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老太太的抱怨/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色博古架上,一炉佛香袅袅而升,坐在佛香中的人似在氤氲中。她们的面容似从回忆中走来,在这佛堂深院里,都似宁静得如窗外的雪松。

智通是悟道的人,面容安宁。安老太太嘴上诉着苦,嘴角却噙着笑。似乎她说着孙女儿是三个仇人,其实却是三个亲人。

一面微笑,又一面诉苦。

“可怜我几十年带大这三个孩子,守住安家这点儿家业,不容易是不容易,但只要她们有点儿孝心,我也就能知足。”安老太太此时的语气,似极在撒娇。

像是一年的不满,全攒到这儿来倒个痛快。

智通含笑,轻声地回答着:“怎么不孝顺呢?家里没有老太太你,不早就乱了。”她的话带足了恬静,语句朴实而又中肯,一语就能打到安老太太心底去。

老太太的眉眼儿就舒展开来,皱纹也跟着展开许多,一抹笑容吟吟在唇边,但话中还是继续的含着抱怨:“没有一个不怨我呢?风,我挡着;雨,是我挡着;第二的媳妇要改嫁,也是我拦下来,她恨上我这几十年,只盼着我早死。”

“你精神康健,还能活一百岁呢。”智通扑哧一笑,安老太太对安二奶奶邵氏的一肚皮意见,智通听了几十年,而且从没有烦过。

安老太太在她面前,似极能放松,总是带着笑:“当初许亲的时候,什么书香门第,官宦家族,媒人的嘴说得极响亮。结果呢,二爷死了没几年,看了她几年的眼泪水不说,又要改嫁,改嫁不成又要寻死的,我活着一天,不许丢这样的人!”

“所以我知道你辛苦,二爷死了二奶奶要改嫁,老太太都守着,她有什么道理要走呢?”

“就是,又不是少她饭吃!脑子晕了的,改嫁的二婚头有什么好!”安老太太是在责骂,却笑容满面,笑中带着得色。

火炭上的茶水“啵啵”的响了,智通起身添上茶,一举一动无不安然宁和。茶香中,她的行动中,安老太太的心似在温水中浸过,话就更多出来。

“三房的嫁妆都有单子,老大老二老三去了以后,我当着管家的面,请来余县令和里正作主,当她们面封了的。要改嫁可以,要退嫁妆万不能!还有孙女儿呢。邵家的大爷跑来跟我吵,我说要命给你一条,就怕你拿不走。”

邵氏改嫁的事,智通也算是知道的比较清楚,当时城中沸沸扬扬,有说邵氏不对的,有说安老太太霸道的,直闹了一年才平息下去。

智通摇头而笑:“不是所以人都清楚在家的日子,也是可以清静的。”

通红的炭火下,智通眉目愈发清晰,而安老太太则愈发的面容柔和。出神想了想,又低声而笑:“好在就这三个孙女儿,也大了,再操心一年,我就真的能清静下来。”她笑得有些神秘:“辛苦了十几年,见功夫的地方全在这一年里。对我好的,我给她一条明路走,愿意对我好的,我也给她一条明路走,就是担心一件事,”

她笑容收敛几分,有些冷冷:“人想得太多,明路摆在眼前也不肯走!”说到这里,她眸光有几分忿恨起来。

智通是顺着她的心情走,见她又往不开心的地方想,忙劝道:“年青孩子走错路,是常有的事。论起来您和我,打年青的时候,不也是这样过来的。”

“是啊,”安老太太消了气,悠然道:“年青的时候,不都是这样,见识又窄,又不肯听人的劝。这就是年青人的光景,我们是比不得了。”

……

宝珠也还没睡,和红花看房里的新奇。地上有三个蒲团,红花坐在上面学姑子念经,宝珠笑得吃吃声不绝,卫氏走进来,见状笑骂红花:“菩萨就在这里,仔细你冲撞着,菩萨要罚你生病。”

吓得红花急忙起来,对着四面拜个不停,嘴里念叨菩萨恕罪,又勾得宝珠笑得快伏到桌子上。

房门推开,掌珠神采奕奕走进来,带进来一阵北风。

“到底是四妹会玩,大晚上的还这么开心?”掌珠雪地里走了一圈,气色极好。不去雪衣,先去炭火上烘手,手上戴的一颗大红宝石镶金戒指,快比火光还要明亮。

宝珠笑语她:“大姐姐今天忙碌,又当管家,又要管事,现在又是巡夜的,等我敬你一杯香茶,谢你的辛苦吧。”

掌珠忍不住一笑,扭身假意含嗔:“我就要睡了,怕你们冷,才去看过三婶和三妹,再来看你,你不领情,也不用打趣我。”

炭火微晕,红光中掌珠面如桃花,眉眼儿又似牡丹艳丽。虽眼梢儿无事就往上挑,一副逞强模样。但到底是安老太太面前长大的,笑起来也肯三分温和,特别是此时对着无害的宝珠,掌珠更笑出一副长姐模样。

在她心里,也无时无刻的都这样认为,她才是最有资格承继安家的人。

宝珠心中微动,也为掌珠的美貌在心中说个好字。为她想想进京去,凭容貌掌珠是没得挑的。

而掌珠回身一晤,见宝珠端正坐在榻上,适才虽笑,并不走样。此时余下的笑意如落日后的余晖,灿烂得如宝如珠,让掌珠也是心中一动。

忽然,掌珠就想问问宝珠对去京里怎么看?又想告诉她并不用着急,侯府里有四个表兄没有定亲,侯府要真的有心促成这件事,姐妹们都有得挑选。

张张嘴,掌珠把话又咽回去。

而见宝珠,也在此时缓缓收住笑,保持笑容不改,但不再有刚才的俏皮。

算了吧,掌珠这样想,四妹妹大多的时候,是个冷人。这不是说她没有少女的活泼,而是同她说到深些的事情时,她不但会装聋,还会嗯啊的作哑巴。

姐妹三人三个房头,隔父又隔母,上面又有一个持有家财的老太太,很多时候姐妹之间的心,也是无法通顺的。

掌珠就只看过宝珠的被褥暖不暖和,又拿出当家姑娘的派头儿,交待卫氏和丫头们夜里经心,不要冻到四姑娘,就向宝珠告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