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传话/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花见宝珠这样说,又知道她是个从来不喜欢看笑话的人,就道:“可是的,方表姑娘疯疯癫癫的又不是一天,看多了学会她的疯劲儿可怎么好?”

宝珠扑哧一笑:“倒不是为这个,我就是嫌她一年疯几回,每回都去看,知道的说我们是劝架去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鬼赶脚似的,让她支指着走。”

红花恍然大悟:“是了,果然姑娘是聪明的,就是这样,咱们要去了,可不是让方表姑娘使唤了。”

“正是这样!”宝珠见红花小脑袋点个不停,也跟着笑个不停。红花就打消现在去看热闹的心,往小几上摸摸茶碗:“茶凉了,我给姑娘换热的。”

往隔间里换过热茶,红花到底心痒痒的。她们在家里总不出去也闷,有个热闹看好似看大戏。这样忍到晚上,侍候宝珠晚饭后,卫氏让红花去催水,红花跑得飞快,先到隔壁二奶奶院门前伸一伸头,就有小丫头紫花出来悄声笑:“我就想着你怎么还不来?”

紫花和红花一样的淘气,两个人走到门外的大槐树后面,紫花悄声笑道:“你来晚了,白天的热闹没看成,刚才的热闹你也没看成。”

“又怎么了?”红花津津有味地问。

“方表姑娘要回家去,大姑娘不留她,二奶奶要留,方表姑娘把前五百年的事都翻出来,白便宜别人又听一回。”紫花捂着嘴,笑出双颊上小酒窝。

红花有些失望:“就这些?一年一年的没有新意?”

“有,”紫花往左右看看,低声道:“告诉四姑娘,从现在起到过年,都小心吧。”红花打哈欠:“就这样,我的点心白给你吃了许多,”手扳着紫花小嘴儿笑:“给我吐出来,”

“又不是进了狗肚里,还能吐出来,”紫花说过,哑然而笑:“这不是成了骂我自己。”见红花抱着肚子笑得缩着头,紫花才又道:“晚饭前我才对三姑娘房里的丫头说话,你来晚了,最后一个告诉你。前几天我睡得早,姨太太也不要我作什么,我就想指不定她们又说什么,我就撑着不睡,夜里又静,听到她们房里收拾东西,说什么行装和去京里的话,”

这话把红花精神打起来,眼睛在暗处溜圆得如只猫:“老太太不是不去京里?”

“谁说的,这个不一定。”紫花噘起嘴,素来和红花好,却又爱和她争,道:“打五百钱的赌,要是老太太去京里,就算我赢。”

“要是老太太不去,你就给我五百文。”红花与紫花轻轻击了三掌,双手合十对着月亮喟叹道:“愿老太太不去吧,我不是想你的五百文钱,是我们姑娘说的,好好的去给人相看,什么脸面都没有了。”

紫花也道:“是啊,可是我们院里这两位,一个大姑娘,就爱逞强,逞不过别人回来就骂人。一个方表姑娘,又不是正经主子,最爱生事,正经的好茶好饭招待,安生些不更好?”红花和她对着嘟嘟嘴,从眼中看到对方的理解,都露出调皮的笑容。

“我要走了,奶妈让我催水呢。”

紫花一把抓住她,急急道:“最后一句,方姨太太和表姑娘收拾东西准备去京里,怕有人挡路,要对三姑娘和四姑娘下手呢,”

见红花直了眼睛,似有不信。紫花对着月亮赌了个咒:“我耳朵好,不会听错。”话音才落,院中有人叫道:“紫花,死丫头,去了哪里?”紫花一溜烟儿的跑进去,满面带笑:“来了来了,外面有个雀子,不知哪家跑丢的,”

红花扁扁嘴:“你才是雀子呢,这么冷的天,谁家会丢雀子,”听院中骂出来:“这天忒冷,哪家的雀子不长眼飞了来,一定是你撒谎,”

红花气得走开,见脚下月光白得似下霜,一边踩一边低声骂:“你才不长眼。”到底年纪小,为不相干的事生气,从厨房上催过水回来,就不再生气,看月亮又像一堆银子,回来卫氏问她去了这么久,红花就道:“看雀子呢,”

卫氏也笑骂:“外面刮北风,哪里来的雀子?”

“别人家里跑出来的吧,”红花回过卫氏,一径走到宝珠房中,见绡红纱罩着的烛下,宝珠正在挑拣衣服,堆满半个榻,粉紫明黄各样都有。

红花鬼头鬼脑的凑过来:“姑娘,您也是为进京准备衣服吗?”宝珠在她头上敲了一下,把手中的一件粉色绣桃花的衣服给她看:“这是我以前的,找出来给你们。”

红花嘿嘿笑上两声。

“谁为进京准备衣服?”宝珠心知肚明,却还是问出来。红花和紫花等人,全是一起买进来的,后来分到各个院中,也比别人要好。私下传话虽然不对,不过有老太太这尊门神在,内外传话的事不会有。而私下里传话,却是各院里的人需要听的。

红花出去半天,宝珠自然知道她又打溜,不过说也说过,她不听,却也没法。

见她小脸儿红扑扑的鼓起来,往前又过来一步,嗓音低得如窗外细细北风,晚来风停,余风不经意间都听不到。

“姑娘让我告诉你,是方姨太太和表姑娘要随老太太进京,怕老太太不肯带上她们,要治你和三姑娘呢。”红花一古脑儿倒了一个干净。

宝珠没有问从哪里来的,反而淡淡地道:“怎么不治大姑娘?”

“那是她的亲表姐呀,自然不治的。”

宝珠放下手中衣衫,红菱角似的唇边浮起一个若有若无的笑容。这么简单的道理,小丫头红花都知道,可自己的大姐姐却不知道。还有她的好表妹方表姑娘,也是一样的不放心里。

“我知道了,”宝珠没有半点儿惊讶。

红花倒献出很多的主意:“以后呀,不许方姨太太和方表姑娘到我们这儿来;再不然,见到她们就走开;再不然……”

“我是这家的人,她们是这家的客,我躲她们?笑话又出来了。”宝珠忍住笑。红花一脸的关心,但是傻乎乎:“那依着姑娘,您可有什么好主意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