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57:果然是你!/天道至尊驱魔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狐狸一路跟着夙离回了后殿,而夙离就像在自己的地盘一样,直接找了一个空着的寝殿便推门走了进去。

看着夙离径直入殿的背影,小狐狸却站在殿门外有些踌躇不前。

进殿后的夙离也并不催她,只是脚下一变,径直转身入了内殿之中。

半晌之后,小狐狸咬了咬牙,还是走了进去。

外殿内没有人,小狐狸眸光变了变,朝内殿中走去。

然而她才刚刚挑开内殿的珠帘后,脸上的神色便是一滞,目光死死盯住内殿中的人,仿佛被施了定身咒般。

内殿里,不见夙离,只有一名身材妖娆,且倾国倾城的美艳女子。

女子坐在床边的梳妆台前,淡淡回眸看来,然后勾唇一笑,声音轻软娇柔地喊道:“大王。”

一声大王,仿佛将她的记忆打开。

小狐狸瞳孔一缩,呆呆地看着女子,轻声道:“妲己…。”

然而这个名字一出口,只见刚刚还笑望着自己的女子却是淡了笑容,周身银光一闪,女子消失不见,坐在那里的只是夙离。

夙离敛了眉眼,看着她,道:“果然是你。”

看着夙离淡然的目光,小狐狸眸光一缩,也是瞬间回神。

“帝辛。”夙离缓缓起身,看着神色微变的小狐狸,道:“数千年未见,我当问你是别来无恙好呢?还是该问你怎么会转世到青丘好呢?”

看着夙离淡然的神色,小狐狸眯眼,神色深沉地问道:“你早就知道了?”

“只是怀疑。”夙离闻言也不否认,点头道。

“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小狐狸追问。

夙离垂眸,淡淡笑道:“在第三天的望舒节上。”

这么早?!

小狐狸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但随即疑惑道:“我有什么地方让你起了怀疑?”

“祭祀典礼上,你曾说出活人祭和战俘、奴隶。”夙离看着她,道:“用战俘和奴隶来活祭,在数千年前的商王朝是最常见的。”话落,微微垂眸,又道:“不过直到方才,你请战后,我才真的确定。”

小狐狸闻言沉默,夙离抬眸看着她,再次问道:“你为什么会转世在青丘?既然是转世,为何还有以前的记忆?而且…你是帝王星,哪怕死了后,也不应该转世而是封神才对。”

“封神?”小狐狸突然嘲讽一笑,看着夙离道:“的确是封神了,可惜孤没要!”抬步走入内殿,步步逼近夙离,凤眸中神色深沉,紧紧盯着他,道:“孤放弃神位,甘愿入轮回,保留原有的记忆,你说孤是为了什么?”

夙离眸光一变,看着眼前只有自己胸前高的小狐狸,却神色有些恍惚,似乎又看到了当年那个意气风发且不可一世的君王。

“三千多年的轮回,历经百世,孤做过大官、做过乞丐、也做过牲畜,可独独不再做君王,你猜是为什么?”

夙离被逼的退了一大步,声音干涩而低沉地问道:“为什么?”

“因为孤不想做君王,哪怕做了君王也不是一个好君王。”小狐狸嘲讽一笑,道:“孤留着记忆,历经百世,踏破轮回,舍了神位,只是为了寻找那个心心念念的人。孤绝望过,却在绝望之后又不断提醒自己再次拾起希望,哪怕每一世都是折磨,孤还是在一世结束之后,拒绝喝下忘魂汤,心甘情愿地再次走入轮回。”

夙离再次被逼退一步,小狐狸却紧逼不放,“孤从来不信命,不信天,不信神,却在第一眼见到你后,相信了你。君王者,孤绝高寡也,一份真心,一份真情,对于君王来说都是极为奢侈的东西,孤从小便知道,亦从来不期盼,可在见到你后,孤相信了,也期盼了,曾想着虽然是奢侈,但孤或许也能拥有这份奢侈。哪怕后来孤察觉到了你的意图,察觉到了你的出现是为了什么,孤却始终这样期盼着。”

“为了你,明知你故意想要置比干王叔于死地,明知你心口疼是假,孤还是命人找来了王叔比干,挖了他的心给你。孤明知你是带着灭商的目的来到孤的身边,孤还是舍不得杀你,就如同当年孤在鹿台自焚时说的,成汤五百余年的基业不是毁在周人的手中,也不是顺应了什么所谓的天意,而是孤自愿毁去,只为一人毁去,因为那是你想要的,所以孤给你。”

小狐狸苍凉一笑,继续道:“他们说你是狐狸精,但你是狐狸又如何?是妖精又如何?孤不在意,即便为你毁了江山基业,孤从来都不曾后悔过,可是妲己…夙离……你的心中可有半点孤的位置?”

“孤踏破轮回,受百世轮回之苦,感动了天地,感动了地府,可曾感动过你?”

“百世轮回之苦之后,他们告诉孤,哪怕孤再轮回一千世都找不到你,因为你根本就不是野狐,也不是妖狐,而是来自青丘,青丘九尾一族乃洪荒神祇后裔,拥有神的血脉,你是神,不是妖。”

“可孤在知道这个消息后,心中却是高兴,因为你不是妖,是神,是九尾神族,你不是那些人口中的狐狸精。”小狐狸再次笑得嘲讽,看着沉默不语的夙离问道:“你是不是觉得孤很可笑?自己明明到了那般境地,心中想的却依然是你。”

“所以,从来不曾求过谁的孤,为了你却再次打破了这个从来不曾。孤求他们,让孤转世去青丘,哪怕做一只小狐狸,孤也想要找到你。”

小狐狸话落,闭了闭眼,又道;“最后孤的确转世到了青丘,如愿成了一只小狐狸,在刚刚能化作人形之后,便满青丘的寻你。你不是在找那个夜闯姑娘的闺房的小贼是谁吗?是孤!孤寻遍了青丘,没有寻到你,只能夜夜去闯姑娘的闺房,期待着或许能从那些姑娘当中找到你。”

“可是呢?孤找了一遍又一遍,没将你找到,你却自己出现了。”小狐狸哈地笑出了声儿,“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绝望吗?”

“真正的绝望是我满心满眼的那个女子,当数千年后再次见到,却被告知她变成了男子,且还是九尾王族唯一的少君!”小狐狸嘲讽道:“然而当孤以为这是最绝望的时候,才发现还有更绝望的事在后面等着孤。”

“你知道孤用了多大的勇气去接受你成为了男子的事实吗?”小狐狸又问道,目光里全是苍凉,“孤曾安慰自己,没关系,女人跟男人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是你就行。当年孤是男人,你是女人,如今孤便做女人,你来做男人。当年孤是君,你是后妃,如今你为君,孤便来做你的君王妃,那又如何?可结果却是,你的心里已经有了爱的人,这才是真正的绝望!”

缓缓伸手按在夙离的心口,小狐狸语气苍凉地继续问道:“夙离…少君…如今你来告诉孤,你的心里可曾有过孤?还是说为你做这一切的孤只是个笑话?”

“我……”夙离张了张嘴,却只吐出了一个字,便再次沉默了下去。

看着他沉默不语的神色,看着他垂着眼不看自己的模样,小狐狸的眼中似有什么在破碎,再消失。

良久,小狐狸缓缓放下了按在他心口上的手,无力地道:“看来,孤果然只是一个笑话。”话落,拂袖离去,却在快要走出内殿的时候,脚步一顿,不回头地道:“夙离,你的心狠起来,即便是孤都望尘莫及。”

‘哗啦啦——!’

珠帘晃动,人却大步离去。

夙离看着晃动的珠帘,想要抬步追上去,可最后却是无力地再次坐回到了凳子上。

耳边似乎还在响着小狐狸离去前的那句话,夙离神色不断变幻,最后只能抬手捂住了双眼,薄唇轻轻动了动,无声地说了三个字。

对不起……

小狐狸一路走出了后殿,最后却在一处月牙泉边停了下来。

看着水中倒影着弯月,闭着双眼蹲了下去。

‘沙沙沙——!’

身后有动静传来,小狐狸猛地回头,喝道:“谁?”

月色下,轩辕天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过来,见小狐狸看来,微微一笑,道:“打扰到你了吗?”

小狐狸眼中闪过一抹诧异,最后快速敛了神色,起身道;“神主怎么会来这里?”

轩辕天音笑了笑,道:“追着你来的。”

“追着我?”小狐狸双眼一眯,看着走近的轩辕天音,沉声道:“偷听别人谈话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这可不能怪本主。”轩辕天音摊手,颇为无奈地道:“谁叫你跟夙离在谈话之前不设一道屏障?本主也不想偷听,奈何耳目太灵敏了一些。”

小狐狸嗤笑了一声,将头也转了回去。

轩辕天音在她身边站定,偏头打量着她,继续道:“我是该叫你水家小狐狸好呢?还是该叫你帝辛好呢?”

“不是该叫商纣王吗?”小狐狸嘲讽一笑。“后世的人可都是这么叫我的。”

哪知轩辕天音却皱了眉,道:“你也觉得该如此称呼你吗?”

“该与不该,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小狐狸摇头,“你们想怎么叫,便怎么叫。”

轩辕天音闻言瞥了她一眼,道:“你倒是看得挺开的,不过我却觉得这个称呼不该扣在你的头上。”

小狐狸挑眉看来,轩辕天音继续道:“或许你不是一个好的君王,但却也不是一个昏庸无道的暴君,成王败寇,历史这种东西,有些也并不能当真,因为历史从来都是胜利者书写的。当年的殷商内忧外患,王权跟神权的相争,贵族之间的离心,自盘庚以后,商王朝内部早就四分五裂。”侧头看向身边的人,道:“你有心做个有为君王,可因为这个王朝已经从内部开始腐烂了,外面又有外敌虎视眈眈,王朝早就已经积重难返,即便是再能干的君王,也回天乏术。”

小狐狸闻言却垂眸一笑,道:“还是第一次听人这样说。”

“不。”轩辕天音摇头,“后世可不止是我这样说,为你平反的人可不少。”

小狐狸沉默不语,半晌才道:“神主出现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的?”

“当然不是。”轩辕天音笑了笑,继续道:“我来此,是为了跟你说夙离的。”

“说他什么?”小狐狸挑眉。

轩辕天音侧眸看着她,道:“说他跟你的事情。”话落,又道:“你可相信因果?”

“当初在青丘时,北冥之主也曾这样问过我。”小狐狸道。

轩辕天音笑了笑,道:“鲲鹏前辈吗?这话也是他告诉我的。鲲鹏前辈曾说过,因果循环,欠了别人什么,不管过了多久,都会还回去什么。”

小狐狸眸光一动,轩辕天音继续道:“当年夙离欠了你的情,所以如今他便要还你这份情。”

“他喜欢的是你。”小狐狸笑道。

“我知道。”轩辕天音也是一笑,看着她继续道:“可他命定之人却不是我。”

“你想说是我?”小狐狸垂眸,突然笑道:“他若知道这话是从你口中说出来的,只怕不仅会生气,大抵还会难过吧。”

“难过是会有,可却并不会永远难过。”轩辕天音垂眸一笑,道:“端看你怎么做。”抬眸再次看向她,道:“先前你离开后殿时,可曾想过放弃?”

小狐狸目光一凝,却摇头沉声道:“不曾,若我想放弃,就不会还留在这里。”话落,又自嘲般地一笑,道:“历经百世轮回我都不曾想过放弃,明知他成为男人,我都不曾放弃,知道了他心中已有所爱,我还是不曾想过放弃,我又怎么会在这里放弃。”

“那便好。”轩辕天音听了后,似松了一口气般,笑道:“有你这句话,我便放心了。”

闻言,小狐狸不明所以地看着轩辕天音,后者却是笑了笑,道:“在发觉你愤然离开时,我真怕你就这样放弃了一走了之,所以我方才才会跟着你追了过来。”

“你追过来就是想要告诉我别放弃?”小狐狸诧异地问道。

“当然。”轩辕天音点头,笑道:“你若放弃了夙离,夙离或许就真要一个人过一辈子了。”话落,脸上的笑意微微收敛,神色复杂地道:“夙离当年也吃了不少的苦,你可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他时是在哪里吗?”

小狐狸闻言眯眼,轩辕天音似回忆般地道:“是在一处地宫之中。”

“地宫?”小狐狸皱眉。

轩辕天音笑道:“一处殷商地宫之中,他被锁妖阵封印镇压在那里三千多年,倘若不是阿澈他们误打误撞打破了封印,只怕再等上个数十年或者数百年,他就真的会寿元耗尽而灰飞烟灭了。”

“是女娲封印了他。”小狐狸声音微沉。

轩辕天音点头,“不错,他奉命颠覆殷商,本该功成身退,却被鸟尽弓藏。幸好他并不是一只妖狐,而是九尾一族,否则在殷商覆灭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死了。”

小狐狸藏在袖中的手微微收紧,轩辕天音却看着她继续道:“你问他对你可曾有情,其实这话你就不该问,他对你有没有情,难道你的心中会不清楚吗?”

“倘若当年他对你没有情,他就不会有愧疚的心理。”轩辕天音继续道:“只不过他始终都是青丘唯一的少君,唯一的继承人,所以当他成年后,他选择了做男子。”

“可他爱上了你。”小狐狸沉声道。

“那又如何?”轩辕天音挑眉看着她,似笑非笑地问道:“我早已嫁人了不是吗?我并不是你们之间的阻碍,夙离的心中也明白,只不过他是忘不掉,放不下而已。”

轩辕天音微微一叹,再道:“我希望他忘掉,也望他能够放下,从前我还曾苦恼,该让他如何忘掉如何放下,直到见到你后,我才明白其实一切都有定数。你的出现,便是那个能让他放下忘掉的契机。”

看着若有所思的小狐狸,轩辕天音笑了笑,然后拍了片她的肩,道:“我曾经对晗娆说过一句,如今我将那句话也告诉你。”

“什么话?”小狐狸眸光一动。

轩辕天音似笑非笑地道:“烈女怕缠郎,而烈郎也同样如此。你若缠着他不放,一年或许掰不过来他,就用十年,十年掰不过来就用百年,反正你们有的是时间。”

“倘若百年也掰不过来呢?”小狐狸眯眼,但看模样似乎有些意动了。

轩辕天音古怪一笑,道:“直接打昏了拖走,用强呗。”

小狐狸:“……”还能这样?

轩辕天音笑眯眯地点头,意有所指地道:“晗娆跟我家的神龙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

夜风拂过,小狐狸最后是一脸若有所思地走了,只留下轩辕天音一人站在月牙泉旁,眯着眼睛笑得有些难以描述。

‘唰——!’

冷香袭来,帝尊大人似笑非笑地突然出现,语气带着戏谑地道:“原来当初是你教晗娆灌醉苍迟用强的啊。”

轩辕天音闻言嘴角一抽,帝尊大人缓步走近,垂眸看着她,语气带笑,又道:“天音,你是从哪里学会这个的?如今又这么教那只小狐狸,你就不怕被夙离晓得了,要跑来咬死你?”

轩辕天音呵呵干笑一声,转移话题:“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

“你突然出了寝殿,我便一路跟来了。”帝尊大人挑眉,“不过看你跟那只小狐狸似乎聊得十分融洽,所以便一直躲着没出来罢了。”话落,一手搂向她,继续问道:“你还没说你是从哪里学会这些的呢。”

“这个……”轩辕天音闻言眼皮子一跳,连忙摆手道:“这个不重要。”

“那什么才是重要的?”帝尊大人笑问。

“撮合夙离跟小狐狸才是重要的啊。”轩辕天音道。

可惜,帝尊大人眉峰一挑,笑道:“说的不错,但天音不如教教我,对付你,应该用哪一招,如何?”

轩辕天音:“……”

教什么教!

再教下去,她还有翻身的余地吗?

估摸是见轩辕天音不吭声了,帝尊大人低低一笑,搂着她便转身就走。

轩辕天音脚下打了个踉跄,一把抱住他的腰,问道:“去哪儿?”

帝尊大人扶了扶她,然后牵过她的手,再次抬步朝前走,边走边道:“回寝殿。”

轩辕天音刚刚要松一口气,结果便听到帝尊大人继续道:“顺便试试你的那个打昏,或者灌醉的办法。”

“……”轩辕天音一口气堵在了嗓子眼儿。

帝尊大人似笑非笑回头看她,道:“当然,天音若是不喜欢,我们还可以换个其他的办法。”眯眼低低唔了一声,又道:“用强如何?”

轩辕天音一脸呆滞,帝尊大人继续笑吟吟地道:“我用强,你反抗。当然也可以是天音来用强,我来反抗也行。”

轩辕天音:“……”不是呆滞了,而是直接傻眼了。

帝尊大人仿佛越来越重口味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