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55:噬生花再现!/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杀止杀……

更是以杀神之名震慑妖域和梵境!?

皇小宝的这番话,让得轩辕天澈和轩辕天音呆滞以外,过后却是实实在在的心疼啊。

小五当年一路走到西天梵境,究竟经历了多少事情,方才能将一个娇憨可爱的小姑娘给磨练成一个面对尸山血海也不眨眼的女杀神?!

轩辕天澈目光震动地看着冲入大军中大杀四方的轩辕天心,垂在身侧两旁的手却在悄然间握紧成拳。

“小心——!他们变阵了!”就在众人沉默时,夙离身边的小狐狸却是目光一变,忍不住喝道。

这一声大喝,令得轩辕天音等人瞬间回神,但此时谁也没有去在意为何这只年纪不大的小狐狸能够看出来那黑压压的大军中居然在悄悄变阵,此刻所有人的心都因为还在大军之中的轩辕天心而猛地提起。

‘轰——!’

一声巨响,只见大军之中瞬间掠出一道人影,任何快速升上万丈高空。

与此同时,数万人的大军齐齐发出一声怒吼,在震天响的怒吼声,整齐而统一的出现了战阵。

轩辕天音等人立刻身形一动,齐齐掠至轩辕天心的身边,皇明月更是紧张地问道:“没事儿吧?”

轩辕天心粗粗喘了一口气儿,摇头道:“没事儿。”随即又咬牙愤愤道:“这些家伙居然还留了一手,差点遭了他们的道儿,被困在大军之中。”

“怎么回事儿?”轩辕天音皱眉问道,要知道以小五如今的实力,即便是这些家伙结出战阵,也不可能真的能困住她。

轩辕天心脸上凝重,目光紧紧盯着下方气势汹汹的大军,沉声道:“那些人当中还藏了几个家伙,若是我猜得不错的话,藏在大军中的那几个皆是拥有着上神境修为。”

果然,在轩辕天心话音一落之后,大军之中立刻掠出六道身影,跟先前那主事之人站在了一起。

七个人!

还是七个半只脚踏入上神境大圆满的强者!

“嘎嘎嘎——!”难听的大笑声响起,七人当中为首的那人笑得猖狂地看着轩辕天音等人,“我们既然明知道这里是最接近第九天的地方,又岂会没有留有后手。”话落,目光似遗憾地扫过轩辕天心,笑着道:“可惜啊,若是刚刚能够再快一步,便能重伤梵境之主了。”

轩辕天心闻言一怒,手中追魂枪狠狠一剁,冷笑道:“你倒是挺敢说,重伤本主?你们算是什么东西!”

“如今这天地间,能够重伤梵境之主的人或许少之又少,我等当然也没有那个能力可以做到。”那人闻言也不怒,依旧笑吟吟地道:“可是,我们自身虽然没有那个能力,却有能够伤你们这些天命之主的手段!”

轩辕天心神色一沉,但这次却没有反驳,因为刚刚她是亲身处在那个战阵中的,所以她十分清楚这家伙的话究竟是不是在说笑。

若不是先前她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在他们结阵完成之前就掠了出来,只怕结果还真有些不好说,虽说伤不了她的性命,但让她受伤定然是可以的。

见轩辕天心沉默,一旁的轩辕天音也立刻察觉出了不对劲,狭长的双眸看着下方的大军,眼底掠过一抹诧异。

是这个战阵有古怪?!

“爷去宰了他们!”而皇明月在轩辕天心差点受伤后已经处在了暴怒的边缘,一双妖冶的凤眸中一片阴鸷之色,周身红芒大绽,甚至于体内的混沌钟都被他给祭了出来。

一瞧见混沌钟,轩辕天心先是惊了惊,一把拉住他,喝道:“别闹!混沌钟一开启,你是准备将整个第八天都毁了不成!”

被轩辕天心一喝,皇明月脸上的煞气顿时收敛了几分,但依旧杀气腾腾地道:“就算不用混沌钟,爷也可以宰了他们。那些杂碎居然想要伤你,若让他们活着走出第八天,那才是爷疯了!”

说完似乎还不够,皇明月收了混沌钟便想要冲下去。

“帝君不可!”

阻止之声再次响起,然而阻止皇明月的却并非轩辕天心、或者轩辕天音等人,反而是站在夙离身边的小狐狸。

皇明月闻言阴森森地看了过来,小狐狸却面色不变,沉声道:“那战阵一变应万变,且环环相扣,再加上那些家伙的古怪特性,有了这战阵之后,恐怕不仅能吞噬神力,甚至连帝君的妖力都能够完全吞噬了。”话落,目光落下大军之前的七人,再道:“况且还有那七人在,若是我猜得不错,只要帝君一出手,那七人也会立刻控制战阵。”

“你这小狐狸才多大点儿。”皇明月皱眉,显然不怎么相信这小狐狸的话,将目光看向夙离,道:“那战阵就算再厉害,难道还能挡得了本君?”

夙离却没有看向他,而是垂眸看着身边的小狐狸不语。

小狐狸也不在意皇明月不相信自己,只是道:“战阵的确挡不了帝君,但帝君若要强行毁阵杀人,只怕会连同第八天整个毁去才行。用整个第八天来换取这些人的命,帝君觉得划算吗?”

皇明月一噎,当然不划算!

轩辕天音诧异地看了小狐狸一眼,却并没有因为她的年纪而看轻,立刻问道:“小狐狸,你可有什么办法?”

小狐狸闻言看向轩辕天心,认真道:“神主若相信我,不如将这一战交给我,如何?”

轩辕天音挑眉,然后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夙离,笑道:“行啊,只要你有信心,交给你也无妨。”

“喂喂,美人儿妻姐,你当真要将这一战交给她?”皇明月立刻皱眉道:“别说这小狐狸的实力不够看,就算实力够,她也是神族。神族的神力对上那些家伙,还不如爷的妖力,或者你身边那个家伙的魔气呢。”

东方祁挑眉看向皇明月,而轩辕天音却只是看着小狐狸道:“我将这一战交给你了,你准备怎么做?”

小狐狸闻言笑了笑,道:“帝君说我实力不够,我承认,所以这一战我只掌控话语权,剩下的还是要交给神主和梵主。”

轩辕天音和轩辕天心齐齐不解地看向她。

小狐狸继续笑道:“我来指挥如何破阵,而破阵的人便要交给神主和梵主。那些家伙虽然能够吞噬神力、妖力、魔气,但他们却不一定能够吞噬你们的灵力。”

轩辕天音两姐妹双眼一亮,小狐狸继续道:“神主和梵主的灵力乃血脉传承,而你们的血脉又传自天道,我相信这世间只怕还没人能够吞噬二位的灵力。”

“小狐狸,就冲你这话,你说你要我们姐妹二人怎么做吧。”轩辕天心倒是笑了,看着小狐狸的模样简直就是一副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的神色。

小狐狸含笑点头,道:“那么,请神主去破阵,而梵主就去牵制那七人。不过二位记住,只能用灵力。”

“就这样?”轩辕天心问道。

“当然不。”小狐狸摇头,“神主先去破阵,然后我让神主打哪里,神主去打哪里,待得那七人有所动作后,梵主立刻动手牵制住他们,免得他们去掌控战阵。”

“可以!”轩辕天心点头,“这回我清楚了。”

轩辕天音也是笑问道:“你可要跟我同去?”

“自然。”小狐狸点头,“只有我同神主一起入阵,方才能够让神主正确的破阵。”

“那走吧。”轩辕天音也不迟疑,右手一晃,拿出了伏魔棒,看着小狐狸笑道:“放心,不管发生任何事儿,我会保护好你的。”

“那就多谢神主了。”小狐狸笑着点头。

轩辕天音带着小狐狸一起掠了出去,而她们二人一动,大军之前的七人也立刻警惕起来。

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月笙碰了碰沉默不语的夙离,道:“你那小未婚妻可以啊,连阿音都不知道该怎么破的战阵,她却知道。”

夙离垂眸,遮住了眼底的情绪。

她不是知道,而是精通!

对于战阵,对于打仗,她或许比这里的所有人都要精通,毕竟当初的他……曾经带军横扫东夷诸部落,将疆土不断扩大,以致后世都受用至今。

“是这里吗?”大军之上,轩辕天音侧头看向身边的人问道。

小狐狸垂眸看了一眼,点头:“就是从这里入阵。”

话落,轩辕天音正要带她一起入阵,下方却传来嘲讽之声,“不愧是神族之主,不知不可为,还要亲自来试阵。”

轩辕天音闻言淡淡瞥了那人一眼,却并没有搭理,直接拉着小狐狸掠入了大军之中。

瞧得轩辕天音的动作,笼罩在黑雾中的七人皆是冷笑出声。

什么神族之主,也不过就是个有勇无谋的女人而已!

而这边轩辕天音带着小狐狸刚一入阵,立刻就察觉到了一股森森死气。

“居然是死气?”轩辕天音皱眉,这种死气,可是鬼族之人独有的啊。

小狐狸抬眼看了看四周,目光凝在东方,道:“神主,神主可能将那边破开一个缺口吗?”

轩辕天音闻言立刻抬眸看去,只见小狐狸所指的地方,正站着一排排如同铜墙铁壁的黑甲士兵,而这些士兵的反应却十分奇怪,如今她们二人已经入阵,但这些家伙居然都没有反应,仿佛就像是没有意识的傀儡般。

敛了心神,轩辕天音紧了紧手中的伏魔棒,道:“可以,你跟紧我。”

“好。”小狐狸点头,在轩辕天音一动之后,立刻快速跟了上去。

“天道无极——万法归元,乾坤列阵,阴阳逆转,降魔伏妖剑阵,诛邪!”

‘嗡——!’

随着轩辕天音手中伏魔棒一挥,无数金色剑光齐齐射出。

金光闪烁,自大军中爆发,瞬间将这片天空给染成了耀眼金色。

小狐狸目光赞叹地看了一眼漫天的金色剑光,然后目光一转看向西方位,沉声喝道:“神主,西方位,破瘴!”

话落,只见西方位的大军中突然卷起浓浓黑雾,黑雾中还带着一股令人十分不舒服的阴冷煞气。

轩辕天音眸光一厉,猛地转身,一手握着伏魔棒,一手捏诀一指,喝道:“天道无极——鬼神借法,诛邪!”

‘轰——!’

带着金光的强大灵力猛地朝西方位冲了过去,在眨眼之间便冲入了黑雾中。

瞬间,黑雾翻滚,里面居然传出了一声声凄厉的叫喊之色。

轩辕天音神色一变,盯着那不断翻滚的黑雾,似有些不可思议地道:“那里面居然还有东西?!”

“神主,镇守中央,破南方!”小狐狸却在这时再次喝道。

轩辕天音闻言立刻回神,然后对着小狐狸虚空一抓,然后带着她就掠入了大军中央,“如何破?”

小狐狸抬眼看向南方,然后快速好过北方,皱眉道:“变阵了,神主可有办法同时攻破南北两方?”

轩辕天音闻言挑眉一笑,“那又何难?”说着,抬手扔出两道符,然后自轩辕心锁中拿出了一把金豆子也跟丢了出去,着喝道:“天道无极——乾坤借法,撒豆成兵!”

‘唰唰唰唰——!’

那一把金豆子被轩辕天音给如同天女散花般的撒了出去,然后在半空化作道道金光,最后那金光之中居然现出一个个身穿金甲的士兵。

轩辕天音眸底金光一闪,喝道:“南北,破阵!”

“杀——!”

金甲士兵齐齐发出一声怒喝,拔出腰间武器,分别冲向了南北两方的大军之中。

小狐狸瞧着这一幕,瞪大了眼睛,“好厉害的术法!”随即看向轩辕天音,道:“别人都是撒豆成兵,神主大方,居然是撒金豆子。”

轩辕天音闻言无奈一笑,肉疼道:“我身上可没带真豆子,那些金豆子撒出去,我也心疼啊,那可都是我家小未来玩弹珠的玩具呢。”

瞧得轩辕天音一脸肉疼的模样,小狐狸顿时笑了出来。

‘砰砰砰砰——!’

正说着,南北两方传来巨响声,二人连忙抬眼看去,正好瞧见南北两方的大军也被打出了缺口。

小狐狸眼中一喜,道:“神主守中央,准备破了这个大阵。”

与此同时,战阵四方被破,那大军前的七人也是神色一变,正欲掌控战阵再次变阵时,轩辕天心却是掠了过来。

“天道无极——雷神借法,五雷轰顶!”

‘轰隆隆隆——!’

数道天雷带着浓浓天威,从天而降。

那七人察觉到危险,立刻慌了手脚,准备退开躲避天雷。

而轩辕天心又岂会给他们躲开的机会,“天道无极——风神借法,九龙缚鬼之定身咒!”

‘嗡——!’

金光闪烁,瞬间将七人给定在了原地。

‘轰——!’

惊雷声震天,直直劈在了七人的身上,令得七人瞬间发出惨叫。

然而轩辕天心此时却目光一凝,因为天雷加身的原因,居然将那七人周身笼罩的黑雾给劈散了一些,从而露出了他们的身形。

只见那七人的身上居然都缠着一种古怪的藤蔓,而那藤蔓从腰间一直缠到他们的脖子,在七人的肩头上,还有着一朵极为妖冶的黑色花朵。

当瞧见那黑色的花朵后,东方祁跟皇明月二人却是齐齐双眸一眯,“噬生花?!”

居然是噬生花!

比起皇明月,东方祁的眼中多了一抹深思。

当初在雷族时,雷族族长便是因为一枚噬生花的种子而昏迷多年,差点就此陨落。这种东西出自冥域,但早在数十万年前,就应该已经灭绝了,为何会再次出现?

而且这些噬生花似乎跟这些家伙的关系有些不一般,仿佛是伴生花……

想到这里,东方祁眸光一暗,看向轩辕天心就喝道:“小五,毁了他们肩上的花!”

轩辕天心闻言一愣,但也不迟疑,原本准备宰人的动作一改,转而对准了那些家伙肩头上的黑色花朵。

但令轩辕天心觉得奇怪的是,当那七人在听见东方祁的话后,去齐齐变了脸色,似乎那花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紧要的东西,在瞧见轩辕天心真要动手毁花后,居然不管不顾就怎么要逃。

轩辕天心双眸微眯,伏魔棒瞬间出手,“天道无极——万法归元,乾坤列阵,阴阳逆转,降魔伏妖剑阵,诛邪!”

‘嗡——!’

金光暴涨,化作无数道金色剑光,齐刷刷地朝着七人飞射了过去。

在密密麻麻的金色剑光中,七人瞬间被剑光给穿透,然而令轩辕天心惊讶的却是,那七人被金光穿透的伤口不但没有血流出来,反而还自行愈合。

不过很快,轩辕天心就更加吃惊了。

因为她发现,虽然剑光伤害不了那七人,可一旦剑光伤了他们肩上的那朵黑色花朵,那七人就会立刻变得一脸痛苦。

直到其中一人肩上的黑色花朵被剑光斩碎,那人也是立刻发出一声惨叫,紧跟着整个人变得极为扭曲狰狞,然后砰地一声炸开,变成了一团黑雾。

“这是…死了?”轩辕天心错愕地道。

东方祁却眸光一沉,“果然如此。”又高声喊道:“小五,毁花便是杀他们,毁花!”

这下轩辕天心也明白了过来,立刻拎着伏魔棒就追了上去,她也不对剩下的六人动手,却专攻他们肩头上的那朵花。

随着轩辕天心不断将那些黑色花朵斩落,剩下的六人也死得只剩下最后一个了。

瞧着那重伤狼狈的最后一人,轩辕天心冲他微微一笑,道:“就剩下你了,不如你去陪你同伴如何?否则你一个人活着,多无趣啊。”

那人脸色一变,但自知这次自己肯定是逃不掉了,发狠般地看着轩辕天心,声音沙哑地道:“你也别得意,就算今日我死了,来日你们也会同样去陪我们!”

轩辕天心眸光一寒,“是吗?那你死后可记得等着看,最后究竟是我们来陪你,还是你们剩下的那些人来陪你。”话落,手中的伏魔棒快速一挥,打出一道金光直射那人肩头,当他肩头的花朵被打碎,那人脸庞立刻扭曲了起来,但依旧恶狠狠地盯着轩辕天心,道:“总有一日,我主一定会……”

‘砰——!’

话未说完,那人便直接炸成了一团黑雾。

轩辕天心眯眼站在原地,看着快速消散的黑雾,冷冷道:“你们的主子敢出现,本主就敢杀!”

七人战死,而另一边的大军也似乎也察觉到了,立刻出现了骚乱。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诛邪!”

轩辕天音的大喝声自大军传出,紧接着金光漫天,自金光中,五爪金龙破空而出。

‘吼——!’

神龙发出咆哮,带着一股浩浩龙威,直接席卷向了大军,一尾扫过,大军之中立刻发出一阵砰砰砰的爆炸声。

等到神龙再次盘卧于高空时,数万大军居然都消失不见了,只留下轩辕天音和小狐狸还站在那处原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