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相比/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花,你话忒多,水来了,快拿铜盆来,让姑娘洗过早睡。这天就要入九,晚上冷得人骨头缝里寒,倒不可学秋天时候,针线活不用做太晚也罢。”卫氏在茜红色绣金丝帘子外面见到红花问个不停,虽不知道她又说什么,不过以她的年纪,总是淘气的话罢了。

晕红烛光下,红花对宝珠吐吐舌头,回应道:“来了。”因房中四姑娘总是宽松的,卫氏奶妈也并不爱打骂人,红花先不走,欠起身子,斜着眼睛挑中榻上一件玉色绣荷花的锦祅,是宝珠前几年常穿,因保管得多,似八成新模样。

“这件给我,我就知足了。”红花笑眯眯,小声讨要。

宝珠嫣然:“好,这件给你,”拿起这件,并另一件雪青色的厚比甲,又是一条水绿色厚裙子,一并交给红花:“收着吧。”

红花喜欢的脸儿通红,接住衣服在榻前蹲身,恭恭敬敬道谢道:“姑娘最疼我们,我没有别的孝敬,等姑娘睡了,我去菩萨面前多上三炷香,保佑姑娘寻个好姑爷……”

“你又胡说了,”房里没有别人,宝珠不用扮害羞,拿手指刮自己面颊羞她:“是你自己想女婿了吧?”

“我才没有,我呀,是要陪着姑娘一辈子的。”红花自知话说得不对,红着脸笑着辩解过,再有些得色:“老太太也说过的呢。”

宝珠轻笑:“是了,是了,”指着榻上另外几件衣服,告诉红花:“那是你的,这些是这房里别人的,你送过去,让她们不必大晚上的就来道谢,可是奶妈说的,天冷呢,我坐着腿就冷浸浸的有些寒,我今儿要早睡的。”

她一边说着早睡,一边却细听房外的动静,但除了北风呼呼,一阵紧似一阵,再就叶子落地声,再没有别的声音。

“我知道呢。”红花抱起自己和别人的衣服,往外走又自说自话:“汤婆子我早放到床上去了,要是姑娘冷,这房里再加盆炭火也使得,”

就这么说着出去。

主仆对话活泼有趣,又听到一些消息,虽然旧,也可以阅视听,比枯坐着好。宝珠就笑着红花背影,想到她刚才说的话:“我要跟着姑娘一辈子的,这是老太太说过的。”

红花和另外的一个丫头,是安老太太为宝珠准备的陪嫁丫头,掌珠玉珠,一概有之,这是早就明说过的。

很快,红花和卫氏送水过来,侍候宝珠梳洗过,宝珠往窗外听听,没有动静。到坐在小串枝花鸟铜镜前,外面似有语声。

宝珠感应的对卫氏道:“外面是谁?”

“四姑娘,老太太房里的梅英姑娘来了,”外面一个婆子也扬声叫出来。老太太房里的人过来,好似惊天动地,不等宝珠吩咐,帘子从外面早打得高高的,梅英穿一件银红比甲,套着件淡紫色绣寿字的锦袄,戴几件首饰,猛地一看,和宝珠等人是不能比,却把寻常人家的小姐都能比下去。

到底是老太太亲手调教的人,梅英从来含笑大方,不疾不徐的进来,手中抱着一个包袱,正责备那回话的婆子:“你小声些,四姑娘从来禀气弱,惊动她你担不起!”

婆子跟在她背后一句一弯腰地笑:“这倒是真的,老太太还说四姑娘弱,冬令要进补呢。”

这样罗嗦几句,梅英才进到房里。早就眼尖地看到宝珠在晚妆,急步走来,把手中包袱往上亮亮:“老太太让给四姑娘送来两件玩的,”

再才徐徐笑道:“天冷,早睡倒好。老太太刚才还说,她也要早睡,姑娘们比不得她老人家,更是弱的,夜间不要做活才好。”

“正要睡呢。”宝珠已经站起来,听过祖母的话,才含笑落坐,边坐下边听梅英说完,含笑道:“你坐,烦劳你跑来一趟,多谢多谢。”

“四姑娘总是这般客套,”梅英回过,把手中包袱打开,是两件小巧的玩意儿。一个是嵌玉点翠的金帐钩,玉并不大,却匀净。另一个,是桌上摆的小屏风,散发出淡淡香味。

卫氏在旁边嗅一下:“这是南海的香木?”

“就是正宗的紫檀,”梅英稳稳重重说过,才取笑她:“想是你闻多了紫檀,紫檀在你眼里不值钱,必得南海来的香木才行?”

“看梅英姑娘说的,我这是没眼力的人,”卫氏表露出讪讪,其实心中暗喜。老太太肯疼四姑娘,于归之日自然不会亏待她。

忙着去给梅英另泡香茶,梅英已起身:“不必了,还有大姑娘和三姑娘的没送,四姑娘离得近,我就先过来了。”

宝珠莞尔,这是她正要问的话。老太太单独给她一个人,她再喜欢也是心中不安的。如今人人都有,宝珠放下心,起来站了一站,权当相送,由卫氏把梅英送出来。

这边宝珠继续梳妆,房里的人因四姑娘平和稳重,都跑来看热闹,见那金帐钩小巧,都称赞道:“这金匠的手艺一流,”还有那小屏风,房中虽点了百合香,这香还是悄悄的潜在房中,让人闻过有醒神之感,红花就乐道:“姑娘就要睡,再闻了这个,要是睡不着可怎么好?”

说笑了几句,见卫氏回来,皆退下去。

睡到床上,宝珠才悠悠然的想到白天见的大汉们。他们精神饱满,声音铿锵有力,从面色上看主人必然是日子如意的。

这就是舅祖父南安侯的下属,从宝珠记事起,每年京里南安侯府送过年礼,南安侯就从任上再打发人来,给安老太太送钱送东西。

安老太太在这前后的几天里,就会格外的开心,骂人也可以暂停下来。和见到南安侯府的几大车东西的开心,是截然不同。

那是发自内心的喜悦,看人多看一眼都会感动。

宝珠微微地笑了,祖母能守住这份家业,能强迫二婶儿守寡,除了她老人家的手段以外,还有她的胞兄南安侯,对她是实实在在的照顾。

和老太太相比,三个孙女儿其实都不如她。等到宝珠等人出嫁后,可全是没有亲兄弟撑腰的人。

亲事呢,是不得不自己上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