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梅花有情,人有情?/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掌珠从房里出来,见外面不管雪松还是泥地,全成了琉璃世界。就是还在下的雪花,也像飘的琉璃珠子。

想到才看过家里人,又安排过明早的吃食,后日的车轿也看过,顿时心里有抱负满满之感。不由自主的,微撇嘴角,掌珠腹诽宝珠几句。

四妹除了娇憨,就会憨笑,别的什么也不会。当然宝珠也会针指,也会认字,在掌珠看来这是应当的,不算什么特长。

廊下小丫头过来,把肩头送到掌珠手下,掌珠想想还要笑。没有算计,没有心机,以后嫁出去,家也掌不了,人也把不住,唉唉唉,四妹妹啊……

唉完了,掌珠径直回房。见母亲邵氏坐在蒲团上念经,掌珠边解衣边好笑:“地上那么冷,就虔诚不在这会子,仔细您病了,是说您虔诚得的病呢?还是说您受凉得的病?”

邵氏想想要笑,干脆起来,道:“菩萨在的地方,你不要乱说。我在为你求姻缘,你反倒好,胡说得更厉害。”

丫头在旁边问:“姑娘现在净面吗?”掌珠含笑点头,让她去取水。房中没有别人,掌珠又管了一天的事情,心中充实,就俏皮起来:“姻缘吗?在自己掌握之中呢。哪有是求来的!”她越想越好笑:“我求,他倒肯给?”

她说的他,绝对不是邵氏所说的菩萨。掌珠心想,圆满也好,和谐也好,没有三分手段三分心机三分容貌,求谁,谁又肯呢?

这三分手段三分心机三分容貌,掌珠姑娘可是全满的,十分也不止。

“啐啐啐!净是胡说。”邵氏信佛,啐过,随意地问:“看过祖母了?”

“看过,和智能在说话,我听了一听,不是佛法就是因果,酸到牙根上。”

“看过你三婶和妹妹们?”

“三婶和您一样,在念佛,还说我和三妹不念就不好。三妹在画菩萨像,四妹在和丫头淘气,接下来,您该问我去看姨妈了吧?”掌珠笑盈盈。

邵氏嗔怪地道:“难道不该问?”

“不是不该问,是姨妈我看过了,您要问我明珠嘿,嘿嘿,”掌珠笑了几声。

邵氏叹气:“你和明珠是上辈子的仇人。”

“这辈子的仇人还差不多。三妹四妹是我妹妹,明珠是哪里蹦出来的,天天想东西。”掌珠高傲的昂起下巴。

这就是她想的,方明珠与她不是安家的血缘亲,安家的东西,方明珠休想!

“要是邵家的东西,才有她的份!”掌珠说过,丫头送水上来,洗脸的时候,掌珠又想到白天余伯南脸上让方明珠掸了一下,难不难过?

不过掌珠没掸过,心里还是有几分酸酸的。

一夜无事,早上雪下得三分厚,院外到人小腿上,院内正在扫雪。在外面不比家里,安老太太说不必请早安,在外面是用斋饭,再各家配上带的小菜,谁起来的早,就去饭堂先用饭,反正有姑子侍候。

吃饭的时候,遇到冯家几位姑娘。长辈们不在,都活泼起来。冯三姑娘约上去看她昨天找到的幽静地方,姑娘们披上雪衣,不是大红就是娇黄,看上去整整齐齐,像一把子梅花,俏语娇音彼此相携,往内院深处去。

她们去的地方,恰好在余夫人后窗外。余夫人也起晚了,听到低低哝哝的笑语声,往窗户上一看,见五六个人,不是嫣然笑貌,就是殷殷含笑。这中间最好看的,是安四姑娘宝珠。

她穿一件大红色雪衣,大红色本张扬,可经由她恬和的面容上一转,无端就柔和起来。

余夫人自言自语:“儿子眼力不错,最耐看,还是宝珠。”有了昨天母子间的约定,余夫人就想去和宝珠说几句话,也算提前亲近亲近。再者她是飞扬习气的掌珠亲妹,还想试探她是藏拙,把尖刺放在肚子里呢,还是真的憨然可掬。

若是跟安老太太似的,没什么诰封也像老封君;再者像掌珠似的,盛气凌人永远不变;再或者像冯家的奶奶们,认得字就认得罢了,定亲的时候拿出来用用,添些身份就行了,有事没事那脸上含蓄的如秀才举人,精明的余夫人一概不能接受。

至于她潜意识里认为儿子以后再娶贵女,那贵女傲不傲气,余夫人暂时还没想过。

她才索衣服,还没有出去,耳边传来朗朗笑声:“妹妹们小心掉下来,那高的地方,我来掐吧。”

“哎,伯南出去的倒快。”余夫人忍俊不禁,当母亲的知道儿子为的是哪一个人出去,而不是为“妹妹们”。

姑娘们全吓了一跳,正往树上爬的冯六姑娘双手抱住树,问余伯南:“你从哪里出来的?”余伯南回眸,抬起手指:“那是我的住处,隔壁是母亲的住处。”

姑娘们互相看看,眸光飘飘,落在冯三姑娘身上。冯三姑娘嘀咕:“昨天我来,这里没有人住呀,我难得寻幽一次,竟然是打扰别人。”

大家都掩口笑着,让冯六姑娘不要再爬树,仔细有人看到,就麻烦余伯南掐了花,一人分了一枝子,相互约着:“余夫人只怕还没有醒,我们走吧。”

余伯南心中的那身影,夹在中间,也一起走开。

怅然若失的余伯南,见地上掉有落红,用手指夹起,送回树上,低声吟道:“惜春常怕花开早,”真是见你一回,就更患得患失一回。

一回首,见斜枝子中,有一小枝梅花横看成侧,竖看又成螭,半开或开得正好的红梅,正在枝头闹。

不管怎么看,这一小枝子梅,都最配宝珠。除了宝珠,也没有人能配得了。

冯姑娘淡,掌珠姑娘艳,唯有宝珠不浓不艳,不淡不冷,最配得这枝梅花。

余伯南掐下来,跟在姑娘们脚印上追出去。

姑娘们怕扰到余夫人,走得都不慢。脚步翩跹,裙角也翩跹,余伯南直追到下一个院门内,才看到宝珠身影。

怕别人看到花,她们也想要,余伯南反手把花扣在手心内,轻唤道:“安四妹妹请留步!”

姑娘们都停下来,独宝珠红了面庞。

“母亲有话让我告诉妹妹。”余伯南一脸正容,怎么看都是正经事情。

他们素来世交,余伯南没有风流名声,宝珠亦是端庄闺女,冯姑娘们并不疑心,反而娇笑:“那我们就不听了,早饭后是个空儿,我们还要去玩一圈呢。”一径都走了。

宝珠此时后悔上来,以为和冯姑娘们会玩到上半天,就没让红花跟出来。见远近都没有人,宝珠涨红脸先出了声:“余家伯母有什么交待?”

“这个给你。”

一枝子玲珑有致,自然天成,又显剔透的梅花送到面前,余伯南低声笑语:“这个,只给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