看见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幽光?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最熟悉东方祁的人还是轩辕天音,虽然她没有像夙离那样瞧见他眼中的神色,但是东方祁的气息有一瞬间的变化,哪怕变化极小,她都敏感的察觉到了。

见轩辕天音皱眉问来,东方祁垂眸看着她笑了笑,道:“有些头绪,但还不确定,我需要再确认一二。”

再确认一二?

别说轩辕天音愣住了,就连其他人也愣了愣。

月笙是个憋不住事儿的性子,见东方祁说得这般似是而非,抬手抓了抓头发,忍不住问道:“你要确认什么?”

东方祁闻言挑眉看向他,似乎正要开口说什么,大殿外面却传来一阵空间波动。

‘嗡嗡嗡嗡——!’

嗡鸣声响起,立刻引发了神主宫中的禁制,如同拉响了警报般,整个神主宫中都爆发出耀眼璀璨的金光。

“唉哟我的小心脏喂,这刚一过来就是如此大的阵势迎接我,三姐这是在搞什么啊。”软软糯糯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半空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空间漩涡,一道娇俏的身影自空间漩涡中走了出来。

“嘁!”慵懒而不怎么正经的男声响起,一个俊美如妖的挺拔男人也跟着从空间漩涡中走了出来,其手中还牵着一个跟他长得十分相似的小男孩,“神族就喜欢弄这些多余的禁制,一看就晓得是你那个暴脾气的姐姐在防止那些恶心的鬼玩意儿偷偷摸摸的杀来这里。”

这话音刚落,男人手中牵着的小男孩就冷哼一声,声音清越地道:“三姨姨这叫做未雨绸缪。”

“哈?”男人瞪大了眼睛,似听见了什么笑话般,妖娆的凤眸忍不住嫌弃般地瞥向小男孩,嗤笑道:“小子,你这几年的书是白读了吧?未雨绸缪是这么用的?”

小男孩闻言一愣,随即仰头看向身边的男人,一双狭长的凤眸同样带着嫌弃,嗤道:“不是未雨绸缪那就是三姨姨在防范于未然,反正你是不会懂的。”

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就这样站在半空互瞪了起来,惹得走在前面的人忍不住回头,怒道:“都给闭嘴!从出来后你们就斗了一路,如今都到地儿了,能不能消停会儿?”

话落,只见如同斗鸡的二人瞬间变成了鹌鹑,齐齐熄火。

见这令人头疼的父子二人终于消停了,前面的女人方才悄悄松了一口气,然后回身看向下方的大殿门,估摸是瞧见门口居然还堵着不少人,一张漂亮精致的小脸上顿时扬起了一抹堪称乖巧的甜美笑容,然后唰地一声自半空掠下,人还未落地,声音却极为响亮的响起:“三姐……”

大殿内,轩辕天音眨眨眼,然后侧头看向明显听出了来人是谁的轩辕天澈,微微一笑,道:“小五来了。”

轩辕天澈猛地打了一个哆嗦,哪怕双手中各抱了一个小肉球,身形却极快地穿过堵在大殿门口的月笙等人,然后跟掠过来的轩辕天心来了一个面对面。

“小五——!”轩辕天澈一脸的惊喜。

“……。”掠下来的轩辕天心一脸惊恐。

轩辕天澈:“……”好说的亲人见面十分激动的场面呢?这丫头一脸惊恐的模样是几个意思?见鬼了吗?!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安静中,一脸惊恐的轩辕天心突然打了一个哆嗦,然后发出‘啊’的一声尖叫,想都没想就冲着轩辕天澈扑了过去,嘴里还在喃喃地道:“我一定见鬼了,一定看错了……”

轩辕天心这一扑就扑得有点儿凶狠了,若不是月笙和啸月手疾眼快的从轩辕天澈手中将小未来和小明日抱走,只怕这会儿已经如同轩辕天澈一样,被扑倒在地了。

月笙抱着小明日,啸月抱着小未来,默默地离滚在一起的兄妹二人远了一些,再远了一些。

轩辕天澈被摔得有些头晕,身上还趴了一个轩辕天心,这会儿想吐血的心都有了。

然而轩辕天心整个人扑在轩辕天澈身上,压根就没想过要起来,微微撑起身子,瞪大了眼睛看着被自己给扑倒压住的人,一双爪子抱住轩辕天澈的脸就开始又捏又扯,嘴上还在道:“真的?假的?”

轩辕天澈真想一巴掌将这丫头给拍飞,抽着气儿道:“滚起来!不知道你很重吗?”

哪怕轩辕天心依旧有些恍惚,但在体重的问题上,想都没想就反驳道:“胡说!我哪里重了?!”然后抬头,看向一脸不忍直视的轩辕天音,傻愣愣地问道:“三姐,你是不是太想家了,所以做了一个假的出来?”

轩辕天音眼角一抽,默默地别过了脸。

傻!

这丫头傻的连她都看不下去了!

将脸埋入帝尊大人的怀中,轩辕天音闷声闷气地道:“小五赶紧起来,阿澈要被你压坏了。”

这边轩辕天心还没反应,后面脸色发绿的皇明月就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拎住轩辕天心的后衣领,如同拎一只小鸡似的,将她给一把提了起来,咬着牙怒道:“死女人,你当爷是死的不成?爷还在这里呢,你就当着爷的面儿去扑别的男人?!”

被提起来的轩辕天心开始挣扎,一双眼睛却依然盯着地上翻身爬起来的轩辕天澈,嚷嚷道:“皇明月!你丫快放开我,那是我哥!我亲哥!”

脸色发青的皇明月闻言明显一愣,目光从轩辕天心的身上又转回到已经爬了起来的轩辕天澈身上,“亲哥?”

轩辕天心拍开他的爪子,再次扑了过去,一把抱住轩辕天澈,并且将自己脸贴到轩辕天澈的脸上,瞪着皇明月就道:“亲哥!双生哥哥!你瞧瞧我们这一张脸。”

“……”皇明月一呆,眨眨眼,眼珠子不断在轩辕天心和轩辕天澈二人的脸上扫来扫去,“咦?果然长得有七分相似。”

轩辕天心点头,正想要开口继续说什么,却被轩辕天澈一把将脸给推开,“轩辕小五!”用着几乎从牙缝里逼出来的话,瞪着皇明月就问道:“他是谁?”

先前被这丫头给扑倒的太突然,所以轩辕天澈并没有注意到眼前这个妖精似的男人,但没有注意到,不代表轩辕天澈没有听到刚刚这男人所说的话。

轩辕天澈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最后目光又落回到轩辕天心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久前他才刚刚得知自己多了一个姐夫,莫非如今又要多一个妹夫?!

轩辕天澈心中的不好预感越来越强烈,特别是当他的目光转到这个妖精似的男人身边还站了一个跟这个男人长得很是相似的小男孩身上后,轩辕天澈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开始不好了!

“额!”一脸兴奋激动的轩辕天心突然卡了壳,小脸上的神色也渐渐变得有些闪烁,“他是…他是……”他是谁?是了半天,也没有是出个所以然来。

皇明月拿眼瞥了瞥支支吾吾的轩辕天心,虽然一口牙咬得死紧的,但当他目光看向脸色有些发黑的轩辕天澈后,只见先前还泛青的俊脸上立刻露出一个极其灿烂的笑容,笑出一口大白牙,冲着轩辕天澈就道:“这就是小舅子吧?皇明月。”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指了指正在给自己眨眼睛的轩辕天心,笑容可掬地介绍道:“她男人!”

轩辕天心:“……”忽然觉得要遭!

轩辕天澈:“……”忽然觉得扎心!

轩辕天音:“……”忽然觉得手痒!

帝尊大人笑眯眯地从月笙手中抱过小脸懵圈的小明日,坐等看热闹。

而皇明月似乎压根就没瞧见这姐弟妹三人的神色,一把将身边的皇小宝推到自己的身前,然后再次冲轩辕天澈露齿一笑,“我儿子。”垂眸拍拍儿子的头,微(wei)笑(xie)道:“儿子,叫人!”

皇小宝虽然平日里跟他父君形同水火,但关键时候还是会跟他父君站在同一阵线上的,虽然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被威胁了,可是…却明白自己武力值在比不过自家父君时,就要夹着尾巴做人的这个道理。

那双像极了轩辕天心的双眸湿漉漉的看向一脸懵逼的轩辕天澈,扯出一个跟他娘亲一模一样的乖巧笑容,脆生生的喊道:“舅舅好。”

轩辕天澈:“……”现在不是感觉扎心了,这特么已经是扎铁了!

“舅舅?”似乎见轩辕天澈没反应,皇小宝歪了歪头,天真无邪地看着他,问道:“舅舅怎的不应我?是不喜欢小宝吗?”

“喜…喜欢……”轩辕天澈深深吸了一口气,冲着皇小宝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艰难的问道:“小宝是吧?小宝能告诉舅舅,你今年多大了吗?”

皇小宝闻言乖巧一笑,脆生生地道:“舅舅,小宝快九岁了。”

快…九…岁…了……

轩辕天澈一口血堵到了嗓子眼儿,整个人都踉跄了一下,目光僵硬地看向一旁极力缩小自己存在感的轩辕天心,皮笑肉不笑地问道:“你告诉我,你现在几岁了?”

轩辕天心:“……”担忧地看着轩辕天澈,“四哥你傻了吧?我跟你是双生啊,自然是你几岁,我就几岁啊。”

话落,轩辕天音和夙离二人齐齐以手遮脸。

轩辕天心并不知道,人间界出现了时差,她在异世待了十多年,而人间界只过去了七年,所以…算年纪的话,轩辕天澈的年纪现在才二十二岁!

不过也不知道轩辕天澈是不是因为今日受到的刺激太大,所以导致了他也忽略了轩辕天心的年龄跟小宝出生的时间似乎有些对不上,在听完轩辕天心的话后,直接黑了脸,瞪着轩辕天心怒道:“你还敢说?!你才多大?儿子都快九岁了?轩辕小五你是能耐了是吧?十三岁就敢跟男人生孩子?!”

轩辕天心傻眼,十三岁?!这不对啊!

轩辕天音噗地一声喷笑出口。

而轩辕天澈自己在一番话吼完之后跟着一愣,似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儿,皱眉:“十三岁?!”一脸呆滞:“……”小五十三岁的时候,还跟在自己屁股后面打转呢,就连三姐都还在家里啊。

“小五……”轩辕天澈抽着嘴角,看向一脸懵逼的轩辕天心,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轩辕天心:“……”被自己的双生哥哥问今年多大了,这感觉怎么就这么的诡异呢?但看着哥哥那一张如同便秘的脸,还是老实地道:“二十九。”

轩辕天澈抬手扶额,一脸心累地转身看向憋笑憋得辛苦的轩辕天音,无力道:“三姐,我头有些晕,看来这里的风水不适合我,不如你们还是想办法将我送回去吧?!”

再不将他送回去,他就变成小五的弟弟了!

明明他比小五要大几分钟的,结果倒好,从现世来了这里后,小五的年纪整整比他大了七岁!

轩辕天音噗嗤一声再次笑了出来,摇着头瞥了弟弟和妹妹一眼,道:“行了,别闹了,连小五都来了,就都进来坐吧。”

一把拉过脚下发飘的弟弟,轩辕天音安慰道:“不过是时间出了偏差而已,你依然是哥哥,什么风水不适合你的,若是连九重天上的风水都不适合你了,那还有什么地方的风水适合你?”

轩辕天澈期期艾艾的看着轩辕天音,如同小时候那样,抱住就不撒手,“一天之间,我不仅多了个姐夫,还多了个妹夫,甚至成了四个孩子的舅舅。三姐…就算我的心脏承受能力再好,也有些超负荷了啊。”话落,还不忘瞪向另一边笑眯眯看热闹的夙离,忍不住抱怨道:“当初你可没提醒我!”

夙离闻言挑眉,笑容不改:“我忘记了。”

忘记?!骗鬼吧!

轩辕天澈一点儿都不相信这家伙是真的忘记了,他定然是存了看笑话的心思。

夙离瞧着他带点儿小幽怨的眼神也不否认,只是含笑问道:“一天之内你多了这么多的亲人,难道不好吗?你难道没有觉得惊喜?”

“好是好。”轩辕天澈撇嘴,“但惊喜什么的却没有,惊吓倒是不小。”

夙离笑笑不说话了,轩辕天音垂眸看了一眼弟弟,然后抬眸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夙离,忍不住传音道:“你果然还是只坏狐狸。”

噗嗤一声,夙离顿时笑开了。

微微上挑的狐狸眼笑意盈盈的看着轩辕天音,脸上的愉悦之色却一点儿都不加掩饰。

“嗯哼!”

就在夙离眼中的笑意怎么也装不下后,默不吭声的红衣少年似看不下去了,重重的哼了一声,令得殿内的其他人都将目光看了过去。

瞧着少年瞪着夙离的目光中带着不高兴的神色,轩辕天音再次眉峰一挑,目光在少年和夙离身上转了一圈,似笑非笑问道:“对了,你还没介绍这小狐狸是谁呢。”

夙离闻言脸上的笑容一顿,侧眸看向红衣少年。

而帝尊大人闻言双眸微眯,俊美如神祇的脸庞上也是噙了一抹似笑非笑。

夙离眉心微蹙,似在考虑要怎么向轩辕天音介绍,但红衣少年却直接抬眸看向轩辕天音,微微笑道:“青丘九尾一族,水家水灵薇。”

“水灵薇?!”轩辕天音讶异地看着少年,这名字…似乎跟少年有些不搭啊。

似知道轩辕天音在想着什么般,少年再次一笑,道:“神主应当知晓,九尾一族在还未成年之时,性别是不定的。神主别看我现在是男儿身的打扮,但我却是君上亲自为少君定下的未婚妻。”

未婚妻?!

别说轩辕天音惊讶了,就连月笙等人也是齐齐呀了一声。

夙离眉心皱了皱,但却没有否认少年的话,他的沉默仿佛就如默认了般,令得月笙哈地一笑,拍着他的肩头就道:“夙离,你动作倒是挺快,这才刚刚醒来呢,连未婚妻都有了。”

啸月等人也是笑吟吟地看着夙离和少年二人,打趣道:“还以为你带来的是个小兄弟,感情你带来的是小媳妇儿啊。”

耀光嘿嘿一笑,打量着少年,“这个打扮,应该是没成年吧?”说着坏笑般地看向夙离,道:“兄弟,你的未婚妻都还没成年呢,你这算不算是那什么老牛吃嫩草啊?”

紫瑜闻言哈地一笑,纠正道:“什么老牛吃嫩草,耀光你会不会打比喻啊?就算是吃嫩草,夙离也不是老牛啊,顶多就是一只老狐狸!”

这老狐狸三个字一出,其他人皆是大笑出声。

轩辕天音含笑看着被打趣的夙离和少年,眼中倒是露出淡淡的喜悦。

未婚妻么?

真好,若夙离能够放下,身边多了这么一个小未婚妻,她也算是可以安心了。

被众人打趣的夙离脸上带着淡淡笑容,垂眸道:“即便是老狐狸吃嫩草,但这嫩草已经被定下了,我也只能心安理得的吃了。”

轩辕天音眼中的笑意顿时浓了几分,而红衣少年看着夙离的目光却变了几变。

夙离不看轩辕天音,只是淡笑着看着少年,缓缓对他伸出手,似打趣般地道:“委屈你了,嫩草。”

少年眼底的神色沉了几分,但依然抬手抓住了夙离的手,微微用力一握,垂眸道:“委屈什么,少君不嫌弃我嫩就不错了。”

夙离的手一僵,似想要收回去,少年却抓住不放。

“少君。”细弱蚊蝇的传音忽然传入脑中,夙离神色不变,只听得少年淡淡道:“既然要装模作样的给神主看,那就笑得不要这么的勉强,否则哪怕我配合你演这一出戏,估摸也是骗不过神主的。”

夙离眸光一震,少年却回头看向轩辕天音,笑问道:“今日赶路倒是没吃饭,神主可会安排饭食?”

轩辕天音虽然奇怪少年跟夙离二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古怪,但见少年含笑问来,当下也是一笑,道:“自然会安排,你们这一路赶来九重天,想必也累了,我让人先带你们去休息,待会儿就在日照宫开宴,可好?”

“多谢神主。”少年眯眼一笑,道:“您不知道这一路我跟少君带着天澈有辛苦。”说着还看了轩辕天澈一眼,道:“为了能让他适应九重天上的天地灵气,我们每上一重天,就要休息几日,可累死了。”

瞧着少年一副大吐苦水的模样,轩辕天音倒是笑开了,“的确是辛苦你们了。”说着看向魅月,吩咐道:“魅月,你先带着夙离跟这位小公子去招摇宫休息。”

魅月立刻笑着应了一声,“夙离大人,还有小公子,走吧,魅月带你们先去休息。”

少年闻言笑着点头,“有劳漂亮姐姐了。”

魅月噗嗤一乐,笑道:“我可不敢当小公子的姐姐,小公子跟夙离大人是九尾一族,魅月只是三尾魅狐,血脉之上就不能跟二位比。”

少年拉着夙离跟上魅月,夙离在经过轩辕天音身边时,淡淡笑道:“你倒是越来越周到了。”

轩辕天音闻言挑眉,她周到还有错了?

夙离勾了勾唇角,抬步跟上少年。

三人出了大殿,还能听到少年那清越的说话声,“血脉什么的可不当算,漂亮姐姐不仅是神主的近身之人,跟我家少君也是相识的,我称你一声姐姐,自然是应当的。”

“小公子可真会说话……”

三人渐渐走远,大殿之中突然静了静,直到再也听见少年和魅月的说话声后,月笙才揉了揉脸,道:“阿音,那当真是夙离的未婚妻吗?”

轩辕天音垂眸一笑,道:“既然夙离都承认了,那自然是的。”

“可是……”月笙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瞥见轩辕天音身边似笑非笑盯着自己的帝尊大人,只能将倒了嘴边的话又给吞了回去。

不过月笙吞了回去,不代表其他人会不说,这其他人中就包括轩辕天心。

轩辕天心身为轩辕天音的亲妹妹,又是帝尊大人的小姨子,她可不怕帝尊大人,直接接了月笙没能说出口的话,道:“三姐,可是那狐狸不是喜欢你吗?”

帝尊大人盯着轩辕天心眯了眯眼。

轩辕天音却是眸光闪了闪,笑道:“我不是夙离的姻缘。”

同样不怕帝尊大人的还有轩辕天澈,“三姐,我就知道那狐狸喜欢的人是你,不过这一路走来,我也能看出来小狐狸是喜欢他的。”

轩辕天心眨眼,而轩辕天音侧头看向轩辕天澈,“当真?”

“当真。”轩辕天澈点头,又皱眉道:“不过他们二人之间似乎有些奇怪,小狐狸对夙离好像有些心结。”

“心结?”轩辕天音闻言诧异。

轩辕天澈再次点头,道:“小狐狸的心思有些重,我总觉得他心里似乎藏着一些事儿。”

轩辕天音眉心微蹙,一旁的帝尊大人瞧着她又要开始操心了,立刻伸手揽过她,淡淡道:“天音,姻缘这种事情,天命早就定好了,那是夙离自己的事儿,你就不要太操心了。”

话虽是这样说,但轩辕天音依然看向帝尊大人,若有所思地问道:“你似乎知道什么?”

帝尊大人垂眸看着她微微一笑,道:“我什么也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因果循环,欠了谁的东西,无论多久,终归是要还的。”

轩辕天音闻言眸光一动,似听出了些什么,“你的意思是…夙离跟那小狐狸是天命姻缘?”

帝尊大人笑笑不语,而听了半天的皇明月却突然嗤地一笑,斜睨着轩辕天音,道:“天命姻缘还是孽缘,看得是个人。”

话落,帝尊大人眯眼不善地看向皇明月,而后者却是挑衅般地冲他一笑,继续道:“美人儿妻姐,方才你是不是听漏了一句?”见轩辕天音询问般地看来,皇明月笑得妖气横生地道:“你男人说的是因果循环,欠了谁的东西,无论多久都是要还的。所以是不是天命姻缘还很难说,但那只九尾狐,定然是欠了那只小九尾什么的东西。”

轩辕天音神色一怔,皇明月继续笑道:“若是欠了命,该还的就是命,若是欠了情,该还的就是情。你现在该关心的并不是那二人的姻缘如何,你应该关心的那只九尾狐究竟欠了小九尾什么东西。因果这种东西,向来很是实际,一旦欠下后,该还什么的,自然就得还出什么来,躲不掉、避不开。”

夙离究竟欠了那小狐狸什么,轩辕天音不知道,但说到因果循环,她却是着实提起了一颗心。

万一夙离欠下的命,那岂不是要拿命去偿还?如此一想,轩辕天音的脸色就变了。

估摸是瞧见轩辕天音担忧的变了脸色,帝尊大人先是目光不善地看了一眼皇明月,然后似安抚般地轻轻拍着轩辕天音的背,突然凑近她耳边,低声道:“天音别紧张,你忘了当年在第八天,夙离让我看过未来吗?”

轩辕天音闻言一愣,帝尊大人继续道:“我看见的未来中,有你、有小未来、还有咱们的小明日之外,还曾经晃眼看到了另一幕。”

“另一幕?”轩辕天音双眸一亮,“可是关于夙离的?”

帝尊大人含笑点头,“的确是关于他的。”见轩辕天音想要询问,帝尊大人却没有等她开口,道:“天音,窥探天机总归是不好,而执意探寻天机,很有可能会改变命数,我不能告诉你看见了什么,只能对你说两个字,放心。”

放心……

轩辕天音笑了,虽然无法知晓东方祁当初瞧见了什么,但只要有这两个字在,轩辕天音也算是真的放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