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训斥表姐妹(修)/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明珠最不能听到的,就是别人当面说她不是安家的人。她一跳多高,暴躁地手快指到安掌珠鼻子上,怒声道:“你说什么!”

跳的同时,她没有忘记看附近并没有别人,可以放心撒泼。

表姐安掌珠穿着一件翡翠纹里桃花色的崭新锦袄,外面是大红刻丝牡丹花纹的衣服,戴着金项圈,上面镶着十几颗红绿宝石,排成小小的珍珠模样,又戴着紫英簪子,珍珠流苏,袖子挽起的手上,可以见到一对赤金钏子在袖内,显然是才炸过的,明晃晃地放着光。

这还不算,她的手上,扶着小丫头紫文的肩头,眉眼儿斜睨,好一副安家当家大姑娘模样。

这不是扎方明珠的眼吗?

方明珠冷笑,气得面上煞白,眼睛却几乎赤红。嘶声道:“祖母都不嫌弃我,你算什么,这样对我说话!”

她这样的态度对待安掌珠,安大姑娘也是浑身颤抖。她和方明珠一样,到底从小受安老太太教导过,傲慢可以有,嚣张可以有,却不会太过。

压压火气,安掌珠想到自己是羞辱表妹,压制表妹,不是和她跟下人一样斗口。故意摆出高傲的大家闺秀模样,掩口轻笑:“哎哟,表妹,我算什么人,你也忘了?我是你的亲表姐,是这家里你和姨妈来投靠的人。这个呀,你可不能忘记!”

推一把小丫头紫文,安掌珠得意地道:“走,我们去给祖母请安。”

“站住!”方明珠额头上青筋爆出,一横身子,拦住安掌珠去路。阴沉沉地道:“你是我表姐?你还知道你是我表姐?”

“难道不是?”安掌珠也火了。

“我的好表姐,我来问你,有一年我和母亲给老太太拜寿,是谁弄花我的衣服,让我在客人面前丢人,”方明珠眸子中喷出怒火。

安掌珠轻嗤一声:“谁让你抢我的风头,祖母寿诞上,本来最好看的是我,你既跟来,就只能呆在我后面!”

“我生得就是比你好看,别人夸我好看,也不是我招惹的,你凭什么推我到泥里,还不许人来拉我!”方明珠记忆回到那一天。

当时身后猛的一推,恰好前面有个泥坑。或者说,表姐是看到泥坑才推的。方明珠坐在坑里哭,安掌珠带着两个丫头,在干净地方拍着手笑,还道:“都别扶她,让她敢和我比好看!”

扬长而去。

安掌珠亦冷笑:“那又是谁偷听我和母亲说话,到祖母面前学话,说我咒祖母早死!”

“你明明就是说了!”方明珠昂起头,活似斗鸡。

安掌珠牙咬得格格响,手不由自主的攥紧,方明珠见到,腾地往地上一坐,大声道:“表姐打人了,快来人啊,”

“住口!”有斥责声传出来。

四姑娘宝珠带着小丫头红花,匆匆从安老太太房门的方向赶来。她又气又恼,面上自然生出威严,看得安掌珠心中一凛,方明珠也呆了一下,不再叫嚷。

“祖母还没起床,你们就在这里喧闹,成何体统!”宝珠沉下脸,先看安掌珠:“大姐姐,祖母醒了,快去请安吧!”

面对她此时的威风,安掌珠不由自主答应道:“是。”带着紫文,逃也似走开。

“方表姑娘!”安宝珠再冷凝眼眸,转向方明珠:“快起来吧,以后再不要和大姐姐争执了,好歹,你是她和二婶的客人!”

方明珠也让她目光慑住,忙直起身子,舌头打结:“我也请安去!”

“嗯!”宝珠淡淡,扶着红花,扯紧风衣,在西风中走开,回房去用早饭。

在她身后,安掌珠停下脚步,这才想到:“她倒敢教训我?”不能受气的安掌珠心里突突的直跳,很想再和宝珠吵几句。

可这个在她眼中,一向唯唯诺诺的四妹,厉害起来,安掌珠不是对手。掌珠要强的性子,在老太太面前尚且大大咧咧,姐妹们面前更不收敛。

不过四姑娘性子发作,掌珠这大姑娘也要落败。

想到这里,安掌珠忍忍气,盘算着再找个机会扳回来,先就不提。

方明珠也同样的站住,愤恨地瞪着宝珠背影,嘴里低骂:“什么东西!也来骂我!”才和表姐吵过,不好再惹上一个,方明珠也含恨而去。

请早安,安老太太一般不见。就隔着帘子道声安好,姑娘们就都回房。又过盏茶时分,福英拿大铜盆出来舀水,才是老太太正式起床。

侍候早饭的,是老太太的心腹,叫梅英。梅英边在雕花鸟梅花五福的圆面儿大桌上布菜,边低声地笑:“……四姑娘出去,喝住她们,这才没有打起来,要不然啊,依我看,大姑娘和表姑娘又要弄出笑话看了,”

“哼,”安老太太并没有生气的样子,不过随意哼上一声,吃了两口她最爱的山药红枣羹,道:“今天估计安生不了,”

话音才落,一个婆子急步进来:“回老太太,大姑娘和方表姑娘争早饭,打起来了。”安老太太脸色沉下去,喝问:“怎么回事?”

这婆子是侍候邵氏房中早饭的人,她也不太清楚。胡乱回道:“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才进二奶奶院门,方表姑娘上来接早饭,说她房中丫头在梳洗,她亲自来端,我就给了她。大姑娘就直冲出来,说方表姑娘迈过她和二奶奶的头,先接了早饭,把粥泼了方表姑娘一裙子,方表姑娘拿小菜淋了大姑娘一头,二奶奶和方姨太太劝不了,都在一处哭,”

老太太险些没笑出来,因婆子在面前,赶快稳住,沉着嗓子道:“管家呢,去一个看看,我正用饭,就听这个,这还让人安生吃饭不让!”

帘外,有人燕翅排列。就有人答应一声,叫出婆子来,往邵氏院中去。

帘子放稳不再晃动,老太太钟氏放下调羹,慢条斯理取帕子拭过唇角,有了笑容:“有亲戚在,就是热闹。这大早上的,一头一脸的小菜,又是粥,姑娘们惜福节食,也须有分寸。”

梅英也好笑,又为老太太布菜:“您先用饭,等会儿我去问个明白,再来回您。一定呀,比街上的古记儿还要好听。”

“这倒也是,”安老太太笑眯眯,重新用起早饭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