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比较/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是惊鸿一瞥的侧面,宝珠的美还是惊人!

她总是恬静的微笑,嘴角上微弯一勾。在侧面看上去,小巧鼻子如山峦般自然起伏,人中微陷的地方,总能引人无限瑕思。

余伯南不止一次想过,如果能亲近那雪白的人中,必然是件极快活的事情。

然而,不管他怎么样的思念于她,她见到他,却从来持重于礼,匆匆而过。那丫头婆子围随下纷飞的裙角,有青色有红色有碧色,但余伯南总是能从数个裙角中找出是宝珠的。

他恨那裙角翻飞,走得不带一丝留恋;又留恋她的裙角翻飞,这才是宝珠,她大了,知道避嫌,也愈发的知道礼数。

可是,为什么不看上一眼呢?

身后的人几乎恨上来,宝珠姑娘还是头也不回的进去。直到山门在脚下,才不易察觉的轻吁一口气。

进来了,而且没有在大门上被余伯南纠缠。

一个人对上自己的炽热眼光,只有当事人最清楚。宝珠每见一次余伯南,就更加的对他疑惑起来。

熟读圣贤书的人,难道不知道父母之命,礼数才合?

他既喜爱自己,理当的是求聘上门,而不是屡屡寻找机会私下里展示他的那双眼睛,那眼睛里,有太多的情意,让宝珠总不安心,反而担心。

好在她是个豁达的人,担心过后,就再安自己的心。幸好,本城内的公子,不止这一人。

喏,前面就出现一个。

两个小尼姑带路,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智通是个有心人,老太太、太太奶奶们,是她和上年纪的人陪着,姑娘们,就是少年的尼姑陪着。

小尼姑慧引正在笑:“我们庵里的梅花,别处可没得比,”手指前面,就呀地一声轻笑起来。那里,有一株老梅喷放清香。下面,站着一个少年,暗紫色老府绸的锦衣,下面是黑色府绸长裤,一双厚底靴子上沾的不是泥,就是雪水。

他本来脸就不白净,又是一身全暗的衣裳,硬是把个少年人弄成中年大叔模样。

他本是往院外去,见到宝珠等主仆过来,含笑停下脚步,往路边避开。且在宝珠就要到时,早早的垂下腰身,拘谨地道:“安四妹妹好。”

这是老乡绅冯家的孙子,排行也在四,叫冯尧伦,和余伯南同样在学里。冯家是本城世居的大家,不时有人中个举,考个小官员,家教是严的,也是单板的。

冯尧伦,也是和宝珠姐妹小时候玩过的,因他为人谨慎,宝珠并不烦他。当下主仆停下脚步,卫氏带笑挡在宝珠前面,姑娘大了,可不能乱给人看。她笑嘻嘻:“是冯四小爷,小爷你也好啊。”

冯尧伦垂下身子,眼角却寻找宝珠身影,见到那身影微微欠身,心中喜悦,忙不敢再偷看,低声笑道:“风大,四妹妹请快静室中暖和,请先过。”

“那可多谢了。”从头到尾,全是卫氏在说话。饶是红花在家饶舌的很,出门也不敢乱拿眼珠子瞟人。

她们就此过去,冯尧伦眼皮子下面再也没有裙角,才缓缓抬面,若有所思地一笑,接下来才神魂归位,想到母亲打发自己往外面说话,这才继续出去。

不到一会儿功夫,宝珠已见过两个人。对她来说,余伯南总有倜傥色,而冯尧伦却俨然老学究。

倜傥二字,唯有名士才能配得住。余伯南是本城里的才子,却不是一介名士。

冯四小爷,又欠稳重呆板了些。

智能的安排,观音诞这天人来人往,观音院名声出去,外省的人也会起来。静室不足,又不能亏待客人。

索性,起坐之间全都取消。安老太太等本城一流的妇人们,在一个大房间内起居安坐。姑娘们随着长辈,全在这里。

宝珠手捧上茶,心里还在盘算余氏和冯氏两个人。就见外面环佩叮咚,人还没有到,首饰声先夺进房中。

宝珠方一笑,就见掌珠姑娘舒展大方的进了来,也不扶丫头,就显得身姿挺拔过于别的姑娘。进来,安老太太面前拜了一拜,再对着别家太太奶奶们拜上几拜,众人皆说起来,掌珠也不客气地站起,扬声而笑:“外面人多得如下雨珠子似的,依我看,祖母竟不必急着出去,仔细人冲撞,才是第一要紧的。横竖要住几日,何不先静室里歇息了,赶下午有人回家去,从从容容的看不是更好?”

当着人,安老太太不是笑容满面,却也不冷淡刻薄,只点下头:“就这么办,不过,我难得见邻居们,且坐这里说说话。”

掌珠更是笑:“我也这样想,祖母带的好茶食,让人送进来,大家吃岂不是更好?”她言语爽快,且不缩手缩脚,气势上,又总压过四方。让别人家的女眷们总是吃惊和诧异的。

钱家有两个新来作客的表姑娘窃窃私语:“这是安家的掌家小奶奶?”

“啐,别让她听到,岂不着恼!她是安家的大姑娘安掌珠。”

“呀!真吓人。她是姑娘,怎么这种昂扬的气势。我来这几天,听你们说过安家在本城也算是个人家,没有管家媳妇吗?让姑娘当家?还显摆在人前。”问话的人更加的疑惑:“她们家是做生意的?”

问话的人悄悄地笑:“休胡说,仔细安老太太听到要骂的。让我对你说,这一个还算好的,另一个还要吓人。”

正说着,外面有人高声地笑:“我快去见祖母,告诉她殿上烧香呢。”众人闻声往外面看,见一道大红身影“出溜”进了房门,闪得太快,如泥鳅似的,把个倒茶才出门的小尼姑险些撞到。

方明珠笑吟吟奔进来,见表姐站在当地上笑。滞上一下,就再当看不到她似的,双手提着裙子径直奔向安老太太,还没有奔到,先笑得响亮:“祖母快去,前面开大殿烧香呢,好些人,可是好玩得很。”

没有见过她的人目瞪口呆,据她身上的衣饰先猜测她是谁?

她喊的是祖母,可安老太太这等出身稳重的人,怎么会有这么疯疯泼泼的孙女儿?有些人,已不由暗暗打量方明珠和安掌珠,想前面有一个当家姑娘,后面再来一个疯姑娘,也许对头吧?

安掌珠已气得嘴角抽动,差一点儿骂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