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讨好/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宝珠的正脸儿,无疑是对余伯南莫大的奖赏,同时也是刺激。他心头一跳,步子不由自主上前半步,心里那个急,又想在宝珠面前讨好,又怕讨好不成。

又知道观音院中人来人往,虽然是内院,闲杂人进不来,可进来的人也不少,站久了就会让人见到,必须在三言两句中把自己讨好的意思表露出来。

又怕宝珠即刻走开,自己的三言两句也不能说全。

足有数月没有见,又是想,又想念,又是喜爱,又怕分开……这几种心劲儿夹在一起,令余伯南等不及宝珠回话,下面的话匆匆出来。

“难得出来一次,妹妹可以什么吃?院外有好些小吃,好似赶集会,妹妹来的路上,可瞧过热闹?妹妹要喝什么?街上的东西虽落风雪,却有几样好吃的……”涨红脸的余伯南说得飞快,快得他自己都几乎听不清楚。

见他这样的急,宝珠心中岂有不明白的。一个人见到你就这般如此的情绪激动,是个傻子也能意会吧。

但这种急,总是把宝珠吓倒。

好在,这不是宝珠头一回见到余伯南这般如此的焦急。宝珠若再急起来,若再惊骇,若再诧异,她怕更余伯南就更不能控制自己。

当下款款一笑,半侧过身子,用小丫头红花挡住自己,徐徐而回:“多谢费心,不过才吃过茶食,并不想用。”

余伯南欣喜若狂,在他心头闪过一句话。掐指算来,今年见宝珠的时候都不多,何况是听到她说话。

何况是她单独对自己回的话。

她人在梅雪中,嗓音也带着梅雪的香冽,个中清冷,余伯南反而听不到。有这么一句话,喜欢得余伯南身不由已,又上前半步。

这半步,还是他自小念书,养就的涵养在把控。要是没有半点儿涵养的人,心头那样的爱她,只怕就扑过去。

因这半步,宝珠悄悄的往后又退了一步。先是一小步,再来上小半步,再把红花肩膀一握,让她也悄然退后,与余伯南重新隔开距离。

“妹妹真的不要吗?门外的酸辣汁子,就是前门上老黄家的,难得他肯到这里来摆摊子,也是的,大雪天的,想必生意不好,往这里来也多些生意,倒便宜我送……”说到这里,余伯南才有几分清醒。

这一句本来是“倒便宜我送给妹妹,”下半句咽回肚子里。

难为情的自己笑笑,心头那滚烫的殷勤还是压抑不下,鼓动得余伯南再次脱口而出。他的话,从遇到宝珠到此时,全是脱口而出,根本不受圣贤夫子书左右。

“不爱喝的,有吊炉烧饼,才打出来的,香喷喷的捧在手上,上面的芝麻那叫一个香……”余伯南到此时,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他甚至不是放肆的直视宝珠,他不敢。他就低着头,满心欢喜的眼睛瞍着宝珠的裙边,把那裙边上绣的缠枝花卉瞄过来瞄过去,瞄上一遍,心中欢喜就溢出一层,嘴里说的什么,自己压根儿就不知道。

见他失态,宝珠后悔上来。不该对他回话,早该远远离去。此时他正在说,抛下他不走倒不好。

世交的人家,出来这样一个人,也蛮麻烦。不理为高傲,理又纷乱而不清。

好在手边还有红花,宝珠就把红花肩头轻捏一下,让她把这呆子打醒。

红花睁着眼睛,早就想说话。但尊卑在此,她不会随便打断余公子的话。见姑娘暗示自己,红花的话也是脱口而出。

余公子说的话,早就让红花奇怪。她要说的话全是现成的。

“我们姑娘不吃,我们姑娘也不喝。我们姑娘要吃,会叫我取的,余公子不用破费,这大雪天的,吃多了杂东西,我又要挨骂,说我不拦着。”红花一气吐出,痛快的呼了一小口气,带出一小团白雾来。

余伯南愕然,话就停住:“是吗?”他呆呆的,像个呆头鹅。

红花瞪住他,忽然又问:“您是帮卖吃喝的做生意吗?”不是帮忙做生意,怎么会把吃的喝的,说得红花都快流口水。

宝珠和余伯南都没有想到红花会说出这一句,宝珠忍了几忍,却没忍住。“咕”地一声笑出半声,又用帕子掩住,轻推红花,娇声道:“我们走了。”

红花还想再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只看看余伯南,那意思还是在问,帮人做生意吗?堂堂县令公子,士农工商上排在第一位,帮人做生意吗?

“哈……”宝珠走开,笑声犹又低又浓的过来。

余伯南先是尴尬的,他怎么会帮人做生意?小婢不解风情,以为这叫无趣。但见宝珠笑靥如花,笑浓盛过花香。能让佳人一笑,是万金千金都不换的事。余伯南也就笑了,笑着回味刚才宝珠的侧影,宝珠的句句字字,其实不过就一句话。

宝珠的步态,宝珠的笑声,宝珠……

“噗!”

一捧雪从梅花上落下,落了余伯南满头满肩。他彻底醒来,好笑着自己取帕子擦。一个色彩艳丽的身影出现在眼帘中,她嚷着:“我来我来,别弄湿你的帕子,”

方明珠提起裙子,跑得比中箭兔子还要快。好在雪地此时也给力,没有滑她一跤。没到余伯南面前,方明珠的手先伸过来,来不及取帕子,就拿自己新衣服的袖子,看也不看的就往余伯南脸上肩上擦拭,一面擦拭一面问:“冷吗?”

雪的原因,余伯南面颊上激起数片红晕,他本来就白,白加上红,白里透红,和他灵透的眸子一样透出灵气。

方明珠本来是喜欢他的,强行让打散的感情,心底犹有根源。她忽然就自惭形愧,想要讨好他,又不知道说什么。想到该问候时,又怕嗓音他不喜欢,措词他不喜欢……

急切中,方明珠又要表达自己的好,又要买他的好,又要讨他的喜欢,急匆匆问:“你饿了吗?想不想热茶喝,学里累不累?上学的人最伤身子,你每晚什么时候睡?可睡得好……”

方表姑娘没有人教的,她问的虽粗,却是她的内心话。

但余公子,却是有人教的。见粗话一句接着一句,就浮上烦躁来。跺跺脚,推开方明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