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出城/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过几天,安老太太才管掌珠和方明珠的事,当着人把掌珠狠狠训斥一顿,说她怠慢客人。方明珠得意之余,和安掌珠不得不表面上的客气。

九月里,安家过得忙忙碌碌,在老太太的指挥下,洗了假山,淘了水池,重新种下花木,只除了香兰苑。

这全是旧年也会做的事,没有人奇怪。奇怪的是,老太太今年一反常态,去两个儿媳和宝珠房里都坐了坐,为她们开库房,取摆设,忙个不停。

再加上方姨妈的炫耀,就是宝珠也快相信祖母要带着全家人去京里过年。

南安侯府来人的那一天,前一夜,安家的人几乎没有睡。到第二天,从早上就人来人往,全城的人都往安家来,逼迫得老太太必须早起,三位姑娘们也不能幸免,帮着接待客人。这是她们少有的,和全城的姑娘们接触的时候,大姑娘掌珠骄傲矜持,方明珠就上蹿下跳,三姑娘表示冷淡,宝珠夹在中间。

“来了,快回老太太,南安侯府的人出了前面那座城,到了一百里外。”当一个人飞快跑进来回话,所有人哄地笑了,这笑浪让秋天可以变成春天。

这些人,是全城有头有脸的女眷,差点儿的,也不敢到安家来。她们皆笑着:“请出老太太来,我们一起出城迎接。”

当下车轿启动,安老太太钟氏照例是戴上一朵大红花,衬得老脸上多出三分风采。在众人簇拥下出门,先看着孙女儿上了车,才款款地上了自己的那顶宽大的轿子。

这顶轿子,可是比本城最大官员,县令大人的轿子还要宽。

不过无人敢有意见。

私语声就此而起。

“你看人家养孙女儿,就是比别人家里尊贵。”

“她有钱,你有吗?你我这样养孙女儿,还不养出几头白眼狼出来。”

“在这老太太手里,孙女儿是以后送终的人,她不奇货可居,难道和你跟我一样,当成赔钱货?”

宝珠和方明珠坐在一辆车里,听到外面的谈论,嘴角上挂着的,唯有无奈和无奈。

她并怪说话的人,闻祸而喜也好,闻祸而悲也好,皆是人之常情。想让糊涂人说明白话,不如拿脑袋去撞墙。她在无奈中,只是再一次想到自己不去侯府。

坚决不去侯府。

当朝官制,公侯伯子男。侯爵在国公之下,算是让人眼红的一个爵位。就是求官职,也比一般人来得容易。

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别人对侯府的嫉妒之中,宝珠不想把一生的日子,再过在别人的眼光中。

身旁方明珠嘴角上扬,一脸的得意。宝珠心想,让她去吧,她可以在尔虞我诈的日子里过得风生水起,可以随时出枪出棍的,宝珠倒不是过不了,而是嫌这日子太累,她不稀罕。

“四妹妹,你说余公子会不会来?”方明珠兴致勃勃。自从老太太在打架的事情上偏向她,方明珠说话走路都兴冲冲。

宝珠头顿时疼了,支支吾吾道:“也许来吧。”

“依我看呀,他一定要来。到底咱们是侯府,他父亲不过是本城的小小县令,他敢不来?”方明珠眼珠子,在车两边瞟来瞟去。

宝珠装着拭唇,用帕子挡住脸,不忍心再看方明珠的表情。什么叫咱们是侯府?第一安府不是侯府,第二就是侯府,也与你方姑娘无关。

再来,方明珠现在就往车外看,看得跟她同车坐的宝珠都难为情起来。隔着帘子见到车还在城里行走,杂人也多。方明珠不怕让外人见到,宝珠还是害怕的。

宝珠就往后坐坐,不动声色的离车帘远些。方明珠没有发现,她正往车帘外偷看动静,一面看一面很是解气:“看那一家,卖头油的,上回少了我斤两,我让她们认识认识我是谁,让她以后还敢克扣我?”

说着,就打起帘子,把个脸笑吟吟的对着铺子里人一晃。“啪!”车旁跟的家人过来一个,夺手把帘子放下,同时低声喝道:“表姑娘放稳重!”

方明珠面上一沉,老大不乐意。嘀咕道:“什么东西!等晚上我告诉老太太,打你的板子!”宝珠在她后面,要笑又不敢笑,不笑又忍得难过,就把嘴角上噙上一丝笑,这样笑着到了城外。

长亭上,早有安家的人来遮上布幔。邵氏和张氏都不敢放松,带着几个丫头婆子遮住女儿上到亭上。

宝珠这里,是后面车上坐的卫氏急急忙忙过来,带着小丫头红花,大丫头等几人,才把宝珠安然送到亭上。

方明珠,自然是高高昂着脸,把她的容貌如招牌一样展示着往亭上走,直到方姨妈过来,低声厉喝:“低下你的头,你当这是家里吗!”

才喝得方明珠骨嘟着嘴,把她引以为傲的脸垂下来。

就垂下来,也不是姑娘小姐样子,反而左顾右看,寻找一下她说的那余公子,这样一路才到亭上。

一个宝蓝色锦衣的少年,正在亭上对着姑娘们行礼。方明珠由不得眼睛一亮,余公子!

余公子是本城县令的公子,是本城少年中的翘楚。方明珠初到安家的时候,曾心心念念的喜欢过他,后来生生让方姨妈打散。

眼空心大的方姨妈告诫女儿:“去侯府做妾,也不要在县令家当小。”方明珠还嘴:“我不当小!”让方姨妈狠瞪几眼,掰着手指说了好半年,才把余公子丢下来。

要说余公子,在这里倒是个有分量的人。他是余大人的长子,幼学聪明,高于身边的人,有个才学横溢的名声。

而容貌,也是清秀面容,容长脸儿上一双乌黑的眼珠子,又机灵又神气。此时,他眸中的神气,全在宝珠身上。

“见过四妹妹,四妹妹近来可好?”余公子伯南,笑吟吟对宝珠深深弯下腰身。宝珠正色并不回答,这家伙仗着小时候在安家玩过,一年一年长大,还只是以四妹妹来称呼。别的人都不知道,只有宝珠心中清楚,余伯南是打她主意的人。

奶妈卫氏挡在前面,笑着回了话:“余公子少礼,四姑娘好呢,不劳余公子牵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