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腹诽者,人腹诽之/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快,安家的车追上余县令家的车,后面又跟着本城老乡绅冯家,开香铺的孙家,以及安家的邻居钱家。道儿有野梅,开得正三分好,七分浓。下面一长串子车走过去,迤逦绵绵。

观音院在城外三十里,是方圆数州县内最闻名的尼姑庵。庵内供的是大慈大悲观世音,庵主智通为人正直,立身谨慎,不是那说一套做一套的人,是个真正有圆通的修行者,不但各家的女眷往这里来,就是一些不信佛的男人说到本城外的观音院,也欣欣然有得色,认为是本地的一个荣耀。

余县令不信佛,但不禁止夫人来拜观音院。

智通庵主今年才得四十岁,长年吃素濡佛的原因,面庞细嫩有如少女,精气神也完足。她曾是官家的小姐,家遭大难流落吃苦。后来虽平反,智通却看透世事,不愿嫁人,在观音院落发,正式成为修行的人。

她的族兄族弟一大堆,为官者不少,对观音院颇为庇护。因名声清正,本省有一个官员的小姐自幼多病,父母自愿送到院中修养,等待嫁时再接回。跟小姐来的,家人仆妇数十。她的父亲是武将,又找了一个理由,借故在附近派驻兵马,这附近的安全,就成了全省第一。

见观音院大门将至,陪老太太坐车的方姨妈心想,四姑娘看似面上混沌,其实却是慧智在内,她选中观音院,是最聪明的。

观音院门上,接近人山人海。庵主智通带着一干尼姑正在相候,见众多车轿过来,智通法师含笑步下青石台阶,台阶上雪扫得点滴全无。

“乔夫人好?老太太脸面儿看着,比上一回见更好些……”智通法师先问侯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本地的父母官余县令夫人乔氏。出家人虽在方外,也须圆通之志。本城父母若是怠慢,那也犯呆。

另一个,就是安老太太钟氏。智通法师的族人在京中的多,与南安侯府常有来往,算是世家熟人。

乔夫人打开轿帘,安老太太也在车中含笑欠身,方姨妈自是不敢还坐着,忙陪笑:“大师你好。”智通法师笑容平和,带着人一家一家的问候过去,殷勤十足。这也是各家女眷们,都喜欢她的一个原因。

再者,人家真的是有悟道之境,不是一般的喧嚣之人。

雪地里,各家女眷们下车下轿,丫头家人围得密不透风,生怕让人看到。头一个,安家的掌珠是扬眉吐气,从来不会低下脸儿的人。

她高昂着头,笑容是十二分的张扬,隔空对几家认识的略一点头,就算打过招呼,再就指使家人:“看着些!送祖母进去,再把妹妹们好生护送。我这里可以怠慢,不可以怠慢祖母和妹妹们。”

和她们家是邻居的钱家,两三个淘气的姑娘们还没下车,隔着车帘子悄笑:“安家的掌珠一年一年大了,怎么还是小时候飞扬跋扈的模样!”

余县令夫人加意地打量一下儿子的眼光,见余伯南眼睛在掌珠面上一转,又移开来。余县令夫人的疑惑,还是没有找到答案。

她的宝贝儿子,本城学里称为第一的少年才子,相中的到底是安家的第几?

要是大姑娘掌珠……

好是好了,可她那气势,还没出门就压倒众人一头,你总不是公侯伯爵府里出来的,论起安家的背景,不过就是一般的官员。

掌珠见余夫人眼光探寻,会错意地颔首,笑吟吟:“夫人请先行,我已交待家人们,必不会冲撞夫人的。”

余夫人精明的眸子一闪,把不悦压在心底,没有回话,就点点头,带着家人进去。进大门后,一边和陪同的姑子寒暄,一边把心底的不悦翻上来。

这位安大姑娘说话行事!

从来喜欢压着人!

年青的姑娘,这算是什么好习性!

咀嚼她的话意,可以气死人。好歹,余家是管这里的官员,什么叫她交待过家人,就不会冲撞!

难道你不交待,你们家的人全是野的,喜欢冲撞人!

余夫人皱眉,这样的儿媳妇自己可要不起。

她在庵内腹诽,掌珠在外面腹诽。余夫人是出了名的精明,她生一个肯读书的好儿子,鼻子从此出气都往天上。从余伯南三岁,余夫人就年年见媒婆,把本城的姑娘们一家一家念叨来,再念叨去。张家的脸儿不白,王家的脚儿不秀。让掌珠大为瞧小上。

你不想为儿子挑本城的人,就不要出来这些话!

想为儿子在本城挑人,更不能出来这些话!

掌珠更把脸扬得高高的,反正掌珠姑娘呀,可看不上你那才子儿子,也看不上你们余家,要不是舅祖父南安侯,余县令这等平庸之才,怎么能稳稳在本城这虽小,却富庶之乡,一呆就是好些年。

腹诽人者,自有人腹诽者。此时掌珠和余县令夫人,正符合这两句话。

余夫人进去,余伯南还没有进去。余县令没有来,余伯南为母亲操持一切。先看着家人们把东西卸下,见母亲走远,争取到的这点时间,正好往安家来献殷勤,找机会见上宝珠一面。

可怜余公子一年到头,见宝珠的机会,不过就是年节,再就是观音院。就这还有见不到的时候,一年见宝珠的次数就一个巴掌数得过来。

每一次,对他都是一次相思缠绵。

为掩饰,余伯南还是先从掌珠开始。“大妹妹近来可好。”掌珠笑容不改,眸子里却有一丝不屑,你母亲傲气冲天,把全城的姑娘都挑得体无完肤,不就是有你这么个东西!

“好,你也好。”掌珠有时候,还不愿意和余伯南多说,见到他心情不佳时,就回过话,头扭一边。

余伯南正中下怀,转而去寻三姑娘。三姑娘玉珠才下车,见他过来很是开心。爱书的玉珠,对才子余伯南从来有好感。笑道:“前几天好大雪,可曾作诗。我见梅香可嚼,胡乱作了几首,既见你,给我指正指正。”

说着,就背起诗来。

在这个功夫,宝珠从容下车。本来就隔着一辆车的距离,更好似没见到余伯南,扶着红花,卫氏带着另一个丫头,另一个婆子,前后把宝珠围住,往庵内走去。

余伯南眼睁睁的看着,却没有一点办法。他不能明显的把玉珠丢下,去追那走开的宝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