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夸奖/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心里有鬼的人,总是说别人有鬼。方姨妈一直疑惑的宝珠姑娘侯府也不要,从年青姑娘的角度来看,必定是有了意中人。

深陷感情中的人,大多是个傻子。女人一旦深陷起来,比男人中傻的要多。这种傻大多会带来极大的愉悦感,让人抛弃道理,抛弃理智,看不也看的认为这叫甜蜜。

但这一次傻起来的是余伯南,方姨妈是没有想到。

要说可恨人,总是有可怜之处的。方姨妈青年丧夫,心志比天还要高,奈何生活总不如她意。与方家亲戚们生气,从此过上寄人篱下的生活,生活的唯一重心,就是给女儿明珠寻个好婆家。

最好,是高门,是贵第,是人才,又牢靠。

当父母的都有过这样的期望,方姨妈也算其中一个。

但她可恨的是,总认为生活的不如意,全是与别人有关。守着薄田也可以度日,方家的亲戚们虽然讨厌,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此类聪明人,聪明全用在恨人上面,要是用在想想办法上面,安老太太倒少了很多的乐趣。

方姨妈寄人篱下以后,为了哄安老太太开心,没事就外面转悠听街上的热闹回来说,嘴皮子、眼皮子,练得和媒婆有得一拼。

以她的见闻,和经历,更是把宝珠看得深爱余伯南,为了他可以不生不死。

“好!”方姨妈兴奋的眼珠子放光,和三更天的猫眼珠差不多。手心互击,发出响亮的一声“啪!”

她目光闪动,像拿住宝珠致命的错误,从此可以决定宝珠生死,笑得合不拢嘴:“我就知道是这样!我就知道天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然后感情专家似的喜洋洋叹着气:“哎,这女人呀,可不能喜欢一个人,就一头迷上去。戏文上写的……”

方明珠打断她,嘴噘得很高:“我在这里生气,您在那里笑,是看我笑话?”

“呆丫头!县令公子,让给她!进京的机会,她给你,这多划算!”方姨妈笑眯眯,仿佛看到女儿的大好前程,金子银子珠子被子锅子盆子……

“咦?真的呀。”方明珠在母亲的点拨之下,想到正事上。她马上昂了昂下巴:“她要是敢不帮我,我就把这事揭出去……”

方姨妈喝住她:“胡说!”她俨然女诸葛的模样,慢声细语地道:“把这事揭出去,四姑娘没了名声,余家还会要她?余家不要她,她就只能进京了!傻孩子,我们得小心翼翼地把这件事给弄成了,千万不要中间出差错!”

方明珠一听眉头颦起,说了一句实话:“让我干点儿坏事我行,让我促成人,我不会!”

“你不会,我会。”方姨妈笑容满面:“学着点儿,你可看好了。”扯女儿起来,母女全喜气洋洋,往外面走,方姨妈又道:“现在你可以开心了,不用再不喜欢。”

方明珠马上就领会,道:“等我嫁个比余家好的,我有不要的东西,就送给四姑娘。”方姨妈完全不清楚自己的观点把女儿影响得快无药可救,事实上她也听不出来。她自己看事情的观点,本身也就是有问题的。

走到饭堂外面,方姨妈和方明珠同时站住脚,她们同时看到了一对人。

这一对人,都是女人。

饭堂外种着密密的雪松,雪松青翠色,从积雪下透出。这一对女人就在雪松旁边,一个人笑吟吟,披着老姜色斗篷;另一个是大红雪衣,雪帽半掩面庞。

余县令夫人,和宝珠四姑娘。

再也没有遇到余夫人和宝珠姑娘令方氏母女满意的事情了,雪松种的太多,方姨妈和方明珠就有挡的地方,支起耳朵仔细地偷听,正好看看余夫人是什么样的态度。

方明珠把一侧面颊压在积雪上,就能透过雪松缝隙看到那一对人的表情。她发上的鎏金钗,在雪上压出一个印子。

“这帕子上花是你扎的?”余夫人和宝珠是在饭堂外面遇到,正好借故再细看看儿子的心上人。

宝珠低声地回:“是。”

“老太太身上的衣服,那寿星与鹤扎得别致,听说也是你扎的?”

回话的人恭恭敬敬,敬她是个长辈,又是父母官之妻:“是。”

余夫人格外的满意,宝珠姑娘的女红是没得挑的,态度之娴雅也是一等一的。古代姑娘们能拿得出手的,德言容功,和现代的不一样。

余夫人就拿出婆母的姿态,摆出交待地口吻:“闲时在家,要勤谨,要多学些东西。”宝珠一愣,随即明白上来,头垂得如果可以,恨不能低到脚面子上去。

余夫人也就笑了,不忍再说,道:“去用饭吧,我带的有自己弄的小菜,给你尝尝。”携起宝珠的手,宝珠不由自主的跟着她走了。

她们走以后,雪松后面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我,都喜动颜色。

“有门儿,”方明珠道。

“这四姑娘还真厉害,才十四岁,就快手快脚抓一个,又不是十六,急什么!”方姨妈太过开心,就转而刻薄起宝珠来。

她们走进饭堂的时候,大家已经吃起来。邵氏见到,奇怪地问:“明珠你的脸怎么了?”方明珠这才试到面颊上寒得发僵,她偷听太入神,脸一直压在冰雪上面想不起来。

大家都看过来,见雪白面颊上,有一块红。

掌珠笑道:“表妹又是哪里去献了殷勤吧?”不是所有人的脸都能掸的,也许让人煽一巴掌也未可知。

方明珠有心还上两句,方姨妈扯扯她衣角,当着人就不要再斗口了。她不还口,话自然到此结束。

而听话的人中,孙小姑娘最为憨跳,听不明白,掌珠又恰好坐在她身后,就悄悄地问:“献殷勤怎么会脸上红一块?”什么样的殷勤有这么大的效果。

掌珠忍住笑,也悄声告诉她:“殷勤献多了,就一直脸红的过不来。”

“哦,”孙小姑娘恍然状,欢欢喜喜地道:“还是安大姐姐懂得多,以后呀,这殷勤我可不献。”掌珠一本正经:“是啊,我们都不献。”

回身重新吃饭,越想越好笑,没忍住笑,一筷子笋“扑哧”从嘴里吹落在饭碗里。玉珠嘻嘻跟着一笑,认为有趣。安老太太沉下脸,没好气地道:“吃饭也不会了!一个一个的,往日的规矩都没有了!”

独宝珠还慢慢的用饭,安老太太就拿她当个幌子,在别家面前也可以找回几分回来,道:“看你四妹妹,就稳重呢!”

安老太太话一落音,方姨妈巴不得地赶紧接话:“是啊,要说最稳重最展样最大方最可人儿的,还数四姑娘啊,”

她恨不能把宝珠的优点放大百倍,都倒给余县令夫人。而在场的人包括宝珠都愣住,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