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套话/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余县令夫人顿时认为自己吃了亏,别人往观音院跑一趟,花了时间和精力,相到一门媳妇,她成了白白跑来凑热闹的。

转身就回自己住处,是间在雪松后面的静室。雪夜里,静得松叶落,也似在耳边。

“叫公子来。”进去坐下,余县令夫人就吩咐下来。

没有多久,余伯南进来。见到儿子以后,余夫人的眸光就柔和起来,这是一个多么清秀的孩子啊。

他有着母亲的五官,秀气得像个姑娘。又有着父亲的体格,在他这个年纪,身量儿不算太低。虽然不是过高,但足以让当父母的满意。

有了这个儿子,余县令夫人才不在乎当丈夫的纳妾收婢,外面逛个花楼。出嫁从夫,夫死从子。

对于古代女性来说,丈夫就是还在,儿子也是依靠。

“大冷的天,你不回来暖和,夜里去哪里逛的?”余夫人满面含笑。

余伯南欠身子站定,离母亲有几步远,先回她的话:“我说不要来,母亲一定要我来,既然来了,不能丢下功课,我隔壁房里温书呢。”

余夫人就笑得更为欢畅,招手让他到身边:“我的好孩子,让你陪我住几天,就是让你散散心,不要成天书呀书的,念书最熬身子骨儿,你念完了,注重保养才好。”

她握住儿子的手,这么大的孩子,也把他拉到怀里。

余伯南笑嘻嘻:“我保养呢,我跟张捕头在学弓马。”

“快不要学,刀呀枪呀的,吓死人。”余夫人变了脸色,她就这一个宝贝儿子,巴不得他成天坐在房里,在自己眼皮子下面看着才安心。

“是,不学。”余伯南很是孝顺的道。

见儿子肯听话,余夫人的就更融化在蜜油里,笑着环视跟来的两个丫头,示意她们出去后地,才对儿子低声道:“有件事情,我得问问你,你可要对我说实话。”

“母亲请问。”余伯南有些心不在蔫,母亲又要问父亲昨天去了哪里,前天去了哪里,不过如此。

“为你定亲事,你说好吗?”余夫人的人犹如炸雷般,在耳边滚过后,余伯南吃惊地什么都忘了,直盯盯地瞪在余夫人面上。

心中翻腾着一句话,让母亲发现了?

不会啊!

刚才在隔壁,一遍一遍地写宝珠的名字,是关着门,而且房里没有任何人!

儿子的失态,余夫人不知他是喜欢还是不愿意,就笑着再问:“我说,你年纪不小了,亲事是父母作主,本不应该问你,不过我拿不定主意,和你父亲商议,你父亲眼里只有安家,我想你自己说吧,你想过定亲的事吗?”

余伯南才内心欢呼雀跃,宝珠的面容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几乎脱口而出,就听到母亲抱怨:“你父亲只认得安家”,

他强自镇定,已经不是孩子,完全清楚要想遂自己的心愿,必须要母亲眼里也只有安家才行。

当下笑容不改:“我听母亲的。”

“我呀,本城的姑娘,一个也不行。”余夫人撇撇嘴。

一头凉水,泼了余伯南一头一脸。他还能稳住,只眼珠子有些黯然。强打微笑:“为什么呢?”

余夫人没看出来,把儿子当成知心人的她,一一的分析道:“要数士绅家,不是冯家就是安家。冯家的老爷子,板得走路都是方的。他们家的媳妇,都是书香门第出来的,眼睛从来没有我,”

“是人家没有明显的奉承您吧?”余伯南接话。

冯奶奶们都会认字,余夫人自己有些形愧,就认为对方不亲近自己,这是她自己想的。

此时让儿子一语揭穿,余夫人笑了:“也是。”又一惊:“你喜欢冯家的姑娘,哪一个?”顿时急头涨脸,迫切起来。

余伯南忙道:“没有没有,母亲接着说。”

“安家呢,也不好。”

“那又为什么呢?”有了刚才为冯家说话,余伯南此时为安家说话,就显得理直气壮。

“我的孩子,你文才是好的,”

余伯南念了这几年的书,内涵还是有的,插话道:“不敢这样说,我还小。”

“别人都说你是文曲星下凡,”余夫人见儿子又要插话,忙补上一句:“本城的,你是本城的文曲星下凡,这话总当得起吧?”

余伯南苦笑:“哪有这么多的文曲星,还本城的,外城的。”

“所以我想,你以后中举,再中状元,难道没有高门来配?你看安家只靠着一个南安侯府就傲成全城第一,你以后难道不找国公,王爷的女儿?”余夫人说得双颊通红,不无兴奋。

余伯南轻咳几声,继续苦笑:“我有个添衣更香的知己就行,别的不敢想。”他无心而发,这话说得悠然思念,余夫人一次看在眼中。

余夫人一旦看出来,心里格登一下,警惕上来。

果然,从她见到冯二奶奶和钱家的姑娘在一起说话,就一股子冷气往顶门上冲,当时以为是怕自己吃亏,现在才明白过来,这分明是儿子心中有了人,而自己还不知道的直觉。

幸亏来到观音院,这是菩萨指点才是。

余夫人装着不在意,徐徐笑问:“不然,给你在本城里定一个?”

“母亲说定,那就定吧。”余伯南的眸子里,透出神采来。反正不是冯家就是安家,定冯家,母亲一辈子是不如冯家的媳妇,一辈子低头,她肯吗?

只能是安家。

定安家,是哪一个,这还用问吗?

余伯南只顾着喜欢去了,没想到他的神色又让余夫人看在眼中。余夫人继续含笑:“依我说,安家好,可安家三个姑娘差不多年纪,定哪一个好呢?”

“是啊,”余伯南装腔作势跟上。

“大的那个,没事也气势凌人,像吃了斗鸡肉,”

“嗯,气势太强,太要强的人家宅不宁。”当儿子的,再次跟上。掌珠的缺点,也的确是相当明显的。

余夫人暗暗好笑,这就去了一个。余下的那两个:“三姑娘呢,和你倒是相配,你是才子,她爱看书…。”

“那是她给我添香,还是我给她研墨?”余伯南一听就急了。

他的目光刚对上余夫人的眸光,心里就唰一下子,全明白了。他的心里话,全让当母亲的套得一干二净。

余夫人放下脸色,有几分冷冷的问:“你是几时和排行第四的好上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