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主意/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姑娘在吗?”房门外传来方姨妈的声音,宝珠对卫氏使个眼色。方姨妈这种人,她不跟来才会奇怪。

卫氏走出去接着方姨妈,见她面带焦急,不由得好笑。又想到这些人只为自己,并不关心宝珠死活,卫氏又怒从心中起来,遂打趣道:“姨太太是稀客,今年一年呐,可没来过几次。”

方姨妈把脸红都省略掉,皮厚地道:“你们也忙,我来打扰不好。”

“是啊,还是去老太太那里多打扰几次的好。”卫氏尖酸的再加上一句,把方姨妈带到宝珠面前来。

方姨妈从进到房里来的,就有一股气往胸口冒。

宝珠的房里,和老太太房里差不到哪里去。进门的正房,红木长条几,上面摆着座屏玉瓶,一样不少。两边四把楠木椅子,上面是精心绣成的杏黄色椅垫,看得出来是这房中主仆们的绣工,也更由繁琐的花纹看得出来她们的悠闲自在。

正中一幅大的仕女图画,应该是名家绘就。而两边,拂尘香花佳果,整洁的供奉着。

虽说宝珠手里有她父母留下来的东西也应该,可还是让很久不来的方姨妈气得不行。又见窗户半开着,一个炭火盆摆在榻前,榻上坐着的四姑娘家常抱着手炉,很是慵懒模样,方姨妈在心里暗暗道,你在家里过得这样舒服,自然不肯跟去京里。风雨颠摇不说,在路上,还免不了是老太太的使唤丫头,进到侯府,又是小地方上来的人,还会引人看你不起。

她压住心头火气,不等宝珠起身,就冲到榻前,侧过身子,把个略微发福的身子不客气倚在榻上,抬手对跟来的卫氏笑道:“你出去吧,我和四姑娘单独说话。”

宝珠亦阖首,卫氏就退到门外守着。

“四姑娘,你小小年纪,就清高得让人佩服,”方姨妈一开口,宝珠又有找唾盒的感觉。清高?还让人佩服?

宝珠轻叹:“你有话就直说吧。”

“就是你刚才说的,我没弄明白。你说观音涎要到了,与你不进京有什么关系?”方姨妈低声下气。

宝珠就不再难为她,道:“我记得前天,我们都在,姨妈对祖母说了一个故事,”方姨妈回想起来:“那故事是我外面听来的,是个真事儿,说有一个人呐,就在这城外面不远,天天吃斋念佛,他的心感动菩萨,菩萨托梦给他,问要他什么。他说,只求和去世的父母见上一面就知足,后来,果然见到了,这个又怎么了?”

她瞪着眼,一脸的懵懂。

宝珠鄙夷:“姨妈,你老总装糊涂也不太好?”

“四姑娘的意思,是让我编个故事,就说菩萨说的,姑娘你不能离开家乡,不能进京?”方姨妈的机灵劲儿,像是突然又上了来。

宝珠毫不掩饰给她一个白眼儿。

方姨妈白瞪着眼,扎着两只手,还是很糊涂。

“让我也说个故事给你听吧,”宝珠道:“有一个人,他一心向佛,他的母亲却不信佛而坠入地狱中,他为了救母亲,悟到大神通,”

“我知道,四姑娘说的这是目莲救母,”方姨妈还呆头呆脑。

一个不笨的人,甚至为了利益可以聪明的压倒一切人,忽然变成呆头鹅,宝珠除了看不上,还是只有看不上。

宝珠虽不耍别人,但也不能容忍别人一直耍自己,她装着喃喃道:“下面要说什么,我不记得了,不然请姨妈先回去,等我想好下文再对你说,”

她笑得天真无邪。

方姨妈微微一惊,问道:“那四姑娘你几天能想好?观音涎可没有几天就到了。”

“也许十天八天,也许半年一年,”宝珠笑笑。

她玩得起,方姨妈可玩不起。如她所说,方明珠再不定亲事,明年就有十六岁,一般人是出嫁的年纪。

方姨妈就笑容可掬:“我的好姑娘,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为老太太祈福,好留下来在哪座寺院中清修数日,”

“就观音院,别的我地方我可不去。”宝珠打断方姨妈的话。

“观音院?”方姨妈又装糊涂。

“观音院里,有本省一位大员的家眷在那里清修,那里最安全。”宝珠觉得和方姨妈多绕弯子,实在浪费,直接道:“那位小姐身体不好,要清修三年才能回家。那里派的有家丁,还有兵,主持师太又有来头,我就只呆在那里,混到年后你们回来了,明珠是不会回来的,就留在侯府了是不是?到时候,再接我不迟。”

方姨妈听到女儿直接留在侯府,这是她的心愿,她竟然没听出来宝珠是在骂她。除了作妾,往侯府里一抬就完事,正经出嫁没有这么快的。

但她听出来,也不放当一回事。方姨妈的粗鄙,如她的贪婪一样明显。她把这句当成吉祥话,笑得合不拢嘴:“好姑娘,敢情你早有主意,啧啧,你真是水晶玻璃心肠,我越看越爱你,不过……。”

她吞吞吐吐:“说动观音院的主持,要花钱的,”眼光在宝珠房中嗖嗖扫过几眼。

宝珠撇嘴:“那就算了吧,当我们没有说。”

“别别,这钱我自己想办法。不过姑娘你也要为我想想,我们寡妇失业的,不如你生下来就有一份家产……”

宝珠不接话,懒懒的以帕子掩口,打了一个哈欠。

这是遂客的意思,方姨妈不好再坐,抬腿下榻干笑道:“你既累了,那我就回去了。你放心,好歹我为你把事情办好,办的你满满意意的,”

不容她再说下去,卫氏把帘子打起来,扬声道:“姨太太走啊?以后常来。”方姨妈无奈,且不好再留,这才依依不舍的走出去,临走时,对着宝珠新得的小屏风狠看了几眼。

从窗户上看到方姨妈出了院门,宝珠才对卫氏笑道:“她昏了头,为自己女儿办事,还想让我出钱。”

“她得了姑娘的准话,不知道怎么开心才是呢,只怕现在,全身都是痒的。”卫氏一晒道。

“索性对她实说,免得她们母女费尽心思的算计人。”在宝珠心里,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干了一件大好事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