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探病/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太太和梅英说话的时候,四姑娘宝珠正在交待房中丫头:“这几天避着方表姑娘。”见丫头们皆点头,宝珠无话让她们散去,安然绣着房中手中一幅东西,这是给老太太过年摆在房中的老梅经春。

卫氏进来,见房中无人,低声把梅英往这院子里来,和婆子们说话说出来,宝珠不动声色,轻点一下头,表示自己知道。

家里的大小事情,祖母没有不知道的。这一点宝珠早就明了,她侧耳听邵氏院中没有动静,直到下午,才带上红花来看掌珠。

安掌珠倚在房中,床前坐着好几个人,皆是邵氏的陪房。见宝珠过来,大家陪笑站起,说四姑娘坐。

独安掌珠鼓着眼睛,脸上红了一大片,涂着厚厚的药膏子,尖声道:“四妹妹,你终于来看笑话了。”

邵氏的一个陪房,已近四十岁的钱氏忙打岔:“四姑娘诚心来看您,大姑娘气糊涂了,自家姐妹也乱说乱讲的。”

“滚!”安掌珠本就有气,有人截她的话,更是气上加气,把钱氏大骂道:“你敢指责我。”钱氏噤声,垂首无语,又觉得没意思,悄悄退下。

钱氏下去后,另外几个人见掌珠还在气头上,也各指一件事情都退出去。屋子里,只有姐妹两个人。

宝珠在床前坐下来,心想大姐姐这个人,除了会说话压人以外,别的一概不会。她是那种要强到极致,到最后就只会要强,别的反而退后的人。

不过她自己觉不出来,还以为说话办事上压着别人,这就叫天下太平。

别人心里就不敢有意见吗?你当你是玉皇大帝,别人敢怒不敢言!

刚来,不好就走,宝珠又不愿意和掌珠多说话,免得几时让她噎死,她自己还以为自家谈吐见闻很高,就看房中摆设,再看掌珠的衣饰。

上一次来,是看邵氏,当时春天,房中摆着花插,上面插着鲜花。此时深秋,桂花自然是满满的,又多了一个大红色仕女图的坐屏,摆在红木桌子上。

而掌珠,斜倚床头,穿着大红色锦衣,红得压人眉目,血一般的浓艳扑面而来。宝珠暗暗好笑,老世家的规矩,闺阁姑娘不许穿的太素净,可掌珠这时时偏爱大红色的毛病,从小到大更是不改。

也太浓艳了些。

每年过年,掌珠都磨着老太太,她的衣服颜色,分外要比姐妹们更出眼才行。但颜色过于浓艳了,就和要强太过,扑面就是杀气,腾腾的反而让别人好笑。

“你看完了!”掌珠突兀的道。

宝珠陪笑:“看大姐姐房中摆的就是好,就多看几眼。”

“和你比,差远了是吗?”掌珠的眸子嗖嗖有着寒气,好似就要到来的小北风。宝珠镇定自若,并不放在心上,还是笑容可掬:“我怎么敢这样想?”

掌珠鼻子眼睛上全是生气样子:“你以为我不知道,别人都夸你安静安宁,像小姐姑娘。可我和你不一样,我居长,方明珠还敢地我挑衅,我要不拿下她,从此不能翻身!”

“话从口出,大姐姐还是少说几句吧。”宝珠心想,你说出话来,句句像诅咒自己。又是挑衅,又是不能翻身,让一个不明白的人听到,还以为方明珠有多厉害。

其实一个蠢笨,一个暴躁,不过如此。

她静谧的神色,让安掌珠起了疑心,挣扎着直起身子,身上大红锦袄和黄金项圈都晃得人眼睛疼,她的嗓音更尖利起来:“你在说我不对!”

宝珠闭嘴,想一想,又紧紧闭上,好似遇敌的河蚌。

“哼!别以为老太太是你可以学的。老太太那个人,我比你清楚。多说几句,又嫌别人烦。不去陪她,又说心里没有她……”安掌珠尖着嗓子,气着话往外蹦。

方明珠说她背后咒老太太死,不是空穴来风。

安掌珠这类人,说话口没遮拦,以要强为人生主要目标,说话不强上三分,就像菜里没盐,浑身上下不是滋味。

而且是不挣钱的那种要强!

她在这里胡说八道,肆无忌惮,她不怕人知道,宝珠还怕让人听到。就笑着起身:“大姐姐没事,我就放心,你休息着,我明天再来看你!”

对于这种吃祖母饭,还要说她不好的人,宝珠不能接受。宝珠对安老太太一些做法也有意见,不过端着谁的碗,心中还算清楚。

她往外走,款款身段好似弱柳,看得以容貌自傲的安掌珠一肚子火,恨声道:“四妹,劝你识时务,侯府不是你能去的!”

宝珠停下脚步,却没有回身。手中帕子揉了揉,又装作没听到,继续往房外去。红花在外面站着,见她出来,赶快接住,主仆一直到出了院门,红花才怯生生地问:“大姑娘又出言无状了?”

“没有。”宝珠若有所思,在想掌珠说的那句话。看样子京里的侯府,把安家上上下下的心都牵动,可宝珠却不稀罕。

安老太太这祖母年迈,一不小心让方姨太太说服,全家就会去京里丢人。而光方明珠和安掌珠这一对表姐妹就能上天入地,宝珠可不想跟去,让南安侯府的人把自己也笑话进去。

得想个法子才行。

宝珠回房,沉思到晚饭前。见一个人掀帘进来,笑吟吟道:“四姑娘,老太太说阖家做衣服,我送花样子来给四姑娘看。”

来的这个人,是管针线上的管事人。

她手里捧着的,是各色绸缎的料子布头,有万字不到头的,有梅花五福的,有流云细锦的……宝珠随便挑了两样,管事的人出去,卫氏走过来,抿嘴而笑:“这一年啊,又可以过去了。”宝珠也笑起来。

中秋才过,没到过年又不是过节,老太太给全家做衣服,只能为一件事情。

南安侯府的年礼就要过来,老太太不肯在娘家面前丢脸,就会给全家人打首饰做衣服,打扮得光鲜亮丽,好去见外客。

年礼十月里才到,衣服自然提前做。过上一个多月,衣服也做好,客人也来了,全城盯着安家的人,心也可以放下来。

南安侯府的到来,宝珠也将有一件事可以定下来。

老太太如果决定进京的话,由会客时她们的谈话,却是可以听出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