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笨笨的方姨妈/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风刮上好几天,小雪更浓浓的下来,俨然有转大的迹象。安老太太从好心情中走出来,又恢复她挑三捡四的性子。

方姨妈从她房里奉承完出来,低头走着想心事。这人要是有了钱,就是可以刁钻的本钱。这个老婆子,上个月说起进京还笑得眉开眼笑,南安侯府来过以后,她反而不再提这事。方姨妈主动说起来,安老太太就鼻子里冷哼,让人猜不透她的心思。

“哧!”

她只顾着低头走,没想到上方树下一捧雪落下,正打在她肩膀上。方姨妈不禁着恼,把披着的一件半旧雪衣抖抖,低声骂:“不长眼到处落,都欺负我这可怜人。”

她想到自己寄人篱下,又让雪打得面颊冰凉,一时气的手脚都是僵木的。

“姨妈哪里去?”人才怔住,听到有人唤她。方姨妈抬起头,见素银般的雪地上,一个红衣少女抱着个梅瓶冉冉而出,她的手指如玉,她的笑容嫣然,都和瓶中灿然梅花相仿。

“是四姑娘啊,你采花儿呢?”方姨妈见到是宝珠,反而更呆上一下。安家三个姑娘,在方姨妈眼里个个都随老太太,可以叫做更刁钻。就数四姑娘算是最平和,但是冷淡起来有如冰碴子,让人恨不能另抱块冰才好。

想到她刚才亲亲热热的叫姨妈,方姨妈打心里犯嘀咕,今天是什么风,把这位不咸不淡姑娘的好脾气给吹出来的?

但是面上堆笑,却不敢怠慢她。

宝珠笑嘻嘻:“是啊,我想在家最舒服,多玩上一时,免得等出了门又想家,让人难受。”她一面说,又伸手向身边梅枝上掐下一朵梅花。晶莹如玉的梅花映上雪白如雪她的手指,一红一白,煞是动人。

方姨妈却心头突突地一跳,就明白过来。见宝珠说过后,浑然不在意,方姨妈走过去陪笑,试探地问:“就要过年了,四姑娘怎么知道要出门的?”

她笑道:“谁家过年还出门?”

梅花后面那张面庞笑得不言而喻,脆生生地道:“咦,不是姨妈你天天说的那件事,怎么你这么健忘?”

方姨妈噎住,眼底浮上一抹厌恶。没出阁的姑娘就这么聪明伶俐,你还以为是好事情!她淡淡道:“可老太太又没答应。”

“哦……”宝珠长长的拖着嗓音,好似一根钓线,把方姨妈的心吊得高高的。看看左右都没有人,只有雪白银妆的一片院子,方姨妈就不再藏话,道:“好姑娘,你有什么消息也对我说说,”

“消息我是没有,不过呢,我就觉得吧,在家千日好,出门事事难,我为难得不行,奶妈劝我出来玩会儿,我就出来了。”宝珠皱起鼻子轻轻地笑。

方姨妈眼睛一亮:“好姑娘,难道老太太要进京,你不愿意去?”

“祖母让去,我怎么能说不去?”宝珠含笑,雪白一张面庞让红梅映得更添三分色彩,不管怎么看也是一等一的人儿。

方姨妈沉思:“这倒也是,不过,”她笑吟吟:“四姑娘我不瞒你,你是不愿意去的,你家表姐却想跟去。你还小,今年才十四,你表姐大上你半年,这年纪大了,可不能再等了。”

宝珠眸底,也闪过一丝不易看出的不悦。

指望方姨妈说得体的话,就像盼月亮白天出来一样难。你家表姐可不能再等了……。那是大姐姐的表妹,就成了大家的表姐。还有这不能等的话,像是一到京里方明珠就会有好亲事一样。

但宝珠也压下去,装着听不见的把脸藏到梅花后面。反正方姨妈兴趣上来,她会自说自话。

“好姑娘,四姑娘,你说要是有什么原因,你去不成……。”方姨妈索性转到树后,和宝珠面对面。

宝珠吐吐舌头:“我可不爱生病。”

“那是那是,”方姨妈心头火起,这一家子都防着自己和明珠母女。你不爱生病,有人爱给你下药吗?

难道那药不用花钱去买。

见方姨妈并不尴尬,宝珠都为她想笑,下药这事嘛,肯定是不行的。

“那,就说四姑娘你不想去?”方姨妈蠢蠢的道。

“家里是祖母说了算。”

“那,就说四姑娘你相中的有人?”方姨妈说过,宝珠大怒,冷笑道:“我又不是你女儿,早就相中的有人,不过那京里的人看不看得上,还不好说。你们愿意给别人相看,我不愿意!”

抢白的方姨妈无话可说,讪讪道:“那我可没有主意了,不然四姑娘你说一个?”

宝珠笑容冷冷:“观音诞就要到了,这个,姨妈可想起来了?”方姨妈就总聪明地糊涂地方上,该想到的地方上想不到。

方姨妈张口结舌:“不会吧,四姑娘你小小年纪,怎么会有那样的念头,这当姑子的事老太太怎么会答应?”

“啐!”宝珠对着地上狠啐一口。气得脸通红对上呆呆的方姨妈,忽然把绣宝相花的袖子往下一拂:“我回房去了!”

说过,扬长而去。

回到房中,奶妈卫氏过来道:“姑娘气呼呼的,是方姨太太不答应?”宝珠这才收敛下怒容:“她凭什么不答应!我好好的送上去给她耍,她不答应不是傻了!做人,自己的不幸不是算计别人的理由,我都为侯府的小爷们难过,还没有见过一面,就让她们这样惦记,好在我不去侯府,不然这一辈子和她们母女缠不清。”

“姑娘这话说的,老太太要是相中你,那你也没有办法。”

宝珠才让方姨妈的话惹得一心头的火,听到这句更勾起她的火气,扯住卫氏的袖子撒娇:“反正呀,不管天底下什么样的侯府,我都不去。粗茶淡饭,我知足。”

她妙目流盼,面上却带着赌气。卫氏又好气又好笑,为宝珠乱说话而在她额头上轻轻一点,再念了句佛:“我的姑娘,话不能乱讲。你命中注定要嫁到侯府,谁也挡不住。”

“哼!我们家人口简单,就跑出好几个杀气腾腾的人,那京里大大小小的官员,还有舅祖父任上的官员,家里都是没有姑娘的?”宝珠调皮地道:“我呀,反正我不去!”

她站水边上看热闹,已经觉得很过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