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佳人有恨/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余伯南的出现,是方明珠又一次和表姐掌珠别苗头的时候。余伯南挡着的是车帘子位置,方明珠则把车头也站住,等着余伯南好好地献殷勤。宝珠要想上车,那是难上加难。

她就气得脸涨红,把头低下来。小丫头红花矮了她一个头,宝珠的脑袋都快垂到红花肩膀上。而身边那两人,一个厚颜的,是余伯南,亲手从车旁抽出红木小板凳,弯腰放到车下,摆上后,又自己端详,觉得不周正,再次俯身摆得正正端端的,因心中所爱的是宝珠,又饱读诗书,明白声东击西,更须掩人耳目,就对方明珠轻施一礼,神情是说不出的潇洒,这样才方便等下对宝珠也如此一礼,不会让人察觉有异。

“方姑娘请上车。”

当着人,方明珠得意非凡。她先伸出手,余伯南心中大喜,忙伸手接住。心中盘算着既接一个,等下再接宝珠的也叫顺理成章,就是宝珠不给,自己先接过一个,也就不算面上难看。

他的心里想的,全是宝珠宝珠,没防备心中一凉,就滑腻香软起来。

方明珠递过来的不是袖子,而是袖中的手。

她不要脸,余伯南却没料到。吃一惊后,这手已经把重心交付过来,方明珠整个人的重量全压在他的手上,看上去身子歪斜着,往余伯南那边倾到。

另一车上,见到余伯南对方明珠行礼的掌珠,又看到这一幕,已气得眼睛睁着,嘴唇嚅动着很想骂人。

好在安老太太家教算严的,掌珠可以在自己房中肆意骂人,在外面当人却是不敢。她就怔住,眸子里嗖嗖冒寒光。

忽然想到袖中有余伯南送的那块帕子,掌珠才夸过好,要放到自己香闺中,还摆在枕边日夜观看的。

她就取出来,空手恨命一扯。“哧,”帕子碎成两截。

随车坐的是邵氏,邵氏素知女儿和表妹不和,就没有劝。而且邵氏也认为方明珠此时的举动不妥当,皱起眉头。

而余伯南,在惊慌后,甩又不能甩。甩开,方明珠铁定摔跤。他急中生智,把方明珠往车里一推。

“扑通!”

这一声小小的,再就“哎哟!”方明珠坐是坐到车里了,但摔疼了屁股。方姑娘坐到车里,在场的人松气的不止一个。方姑娘要再不坐到车里,眼看就靠在余公子脸上。

余伯南借这个机会,就势把手往宝珠面前一递,装着慌慌张张才有这样举动,陪笑弯身:“四妹妹请!”

他的半个身子,又横在了车前。眼看宝珠不从他身侧过就不能上车,宝珠恨的把小丫头红花一推,红花也哎哟一声,径直对着余伯南撞去。余伯南只能让开,宝珠轻唤:“奶妈,扶我上车。”再就狠瞪退开的余伯南一眼,那意思,不许你再过来!

宝珠要是骂得出来,会骂好狗不挡道。

这一眼,眸如秋水之灵,眉如远山之秀,余伯南顿时痴住,心底腾起一句话,佳人之恨,夫何所求?

他失魂落魄地咀嚼这句话,直到车声辘辘,人已去远,自家书僮叫他:“公子,我们不去安家么?”

“啊,去。”余伯南从茫然中醒来,狂喜大作。她恨我?她恨我!能让她恨,纵死也甘心。叫书僮牵过马,余伯南兴冲冲上马,跟到安家车队后面。

他舍不得不来。

自从彼此大了以后,余伯南见宝珠的面,一年少似一年,又一年比一年更想她。就说今年,端午去安家送香囊粽子,余伯南就没见到。余府和安家不是亲戚,余大人却是南安侯提拔上来的,和安家年节下走动。

中秋,余伯南见到宝珠一个背影,再就今天才见到。能得这一恨,余伯南不亚于中了头彩。他再不赶去多见几面,就只能等到过年,或者安老太太中间有兴,带着家人出来拜佛。

安家没有男人,并不妨碍庭院深深,为余公子求情之路加上层层困扰,让他念书之余,扼腕深恨的是粉墙不好跳。

粉墙纵跳上去,又不好下。

下面有好几条大狗,安府管家养的,忠心护院全城之冠。

余公子就只能走正常途径,好在大门还是为他敞开的。只除了二门不开。

他很快追到母亲乔氏的车旁,并护送她和安老太太进家,回到客厅上,南安侯府的管家带着家人上来行礼,又把几样子稀罕的东西取出来,一件一件呈给老姑奶奶看,同时也闪瞎全城人的眼。

热闹劲中,方姨妈兴兴头头的走上来。这种热闹时候,没有方姨妈的存在可怎么办才好。她又会说奉承话,又会说笑话。

“娘家人来了,老太太今天喜欢。几时归一次宁,带上孙女儿们热热闹闹的,才更叫喜欢呢。”方姨妈不表表功,把她这个说话老太太归宁的功臣显摆出来,岂不是傻了。

前一个月里,方姨妈早在全城散布谣言,安老太太有进京的打算,她也以为自己是个大功臣。

别的人听到早就不稀奇,只有宝珠和卫氏两双眸光“唰!”先放在安老太太面上。

见她正开开心心的握着一件桃花色彩瓶,好似没听到。

“唰!”主仆两双眸光,又扫到管家身上。

管家曲身,正为老太太送上另一件白玉双耳瓶,脸上笑容僵了一下,但随即恢复自如,带笑道:“老姑奶奶您看,这是我们侯夫人精心挑选的,”

安老太太“唔唔”连声,接过白玉瓶看了又看,面上如绽菊花:“我记得当年母亲房中,就有这样一个双耳瓶。”

“是是,”管家陪笑,又从仆从手中接过另一样东西,是个漆器摆件。此时,方姨妈又上来,兴致高涨:“这东西好啊,侯夫人也舍得送给老太太,要是老太太进了京,侯夫人指不定多开心,也免得一年一年的这样送来送去的,管家们也辛苦。”

安老太太慢条斯理,不为所动的继续把玩漆器。管家也还能自持,再一次当没听到。而随同来的家人们,都露出奇怪的神色。

恰好,落在县令夫人乔氏和几个有心人的眼中。

乔氏也糊涂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安老太太到底是进京呢,还是不进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