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示好/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雪下了又化,天气清冷得如冻在水晶里。又起雪花时,梅花胭脂般大放。雪地更如琉璃般,白得让人心头爽快。

宝珠不是太怕冷的人,就带上红花,在院子里扑雪摘梅花。正玩得额头上沁出汗来,见雪地里走过一个人。

她披着青色的雪衣,显得略臃肿,离得老远见到宝珠在树上,就笑吟吟的扬起脸来看。一人高的梅树,宝珠已爬到一半,已经让她见到,慌手慌脚下来不是宝珠本性,就索性回以一笑:“施妈妈往哪里去?”

老太太的陪房施氏笑道:“来和姑娘们说话,四姑娘,你大了,还是小时候那样淘气,这树虽然不高,也仔细摔到你。勾了衣服,这倒是小事。”

宝珠就此从容下来,红花在下面接住,主仆都对施氏憨笑:“并没有摔着。”又问:“是什么话儿?”

“大后天全家去观音院,这是年年都有的事情。老太太让我来说,要有持斋的,今天就可以交待厨房上,老太太呀,是三天斋,沐浴以后再动身的。”

宝珠忙道谢,说费心。她并不吃斋,就回说不吃。施氏又笑:“老太太也说姑娘们年青,可以不用吃,不过怕有人要跟着用,才让我多说句话。”

说完就有转身的意思:“那我走了,四姑娘可小心着,别再上树才好。”

等她走远,红花又相中一枝子曲折如雕螭的的梅花,指给宝珠看:“四姑娘还要花吗?”因施氏才交待过,红花就挽起袖子,做出攀登的姿势:“我去。”

宝珠一把握住她肩头,吃吃地笑:“别再去了,你没看到,我这脸都红了,再让人看到,可就不好。”

把地上散堆的梅花捡捡,整齐的自己抱着,大枝的让红花拖在地上走。一径回院中,卫氏在走廊下面拍手笑:“姑娘捡柴火去了?”

“岂止是柴火,做菜也行。”宝珠才嫣然,身后转出一个人,她从墙根下面出来,把背着的宝珠红花,和正面的卫氏都吓了一跳。

看这个人,却是方明珠。

见到是她,主仆心中都警惕起来。还没有问候她,方明珠急急地问:“你是给老太太做梅花素斋吗?”

“梅花素斋?”宝珠抿着唇笑,打趣道:“这是哪本书看的,我却不知道。”不知道还有没有桂花素斋,桃花素斋。

想来出家人不能动桃花,桃花是不能吃的。

方明珠撇嘴,她纯属无意,是习惯如此。撇过以后,见到卫氏意味深长的笑,就知道自己不对,见宝珠浑然不放心上,一片混沌,忙把嘴角勾起,直愣愣地问:“你穿什么衣服出门?”

“我们姑娘不出门。”红花叫起来。

方明珠噎了一下,下一句才把话问出来:“去观音院你穿什么衣服?”宝珠心想这下子好了,去观音院不再是拜菩萨的,又成了斗衣服比色彩的。

就恬然而笑:“出门的衣服,自有定例,横竖不过是那几样,你家表姐也有的,你倒不去问她?”

方明珠又噎了第二下,含糊地道:“表姐的衣服肯定比你的要好,我特地来通知一声。”宝珠轻笑,有几分俏皮地道:“菩萨看心,不看衣服。”

“我就看看,又不借你的。”方明珠有几分蛮横的道。宝珠见她这样说,就笑着请她到房里去,让红花:“大后天出门的衣服,找出来给表姑娘看。”

红花就往房里去,卫氏为给宝珠倒茶,顺便给方明珠倒上,她往房外去。房中只有宝珠和方明珠时,宝珠就不避她,把大红色绣瑞草的雪衣去了,放到红木椅子上,等红花出去收拾。她衣内,是一件浅红色锦袄,碧绿色裙子,又是一个碧玉透雕仙桃佩,看得方明珠羡慕不止。又兼房中没有人,没头没脑地道:“大后天你就这一身,一定如愿。”

“如什么愿?”宝珠愣住。

方明珠神秘的笑着,悄声道:“观音院啊,你不是要去观音院?”宝珠恍然明白,扑哧一声,又忍住,忍过后唇角难免有微微的笑容,方明珠看在眼中,自以为自己这雪中送炭送对了,更说得没有顾忌,幸好还是姑娘家,知道这话丢人,说得悄声:“大后天你要我帮什么忙,只管叫我,你帮了我,我自然帮你。”

她说得大大咧咧,脸上的笑三分艳丽,七分全是张狂。

宝珠只笑着瞅她,认真来说,宝珠也承认明珠表姑娘是个美貌的人物,可是美貌加上不检点,说话不检点,行事不检点,就打上七分折扣,变成三分美貌。

见她风风火火来对自己“示好”,宝珠忽然为她忧愁,她真的进了侯府,那将是侯府的灾难。转而又一想,侯府要是眼神不清,要了方表姑娘,那将是自己寻来的灾难。

很多时候,灾难是自己寻找的,宝珠心想自己也管不了许多。她就放淡面容:“啊,有要帮忙的,我自然去找你。”

她面上的冷淡,就似雪中梅花香,寻时不见,不寻时又明明白白出来。方明珠心中不服,又想到自家表姐掌珠等人,全是一个模子出来的。

想亲事,又不敢说,自己背后里急,用上很多的功夫。而且不止表姐和对面的这位四姑娘,全城的姑娘们只怕全是这样的。

方明珠打心里鄙夷这样的人,她认为想嘛,你就说,何必把自己憋着。两个人各怀心思,忽然就淡淡的不行。

幸好红花抱着衣服出来,给方明珠看了一看,方明珠勉强说了句好,告辞出门。一路走,一路气。道边儿有梅花,她揪下一枝子来揉弄着,自言自语道:“让你装相!装来装去,黄花菜都凉了。”

宝珠在房里,此时明白过来。她一旦明白,先是恼得面上晕红,汗水一下子迸出来。幸好自己能排解,房中踱了几圈,又平息心情。

这一对母女,以为自己在观音院中寻私情?

真是,想错了的人没有办法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