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管家姑娘/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姨妈走出宝珠院子,就加快脚步回邵氏院中。她走的裙角飞扬,平时就不是个稳重的人,也不至于慌张成这种模样。

碧花窗内的邵氏见到,疑心她从老太太房里来,也许听到什么消息。就出房门叫住她:“姐姐出了什么事?”

“没有!”方姨妈一口否决,否决的邵氏更起疑心,方姨妈自己也觉得失态,忙堆上笑容:“天冷,走快点儿暖和。”

邵氏自然不信,但见不等她再问第二句,方姨妈一头扎进她房中,只有房帘子还在晃动不停,把上面绣的大蝙蝠在雪地上映出一个影子。

掌珠正在房里,才端起热茶,见母亲忧心忡忡回来。掌珠撇嘴:“又在姨妈那里碰钉子了?我早说过,姨妈和您不是一条心。”

“再不一条心,也是亲姐妹。”邵氏这样说。

“亲姐妹?哼,能经得过几把金子银子。”掌珠把茶碗放下,她面前摆着一把算盘,笔和砚台,还有一个帐本子。

拿起帐本子,掌珠细细地算上面帐目。

“哎呀,让你学这些是以后管家不愁,不是让你钻到里面去!”邵氏半埋怨地道。掌珠扬起脸笑:“我要是不管,以后这家里有什么东西,全都让别人拦了去!”

手指着帐本子几笔,告诉母亲:“看看,昨天祖母买的东西,库房里明明有这些绸子,却又外面买去。我见到了,问几个钱一尺,那掌柜的面色就不好,像是我查帐似的。我就查了,又能把我怎么样?以后这家呀,全是我的才是。就分,三妹四妹分一股也就完了,可不能让祖母全败没了。”

这话让痛恨老太太的邵氏都想笑,对着女儿精明的面庞和语调,邵氏道:“你想得太多了吧?这个家本来就是你祖母的,你没听她说,你祖父去世,你大伯父亲三叔去世,没有丢下金珠宝贝,全是老太太一个人辛苦,全是她的,她要败光了你也没办法。”

“我年年算着呢,什么地方什么进项,我心里有数,由不得她全花了。”掌珠又低头在帐本子上写上一笔。

邵氏又道:“再说你刚才说过,你三妹四妹也有一分,可不是一股。”

“一股,我只给她们一股,这还是看在姐妹们的份上。三妹就会看书,最喜欢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以后是要住茅屋喝泉水掐菊花的,给她太多的钱不是打扰她兴致。四妹呢,老太太背后说她最为恬淡不过,她这么淡的,估计以后当家,煮菜也不放盐,盐商是赚不到她的钱的,我呢,也不用给她这一笔。”

“听上去,这家像是你管着?”邵氏骇笑。

掌珠大大咧咧:“等我嫁到侯府,等我在侯府当家,这家自然就是我管着!我不给,她们有什么办法!”

“你就知道是你?我们和祖母可不好,你祖母就不会相中你三妹妹四妹妹,她们和你可是一年的人,就小上几个月,你论亲事,她们也就可以论了。”邵氏担心地道。

掌珠更是不屑一顾:“母亲你天天就关心你妹妹和明珠去了,好歹你也关心关心你女儿吧。侯府里舅祖母没有亲生儿子,侯世子也是庶出的!三个表叔生七个儿子,和我们姐妹年纪相当的倒有四个,我们可就三个姐妹!祖母要是聪明的,就把我们三个人全嫁到侯府去,”

她说出这句话,邵氏惊奇一下:“我的儿,你今天倒是肯疼爱你妹妹们!”

“明珠我可不疼!”掌珠对母亲白上眼儿,以致发角珠凤摇动几下,闪出几片珠光。她继续道:“祖母想来是不肯的!三个姑娘许给一家,以后走动也只有一家。”

邵氏听入了神:“你说得对!”

“三妹四妹都比我小,不管祖母打什么主意,先给大的定亲事,这是自古的规矩,祖母这种老式的人,她最怕的就是坏规矩吧?”掌珠侃侃而谈,说来是胸有成竹。

邵氏琢磨这话,慢慢点头:“也有道理。按道理来,是你先定亲事,你三妹四妹才能定亲事。”

“就是!她把我撇到一旁,先给三妹四妹定到侯府,不怕别人指她脊梁骨说话!”掌珠得色地笑着,重新提起笔来:“所以我看不上明珠,她这几天尽转坏心眼去了!她呀,到底是外人,不清楚侯府里小爷可有好几个,抢什么!她又不是祖母亲孙女!舅祖父昏了头,才会自己亲戚不要,要她这个外人!”

“也是!”邵氏暗暗点头,又有些犹豫:“不然,我去告诉她一点儿?让她不要乱忙。”掌珠沉下脸:“不行!我就怕您这样。您要是去告诉她,以后有事我再也不会说出来!”

邵氏见女儿真的生气,也就先压下来不再说。

隔壁,方姨妈那一对母女也在谈话。

方姨妈慌慌张张进房,方明珠正坐在梳妆台前。从镜子里看到母亲脸色不佳,方明珠没心没肺的扑哧一笑:“有鬼追在后面吗?您这是怎么了。”

“呸,大吉大利,大白天的哪里有鬼!”方姨妈对天祷告几声,才心安下来,扫一眼方明珠,皱起眉头:“好好的对着镜子照个没完,你这几天怎么了?”

方明珠提起画眉笔,端详自己一侧眉山:“这不是观音诞要到了,往年呀,老太太免不了要去的,我昨天问老太太房里的梅英姐姐,她说今年也去。”扭身,把个嫣然笑容送出去:“您看我画这个眉,这么着笑可好看不好看呢?”

“好看,你要给谁看!”方姨妈轻啐一口:“你有这份心,到京里再打扮不迟!”

说到这件事,方明珠就怏怏:“表姐放出话来,说不许我跟着进京,这几天不仅是表姐,大房三房里都防贼似防着我,我想我只能在观音院里挑亲事了。”

“哼!这你不用管,我说过你会去,你就能去!”方姨妈鼻子里出气,面上却是悠然自得,寻椅子上坐下来。

她的笃定让方明珠先是不以为意,再就呼地转身:“母亲你有什么主意?”

方姨妈鼻子朝天,这一点儿上,有时候方明珠很是像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