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回避/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中坐的人,除了安家以外,还有余县令夫人,同来的乡绅冯家,开香铺的孙家,邻居钱家都在座。

另外,还有本地中等以上的富户三、五家,一些前来奉承余县令家,安家,冯家的人等。这间房子本不小,是尼姑们做晚课用的房间之一,此时坐得满满当当。而这满满当当人的眼光,全看向方明珠。

收到这许多眼光,方明珠以为得意,以为自己出了风头,把表姐的风头给抢了,给压了。更是舞动袖子,说得眉飞色舞。

“祖母,听我对你说,大殿上的姑子全清一色的新佛衣,配上她们白净的脸儿,好似祖母最喜欢的那幅画,叫什么来着,清清爽爽的,叫个什么来着…….”想不起来就丢下来,继续往下说。

而此时,袖子舞得如穿花蝴蝶般,一不小心,在自己面上险些闪上一下。周围的姑娘们已有人掩口偷笑,但是让自家长辈狠瞪上一眼后,装模作样收敛住笑,转为窃笑。

再看方明珠,话说到七分劲头上,是收不住的时候。而她自己,又在十分得意上,只觉得自己是众人的焦点,怎么能想到去收。

收,这个字,不在方表姑娘的字典之中。

袖子碍事,方明珠索性左一卷,把左边袖子卷到手腕,露出一段白生生来。自己看了心中先有三分得色,比容貌比肌肤,方表姑娘是不下于任何人的。

接下来的右边,就尺度大了一些。往上一撸袖子,里面一件半旧窄袖小袄露出半截来,看得余县令夫人都骇然。

方明珠自己还是不觉得,两只袖子都卷好,这就可以趁心的说话。笑靥越发的如花,言语越发的伶俐,如流水炸了堤,不管什么也挡不住。

“祖母最喜欢姑子,在家里也念佛,就是平时从早忙到晚,不得空闲往这里来。今天来了,好好的看个热闹吧。前面有穷人,也有肥得跟猪一样的人…….”

冯家的几位奶奶们全是产后发胖的,听到这话就好生不悦。冯家是老乡绅,世出秀才举人,相亲家的眼力也多是同一流的人家。冯奶奶们全是书香门第,一眼看出方明珠粗陋,无人教导,犯不着与她生气。就只对女儿们使个眼色,冯姑娘们久在闺中,很少见过这么有趣的人,虽很想再听下去,见母亲们示意,相互扯住手,悄悄起身,转到椅后,无声无息的走出这房内。

方明珠依就在高谈阔论。

孙家开香铺,士农工商居于末流,但乐于和士大夫等交往,美其名曰破破俗气。在外面时,别人怎么做,她们就怎么做,这就不会错,落人笑柄。

孙奶奶也不是一位奶奶们来,见冯姑娘们离去,互相也使个眼色,让姑娘们避开,不要听这些话,也不要看这样的人,免得以为这叫好,就此学坏。

奈何孙姑娘们正津津有味中,一个也没有看母亲们。孙二奶奶不动声色,手在衣服下面,在自己小女儿手腕上一掐。

“哎哟,怎么掐我?”孙小姑娘叫了出来。

孙二奶奶笑眯眯:“你不出去走走?”

孙小姑娘正听方明珠说外面有一对夫妻求子,说的怎么怎么的精彩,下文还没有听完,就不舍得走。

本是家中娇惯养大的人,又年纪小,孙小姑娘就噘着嘴:“外面冷呢,出去白冷着,又要吃汤药,我不出去喝风。”

“菩萨面前说话注意,什么叫又要吃汤药!你不吃,难道难过?”孙二奶奶听到小女儿的话,就急了眼,抬手要打。

她们这样一闹,房中焦点就转向她们。孙二奶奶感受眼光全火辣辣的,忙放下手,学着余夫人,双手合放在膝上,做出端庄的姿势,声音也小下来,对孙小姑娘道:“你不看冯姑娘们全出去了,”

“可安姐姐们还在。”孙小姑娘听得懂,但是不想走,就百般的找理由回母亲话。

这是孙家为了向士绅学习,而自家里约好的。出门的事,要么向冯姑娘们看齐,冯家不会错。要么,向安家看齐,安家也不会错。

冯家是念书的人多,在别人眼中品格是高的。安家老太太侯府里出来,一人独养膝下三房,不管对她腹诽嫉妒的有多少,只她承担了责任这一条,就深得明眼人的敬佩。安掌珠姑娘虽然跋扈些,但安老太太平时不许姑娘们出门,全是养在深闺,大的规矩从来不走样。

孙小姑娘见母亲撵自己走,就眼睛一溜,见玉珠和宝珠都在,顺嘴就是一个理由。

她们语声再小,别人也听得耳中,皆是会意。

安老太太含笑,对玉珠宝珠看看。两个人袅袅起身,齐声道:“既来的,总是玩的,祖母请和世交们坐着,再暖和一时,我们出去随喜。”

安老太太点头:“去吧。”

钱家的姑娘们也跟着起来,孙二奶奶趁了心,对小女儿瞪瞪眼,孙小姑娘把嘴噘得更高些,随姐姐们走到门槛旁,犹回头对方明珠一笑:“下文是什么,记得我回来告诉我。”方明珠受宠若惊,又得意如狂,笑得白牙露出很多:“好好好!”

安掌珠不屑地一笑,她平时在家中受到教导,这不屑当着人不明显表露,只有眸中在闪动。这些不屑,却全落在余县令夫人眼中。

余县令夫人轻哼一声,斜眼安老太太。因南安侯府大,安老太太又年长,余县令夫人让安老太太坐在上位,自己居于下面,有时心中也不服,比如此时,这不服上来,余县令夫人心想,关门闭户,劳心劳力,就教出这么个东西来!

倒是第三和第四的,比老大好上许多,谨守闺中女儿的本份。古代闺中女儿的本份是什么,想来不至于有人说是逞强使狠,暴躁喧闹。

才想到这里,安老太太对掌珠扬了扬脸,缓声道:“你也去吧,看着你妹妹们不要贪凉玩雪。”安掌珠欠欠身子,身姿犹是高傲的,才要答应,另一个人飞快的答应道:“我去,有我去,表妹们才不会玩雪。”方明珠岂有不抢着的道理。

“嗯,”安老太太还是刚才的笑容,笑容不改,答应一声。

她才答应过,“呼”有道风声,方明珠风风火火的出去了。这一次呀,她可又抢了掌珠表姐的风头了。

这是她的想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