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逞强/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女有别,别人家的男人晚上几点睡,睡得好不好,是别人家丫头奶妈的事,与方明珠无关。

余伯南心中的圣贤书打着滚儿的翻上来,推开方明珠还不够,还想讲几句。他沉着脸,眼睛斜对地上,并不看方明珠,只眼角有她那一团花团锦簇,正色道:“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最后骂上一句:“岂有此理!”扭头就走。

把个方明珠气得怔住。北风吹过,把她的心吹得灰灰冷冷。内心翻腾着在叫,我不就是喜欢你!喜欢你又怎么了!就是喜欢你,我并不嫁给你!

由这句话,想到自己是要往京里侯府去的,方明珠马上开心起来。故意打出一脸的笑,高强昂着头:“哼,我还有侯府呢!”

没门有窗户的心情,让方明珠的沮丧一扫而光。

抬眼,面色又一变。不远处,又是一株老梅。梅花下面,掌珠挑着眉头,一脸讽刺的笑容。从她站的距离,方明珠就知道全让表姐看了去。

方表姑娘也是个要强的人,怎么丢这口气!

故意把袖子上的雪渍握在手中,这是刚才给余伯南擦雪时蹭上的。一扭一扭走到掌珠面前,笑吟吟道:“表姐什么时候来的?”

“你让人推开的时候来的!”掌珠从不放过刺表妹的机会。看看她的名字,看看她此时还有脸得意。

方明珠越得意,安掌珠越生气。

安掌珠的原名,叫珍珠。她是安府的长女,头一个孩子生下来,家人去对安老太爷和安老太太道喜,当时,还是安老爷和安太太。听说是个女孩,坐着的安太太起来的意思都没有,鼻子里:“哼!”

赔钱货这三个字,还算她咽下去没有说。

儿子不是她亲生的,孙女儿与她何干!

安老爷重男轻女,听说是孙女儿,也没有兴致。又见太太没表示喜悦,那天恰好天明朗,安老爷继续出门找人去逛,安二爷见父母亲都不放心上,自己去看了几眼,见女儿眼珠子大,头一个孩子安二爷新奇的喜欢,兴冲冲再去上房告诉安太太,请安太太起名字。

安太太随口道:“眼珠有彩,就叫珍珠吧。”

安二爷没放心上,全家人就叫大姑娘为珍珠姑娘。

珍珠姑娘满月后,邵氏可以哭死。她娘家有个丫头,就叫珍珠。邵氏哥嫂来看外甥女儿,添油加醋把亲戚家里叫珍珠的丫头全拎出来讲,邵氏从此和婆婆就更不对。

珍珠姑娘长大几岁,看母亲脸色就知道她不喜欢自己名字。然后,她讨厌的表妹来了,表妹来了没多久,改名叫明珠。邵氏还没表示,到底是她的亲外甥女儿,珍珠姑娘借题发挥:“原来名字是可以改的,那我要叫掌珠!”

表妹叫明珠。

表姐从此叫掌上的明珠。压你一头没商量。

这一对表姐妹连名字都犯呛,何况是平时的相处。此时此刻,掌珠更笑得放肆:“表妹,让人推的滋味儿不好过吧?”

她斜眉睨眼,蔑视的一览无遗,骨头缝里的轻蔑都让人放不过。

方明珠要才无才,要度量没度量,但反应还是快的,特别是逞强惯了的,这种机智无比伦比。即刻回道:“那也比没人推好!”

说过扬长而去,一边走,一边在心头冷笑,你那点花花肠子,还能瞒得过我?

后面,果然传来恼羞成怒的声音:“作死的丫头,我是你说的!”数片梅花,从安掌珠手心里揉搓而下,化成片片落红。

她的心思,还真的让方明珠看清过。

如果没有侯府这一说,安家姑娘的结局,就在这本城里。本城里挑尖的人物,当数余伯南。余伯南又和安家的姑娘走得近,没事就妹妹长、妹妹短的说话,掌珠情窦初开喜欢的第一个人,就是余伯南。

人都有过初恋,初恋的对象不会是空穴来风,自己杜撰而来。既不是让书上的人物打动,那就只有现实中的。

掌珠喜欢余伯南没有三个月,就让方姨妈的“侯府理论”给打破。方明珠都敢往侯府里想,安大姑娘自然比她强,侯府,只能是掌上明珠的,明珠休想!

但侯府太远,少女的心底放的,不时还是余伯南。

这架天秤从此就摇晃不定。

侯府大时,安掌珠就鄙夷余伯南。不就是个才子,不就是个人物,不就……。你老子官不大,你母亲眼里没人……

可不管她怎么鄙夷,余伯南也没有表妹的份。

见到表妹贴近余伯南,掌珠是路过,怔得止住步子,正要骂无耻。余伯南就推开方明珠,头也不回的离去。这一举动,大快掌珠肚肠。她不留下来借机说上表妹几句,不是放过一个压表妹的机会?

没想到,方明珠一句话不吃,反而还了掌珠一句:“你还没有人肯推哩!”

这等小人物的尖刺,在少女心中很有杀伤力。掌珠气得把枝子梅花揉成碎沫,染上自己衣服,才明白过来。

方明珠早就一溜烟儿的跑了,空留下几行脚印。掌珠就对脚印找补几句,骂道:“没羞没躁,没廉没耻!没事儿就装大家闺秀,就不是大家闺秀,好歹也是我们家里长大的,往男人脸上擦,还傲气什么!”

这几句话,才真正让掌珠说对,她要不是逞强太过,早就想到这几句。

可是她刚才气自己没压过表妹,曾经的意中人让表妹先摸了,只觉得自己没摸过,自己吃了亏。根本想不到这几句。

现在想起来,是越想越正气,越想越有道理。大义凛然中,掌珠也就重新骄傲起来,边走边在心中想,忒不要脸的举动,居然还得意?

表妹得意不起来,表姐自然是得意的。想我安府之掌珠,就从不做那样的事情!又继续瞧不上余伯南,还读书明理?在表妹袖子上来时,怎么不给她几巴掌?

幸好,是要往侯府去的。掌珠和表妹一样,没门,再找窗户。而那窗户,比门气派得多。和门相比,门是木头的,窗户却金镶翠宝,仔细看,还刻的有五福如意,四季来财,处处见喜……

数也数不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