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方姨妈/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太太钟氏眸子只在宝珠身上一转,即命:“一旁坐下。”宝珠惴惴,又暗有庆幸,今天老太太没有骂。

老太太一天不骂,日子都难过。她这会儿不骂,等会儿也是要骂几句的。宝珠庆幸的,就是老太太没单独骂上自己。她是没出闺阁的姑娘,老太太骂起来虽留三分情面,也是难听的。

等下骂,不是一个人在听,宝珠脸上就好过得多。

不过宝珠还是疑惑,老太太今儿是什么样的心情,居然晚饭前必骂人也推后一时。难道真的是让方姨妈说动,打算带着孙女儿京中过年,这才有三分客气?

见榻前摆着紫檀雕花鸟的小几,几上放着老太太心爱的宝石红釉盖碗,碗盖掀开一半,搭在茶盏上,茶水尚袅袅冒烟气,宝珠忍不住瞄上一眼。

老太太一生有着大家闺秀的格调,爱茶品玉,件件来得。她心情好时,就会多用上几口,又爱滚水烹茶,却不喜入口时太热,丫头们以沸水泡上茶来,先时滚烫,放到一旁待温热才好饮用。

这茶碗盖,有时是打开的,可以看出里面茶水余下多少。

一眼扫过去,见余下的只有一半,宝珠不禁纳罕,老太太去年还精明,今年难道糊涂,不知道方姨妈怂恿阖家去京都的厉害。

老太太钟氏的另一个丫头寿英,手拎一把小的提梁壶,轻轻走来把茶水添上,还是敞着盖子,任它自凉。

借这个空儿,方姨妈满面春风地对宝珠问了声好:“四姑娘,回回请安,都是你来得早,不枉老太太疼你一场。”

方姨妈才得四十出头,乍一看还精精神神的,细看眼角纹路,就是辛苦之相。她又正在含笑,皱纹更挤在眼角一侧,像极几个细小蜘蛛网趴在面上,虽五官俏丽,这就怎么看也好看不起来。

闻她的话,老太太冷哼一声,不像不喜欢,也不像很喜欢。反正她的孙女儿全是吃她的,用她的,她高兴哼就哼上几声,别人也不敢说什么。

宝珠就只眼观鼻,鼻观心,摆出恭恭敬敬的样子,才坐下,又站起来,轻声回方姨妈话:“姨妈说笑话才是,我离得近,原应到得早才是。”

她客气礼谦,像方姨妈是自己姨妈一样对待。

“坐下吧,才坐下又起来站着的闹。”老太太缓缓地道。方姨妈也急忙地笑:“可是的这个四姑娘,就说句话儿,你又站起来是为着什么。”

见对面那个人儿往上,对着老太太道了声喏,像荷花轻摇般归位,方姨妈的心头恨的可以滴血,却又无可奈何。

她在安家是客边,又占着一个长辈的名分,姑娘们见到她,本该行礼问好。可自从方姨妈自作主张把女儿名字改成明珠,安家的三个姑娘从此见到她,能不行礼就不行,走路顶面遇上,能装看不到就看不到。

偏偏老太太也不理会,把个方姨妈气得无法,只能自己忍着。

就像刚才,安四姑娘宝珠就只对祖母一个人行礼,对方姨妈视而不见,像她们母女不在这房中。

问了句话,是方姨妈有意让她站起,这一点上,安四姑娘从来不会错礼,老太太又说了一句:“起来坐下的闹。”

祖孙都有意无意的表明,方姨妈不是安家的正经长辈,有礼无礼皆可。

老太太这般态度,方姨妈倒心中清楚。老太太钟氏出自京中南安侯府,现在的南安侯,又是山西布政使的钟居忠,是钟氏的胞兄。钟氏一生,自先南安侯夫妇去世后,就不曾再回南安侯府,不过南安侯府对钟氏的照顾,四时节礼从来不曾少过。

这算是一个铁杆儿的娘家。

有这样娘家的老太太钟氏,眼界自然是高的,她的眼睛里不会当方姨妈是门正经亲戚,她的眼睛里没有,她自然让孙女儿在方姨妈面前摆摆谱儿,不在话下。

老太太,方姨妈不敢恼。她恼的,就是安家三位姑娘,她们的眼睛里没有自己。时常方姨妈背后在骂:“都不是老太太亲生的,都是等着泼出去的水。老太太一生有南安侯府照顾,还落得无数话柄。几个毛丫头,还没出门子就不认人。有一天个个嫁得不好,才知道没有亲戚的苦。”

见一回安家三个姑娘,方姨妈由她们的态度就气一回。今天就请个晚安,方姨妈又惹了一肚子气,晚饭还没有用,人先气得饱。

宝珠悄悄的扫量她,她不在乎方姨妈生气,事实上方姨妈这个人,是不能太热络。过分亲近,她的恭维话还不如老太太的刻薄话中听。

宝珠看她,就是延续刚才的猜测。老太太对去京都的心思不明,方姨妈呢?她要是有把握,会得意的什么都忘在脑后。

果然,见方姨妈面上气很快消失,还是昂着下巴,双手捧着茶碗,一脸笑吟吟的表情。

宝珠的心里就突突的直跳,难道老太太真的答应去京中过年?

侯府的小爷长成,人家自己知道。

安家的姑娘也长成,人家也知道。

老太太早不回娘家,晚不回娘家,在这种时候带着三个孙女儿回去,怎么想,也将给京中添个大笑话。

明眼人一看,就是为亲上加亲去的。

想到这里,宝珠又活泼起来。如果能看到方明珠许给谁,宝珠还真不介意赔上点脸面。

方姨妈的女儿方明珠,就坐在方姨妈下首。见到方明珠,就知道方姨妈和安家二房奶奶邵氏年青是什么模样。

方明珠生得明艳动人,还真的像一颗初出深海的明珠。可惜的是,她没有钟氏老太太这样的严厉祖母,失于管教,说出话来和方姨妈如同一个人。

方明珠的亲事,要托着老太太的关系寻找,安家上下人人知道。不过方姨妈今天这么卖力的怂恿,宝珠难免又要想,方姨妈在外面打听到什么,才让她对老太太一力说服?

这个疑团并没有闷太久,方姨妈是个有话要说,没话也要说的人,而且心里的打算从来藏不久。

“街上都在说呢,说南安侯爷要回京了,这不,打了胜仗,皇上一定会召见。侯爷进京,老太太总有十几年不见,难道不接您回去见见,就是小爷们的亲事,也可以趁机定下来了……”

宝珠恍然大悟,不禁为方姨妈的聪明劲儿说一个好字。

侯府的小爷年纪,方姨妈年年都在算。算来算去,小爷们亲事只有当父亲的可以当家。南安侯爷常年居于京外为官,今年回京,只怕不仅方姨妈猜测是为儿子定亲事。

至于方姨妈怎么知道南安侯爷回京,她天天往外面去,听些古记回来说给老太太听,讨她的好。打听别的事,自不在话下。

宝珠就竖起耳朵,很想听听老太太的心思。

是糊涂了,真的去丢这个人呢?

还是依然精明,并不理会方姨妈的胡言乱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