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回话/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老太太用过早饭,和平时一样,坐在雕刻红梅的阁子里管家时,见到梅英回来。

安老太太管家自有一手,安家人不多,没有爷们在,就少去很多外面的迎来送往,招待清客等的事情。

虽有三个青春妙龄的姑娘,但姑娘们不管性子泼辣的,还是性子孤高的,在老太太眼皮子下,都是谨守闺训,闭门不出。实在闹腾的,也不过家里走走,并不与外面姑娘们交往。

安家的亲戚在本城里不多,当年安老太爷去世,也有过争田产,强迫过继的事。最后都大不过南安侯府,皆平息下去。

安老太太拿住这个理由,不太和安家的亲戚走动。寻常往来的,本城县令夫人,本城几个稳重有名声的老人,就拜客也是下午。

上午说是管家,其实每天动用物品都是备下来的,上午就成了老太太最清闲的时间。

红木雕山水人物的桌子前,有几个管家站在两边。安老太太就抬抬手:“就这样,散了吧,晚上再来。”

管家们欠身退出,老太太有了笑容,唤梅英上来:“究竟是怎么件事情,你说与我听听。”梅英还没有说,先扑哧一笑。

惹得老太太跟着笑,微欠身子,摆出兴趣浑厚听的劲头儿,手扶在桌子边上,催道:“快说快说。”

梅英这才款款地道:“大姑娘呀,又在方表姑娘面前摆谱。一早上,在咱们这院子里争上几句,老太太为她们一个是客,一个是没出阁的姑娘,说嘛,羞到她们不好,只是当听不到,大姑娘如何忍住下去这气,就是方表姑娘这没眼色的都不肯忍,何况是咱们家的大姑娘。”

“又不是大孙子,她美什么!”安老太太撇嘴。

梅英听到这话想笑,又忍住。

“大姑娘呀,和方表姑娘都有气,如老太太说的,不寻事就怪了。我问二奶奶院中扫地的婆子,说方表姑娘出来接早饭,手中拿着什么在二奶奶早饭上面甩了甩,那婆子就在旁边扫地,全看在眼中,”

“那她说出来没有?”安老太太忙问。

“按老太太的交待,自然是不说。”梅英笑盈盈。

安老太太舒展一下眉眼:“一个比一个会闹,这姐妹两个人都不是安分的人,大的丈夫死了,卷走别人家里田产,投亲戚是她的家常便饭。小的丈夫一死,女儿也不要了,就想着嫁人,要不是我拦下来,如今她姐姐的样子,就是她的下场!”

再挥挥手:“还是我那句话,随她们去闹,不要管。不安分的娘,生下来不安分的女儿,我倒乐得看看笑话。”

“是啊,方姨太太的夫家,近两年倒不来寻她了。”梅英想到方姨妈的那一摊子事,也为她糟心。

安老太太颇有精神的道:“她住我这里不走,看我老婆子的脸色,挖空心思地讨好我,为的不就是我这块招牌还硬朗,旁人不敢欺负她!”

“这倒也是!”梅英笑道:“我先听到方姨太太的家事,吓了一跳。好好的,把方家的田产全卖光,偷着跑到我们家一住不走,难怪方家亲戚上门寻她事,要不是老太太坐镇,方姨太太早就让人送到衙门里。”

“她也倒运!姓方的死了,薄田产不多,穷亲戚倒多。她没有儿子,理当过继。她不肯,人家就住她家里不走,日日逼迫。她背着人把田产换成钱,就往我们家来了。我看她可怜,想到我也可怜,才收留下她!”安老太太话说的恨恨,却也有同情方姨妈的意思。

梅英忙劝:“她如何能和老太太比,”一样是死了丈夫没有儿子的人,安老太太就是过得比中别人强。

在外人看来,是南安侯府之力,只有老太太最亲近的人才知道,这位老太太,从来有主见。

呷一口茶,安老太太悠然:“也给我们家那个当个榜样。让她看看没有儿子,又没有婆婆,就是这样的日子!”

梅英知道说的是邵氏,她是老太太的人,就鄙夷的一笑,再接着把打架的事情说下去。

“方表姑娘干来干去,就会这几出。大姑娘防着她,估计帘子里早就看到。出来就骂,骂方表姑娘坏心。方表姑娘不依,跳起来和大姑娘对骂,问大姑娘有什么证据。又把大姑娘的粥端喝了一口,让大姑娘看她没有死。大姑娘没了粥,就把粥掀到方表姑娘裙子上。方表姑娘顺手,小菜就飞到大姑娘脸上……”

安老太太津津有味听着,呵呵笑出了声。

“等二奶奶和方姨太太出来,方表姑娘脸上挨了大姑娘几巴掌,她却把大姑娘脸上揪了一把,我去看了,幸好只沁出血珠儿,并没有破相。如今二奶奶正和管家商议,让人寻医生抓药。倒没有往老太太这里来说?”

“哼,这样的丑事,她没脸来见我!随她去!横竖她自己找管家,自己出钱,我省下一笔倒好。”安老太太笑眉笑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哼过,安老太太淡淡问:“这么大的动静,我们家的三奶奶三姑娘四姑娘,都出来了?”

“三奶奶和三姑娘去劝了几句,四姑娘和院里的人,一个也没有出来。”梅英说过,踌躇一下,悄声笑道:“我去问四姑娘房中的扫地婆子,她说四姑娘说了,万事祖母作主,她就不过去劝了。我们家的四姑娘呀,让老太太平时说着了,是个有心人。”

“她没爹没娘,跟着我这不和气的老婆子,不有心还行。”安老太太慢腾腾。

“我是说呀,有心人才更懂得老太太的好,”梅英低声笑:“老太太不是挑中的是四姑娘,四姑娘要是嫁过去,不会忘记老太太的。”

安老太太脸一扭:“我倒怕她忘记?我只管把她们养大,菩萨保佑,大的别再使泼辣,不过她跟着二房里那个,依我看学不到好!三房里的那个,别再喝竹子露水也能过,抱着本书对着月亮一宿一宿不睡,清高太过,到底不是好事。盼着她们,都许个好人家吧。我老婆子迟早要去见菩萨,我只管一个,管不了三个!”

“那,就定下来是四姑娘了?”梅英轻声又问。

安老太太冷冷一笑:“要我说了算,那倒简单,就这么定了。可这事情,还得人家小爷答应。再说吧,我也在等消息呢。只怕,还真的要弄到事先相看相看的地步。”

“这怎么可以!”梅英震惊:“姑娘们是老太太金尊玉贵的养大,长这么大,二门也没出过几回。亲事是父母命,媒妁言,凭什么要给他们相看?”

“唉,他相看我们,我们也相看他,这些年没见过,都看看也好。”安老太太微有叹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