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夜话/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宝珠皱起鼻子笑了笑,应声:“是的。”她母亲留下的丫头死的死,嫁的嫁。如今身边留下的,只有卫氏是旧人。

安老太太话刻薄,家用待遇上还是维持她侯府小姐的格调。天天外面喊艰难,家里用人一个不少。

姑娘们房中大丫头小丫头洒扫丫头一堆,个个都是老太太的人。

有话,也不能明说。

卫氏也能会意,跟着宝珠进去,打发她睡下。红花虽小,却娇憨异常,可以闲话。红花跟着宝珠睡房里,大睁着眼睛看房中一盏小灯。

鼓打二更后,安府陷入安静。又过上不知多久,宝珠动了一下。朦胧中听红花悄声道:“姑娘还没睡吗?”

宝珠随口道:“嗯。”又带着睡意道:“你怎么还不睡?”

“我在想啊,老太太今天骂得凶,是不是今年,”红花在这里停顿一下:“南安侯府里不来人了?”

宝珠的睡意让笑意撵走,她半侧过身子,和床前睡的红花眼对眼,悄声道:“你怎么又这么说,仔细让人听到。”

红花这么说毫不奇怪,家里年年都有人这么说。从安老太爷去世后,老太太的爹娘去世,她再也不回侯府后,就一年一年这话说得凶。

有人羡慕老太太独掌家业,只给别人气受。也有人因嫉而传出流言,总是声明前南安侯爷去世后,现在的南安侯,老太太的胞兄没理由还一直照顾她。

有点儿风吹草动,这种话就能出来。

红花低声道:“姑娘您不是也听到了,方姨太太吃饭时说的,南安侯爷回京,老太太若是不去看看,在外人眼里,像是兄妹生分。”

宝珠扑哧一声,又赶快侧耳听外房卫妈妈没有动静,才和红花小声道:“没有的事,睡你的吧,”

“真的今年侯府还会来人吗?老太太会带着姑娘们去侯府过年吗?”红花眼睛发亮。宝珠就打趣她:“你是想去呢,还是不想去?”

红花踌躇一下,才道:“京中热闹,谁有个不想去的呢?不过方姨太太的话人人听得懂,为姑娘们亲事上去,万一不成,姑娘们以后可怎么再许亲事呢。”

由红花的话,宝珠对那说话刻薄的祖母由衷的感激。安家虽然没有外男支撑,一个才进家门没几年的小丫头也懂得这些话,这是老太太教导之功。

“睡吧。”宝珠没有回话,只轻声说过,重新睡正。只是闭目良久,心里转的全是红花的话,有些睡不着。

每年,有几个大节。端午中秋除夕,外加老太太的生日,安老太爷的祭日。在这些日子里,全城的人眼睛都盯着安府,看南安侯府来不来人。

安家只有一堆寡妇,外加几个没出门子的姑娘。虽有家人男丁,在外人眼中难免是好欺负的。很多的人,都潜意识里以为女人比较好骗。

安老太太至今为止,依然是全城老太太中最体面的那一个,与南安侯府不错日子来人有关。

老太太的生日已过去,接下来,就是南安侯府来人的日子。

这快到九月,还有三个月就要过年。南安侯府在京里,年下的礼物都是十月里就到。为什么到这么早,也有人猜测是给全城的人看的,看看南安侯府依就照顾安家的寡妹,免得全城的人从中秋后盯到过年,盯得累出病来倒不好。

好事的人,总是这样的。

居家过日子,总有不顺心的事。安府里没有,就是有,也自有本城县令上门解决。南安侯府若不照应,安府也会成为那些孤儿寡母受欺凌之一。

一年一年过去,安府战战兢兢在全城人眼光中等待南安侯府的到来,只除了老太太。

红花的第一个猜测,代表的是大众的眼光。宝珠一晒,一笑而过。她相信祖母不仅是刻薄的,还是有办法的人。祖母不慌不乱,安家就安宁无波。

而第二个猜测,就让宝珠担心。

就连红花也知道去侯府过年是不妥当的事,那祖母任由方姨妈在晚饭席上胡说,还不时露出笑容,就连方明珠的蠢话也听得进去,难道祖母真的老了不成?

宝珠无父无母,虽有祖母教导,却是自小有主见。见一缕月光落于枕上,雪白欺银带着深秋的霜寒,不由得想到祖母的白发。

自己亲事还没有定下,祖母可千万不能老才行。

说到亲事,宝珠才有些着急。安家姑娘会和侯府小爷定亲,这流言传了十几年,直传到姑娘大。

老太太没有亲生子,给孙女儿定给娘家,以后依靠更稳,也有可能。不过,就是定亲事,也是男家上门求。

送上门去,等于给别人相看。这,可不行!

带着疑问,宝珠慢慢睡去。在她隔壁院内,二奶奶邵氏和大姑娘掌珠还没有睡。邵氏嫌房中冷清,把女儿从小放在房中,母女同睡成了习惯,也可以说说闲话。

“你别气你姨妈,她也是为你好。”邵氏有时不喜姐姐方姨妈,有时也感激她在,才和婆婆不时能暂时融洽一下。

掌珠还气鼓鼓:“她分明醉翁有意!”

“你姨妈对我说了,她盼着你嫁到侯府,明珠给你当个臂膀不是更好。总比我现在好。”邵氏显然已让方姨妈说动。

掌珠冷笑:“您就是耳根子软,明珠岂是占下风的人?”

“她不肯占也没有办法,你虽不是老太太嫡亲的,却是名正方顺老太太的孙女儿,明珠喊祖母再亲,也不是安家的人。南安侯府又不笨,放着老太太的人不要,要她一个外姓人。”邵氏语调淡淡。

这话十分有道理,掌珠有得色的一笑,又好奇地问:“您一向和老太太不对,今天也这么说,难道祖母真的有话露出来?”

“她肯先让人吃定心丸?她倒有这么好就好了。”邵氏想想婆婆的厉害,就又要难过。怕女儿看到,又忍住。再道:“别人家的姑娘,早就定下亲事。她一直不提你们的亲事,只能是为自己打算。她的打算,左右不过是南安侯府。她要不是南安侯府的小姐,她又算得了什么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