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方明珠(修)/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母亲这样说,掌珠仰起下巴对着天青色人物古迹绣帐,无声地笑了笑。才接上邵氏的话:“母亲说得也是,祖母要不是侯府的小姐,谁又会听她的。”

又忍不住道:“我是她的长孙女儿,想来她也应该知道。”什么方明珠,方暗珠的,天天在祖母面前蹭来蹭去,掌珠深为鄙视自己的明珠亲表妹。

邵氏没有多说,淡淡道:“睡吧。”闭目不语似入睡。安老太太虽刻薄,却不歹毒,两个儿媳的陪房,她一家没有动,随她们用到老。可深恨她,深尝过老太太厉害的邵氏,在自己房中也不敢多说,生怕隔墙有耳。

到底现在全家的人,花的都是老太太的。生死苦咸,都掌握在老太太手中。

今天注定是安府大部分人的不眠之夜,住在邵氏院中的方姨妈母女也没有睡。她们在这里是客,老太太只管茶饭,使唤的人由邵氏自己安排。

有一个小丫头在房外睡熟,母女也不愿意有人在房中,说话不方便,对此没有怨言。

此时,她们坐在一个半旧有些剥漆的楠木榻上,手中收拾的毛烘烘的,全是冬天的衣服。仔细看看,有一些是行装,是出门用的衣服。

烛光一角,把榻上剥落漆的一块映照出来,方明珠看在眼中,不屑的笑了笑。对方姨妈道:“等我嫁到侯府,再也不用使旧东西!”

这里虽好,却不是自己的家。

“那你就放聪明点儿,不要总和你表姐对着干。”方姨妈手掂针线,缝补着冬天的行装。缝上几针,认真看看,再让方明珠看:“看上去不像旧衣?”

不得不说,方姨妈的手艺实在好,这几针缝补的旧衣服也生出光彩。这件衣服是方明珠穿,她满意地道:“母亲的手艺就是好,不过现在收拾也太快了吧,老太太都还没答应去侯府,也没答应带上我。”

方姨妈嗤地一笑,虽然夜深无人,也往房门看几眼,转头悄悄道:“她没松口,也等于松口了,你没看到我说起去京里,她就有笑容。”

“就是,京里多好,侯府也比这里好,为什么要呆在这小地主窝着。”方明珠脑子蠢笨,虽然转得快,但从来不深想。见母亲这样想,即刻又开心了:“那给我打件新首饰吧,表姐和这里的三姑娘四姑娘都有迎面大金凤,我就没有。”

方姨妈眯着眼,心还在衣服上,随意敷衍女儿:“嗯,等去到京里,见侯府小爷那几天,就给你打。现在不打,一个金凤小的也一两多的金子,再说打出来给谁看,”

“一两重的,也叫金凤?”方明珠嘟囔着不满。

“去睡吧,明儿早早给老太太请安去,多巴结,多说好听话。我这里再收拾几件,预备着几时老太太说走,我们不用着急慌忙地担心没衣服就行。”

方明珠就不多说,下榻靸了鞋,忽然又哭丧着脸:“表姐要是不让我去怎么办?老太太疼我,她就一直嫉妒我。亏得我们是姨妈的客,姨妈也不管。”

方姨妈抬眼,见红烛光下,女儿乌鸦鸦一头黑发,衬着杏仁儿眼,出落得比自己年青时还要好,就抿抿笑唇:“你想去京里,就要和表姐好才行。”

“我才不呢,她除了投的好胎,没有一样比我强。她要是不让我去,我也不让她去。”方明珠嘀咕。

闻言,方姨妈一惊,忙叫住方明珠,有严厉之色:“你又想作什么?”

方明珠嘻嘻,脸上越发的漫不在乎:“我在想呀,万一老太太不带我去怎么办?她有三个孙女儿,侯府里是知道的。我呢,去了人家还要猜是谁。不如,让我把表姐推到水里去吧,快冬天了,水忒冷…。”

“不行!”方姨妈一口否决。

“那三姑娘也行,三姑娘还好推些,她天天站水边儿,说什么临花照水,好几次我看到她脚下要是滑上一滑,人就掉水里了,嘻,我就是没说,”方明珠说起这个,眉飞色舞,聪明绝顶。

“我自有主意让老太太带你去,这些主意你就别打了。”方姨妈灯下面瞅久了,眼睛酸涩上来,又还有活在做,挥手让方明珠自去,别再打扰自己。

方明珠倒来了精神,杏仁儿眼里透亮:“三姑娘还有三奶奶在,不能得罪是吗?那就四姑娘吧,她没爹没娘的,不会有人给她出头,”

方姨妈不耐烦上来,方明珠这才往床上去,坐到被窝里,还一阵一阵的兴奋。这一夜,几乎没睡着。

一早起来,方明珠比平时要早的出门,嫌母亲慢,道:“我先去老太太房外候着。”就出了门。惹得方姨妈以为女儿今天比平时开窍,正在净面地她交待着:“老太太要没醒,你可别惊动。”方明珠早出了门。

她兴冲冲的,直奔安家的一个水池,夏天有荷花,就叫荷花池。有荷花的池子,收拾慢点,秋天就残荷垂立。

方明珠走到池边,自己嘴里喃喃:“三姑娘常说留得残荷听雨声,等她落到水里,不是可以一直听下去。”

见池边有几片太湖石,不下雨时也滑不留足。方明珠眼珠子锃亮,这一处,可以邀请三姑娘站上去,顺手一推,不知不觉的她就下去了。

那一处,事先涂点儿桂花头油,不,桂花头油有味道,这水边上桂花不多,不如厨房里找些猪油出来,抹上去,她往上一站,不用费事,“哧溜”,人就掉水里了。

侯府的小爷在方明珠脑海里转了一夜,侯府里到处是金碧辉煌的摆设,穿金戴银的下人……去侯府,嫁小爷,等于安家三位姑娘们要掉到水里至少一个,这主意就在方明珠的梦里形成。

在她来看,这叫老天帮忙,梦中也赐主意。深秋的小北风呼呼,方明珠喝了个饱。

直到有人扛着大扫帚扫地,方明珠才如梦惊醒:“哎呀,还没给老太太请早安。”提着裙子,拔腿就往老太太房中跑。

一口气跑到老太太院子外面,顶头遇到安掌珠。

表姐妹相见,分相眼红。平时有人的时候,只要不在老太太面前,安掌珠从不给方明珠好脸色,今天也不例外。

见方明珠穿着粉红色绣菊花的薄锦袄,外面罩着一件半旧大红风衣,秋风中艳丽减弱,有几分清雅。

安掌珠恼得涨红脸,这衣服是老太太给她的。她傲慢的昂起头:“哟,表妹还真是上心,给老太太请安都跑着来,只可惜呀,你姓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