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消息确定/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各家纷纷离去。和来的时候一样,车水马龙,排成一条长队。各家有男丁的,如余伯南,如冯家四少爷,虽未成年,但却担起男人的责任。跟前跟后的照顾,唯恐不周。

余伯南最忙活,眼睛里看着母亲上车,耳朵里听着宝珠的步子。几家人加上外来的一些人家,脚步声不小,亏他也能忙中偷闲听出宝珠的步子,在宝珠身形落后车帘中那一刹,见人都不注意,迅速抬眸收入眼中。

这一眼,把那纤柔的身子分外仔细的刻在脑海中,余伯南轻轻地笑了。他抚抚胸前,怀中藏着他手写的无数宝珠那张纸笺。这字由感而发,集中他浓浓的爱恋和相思,他要牢牢的珍藏,以后洞房花烛夜,佳人在侧,细细地观赏,光想想就是一件妙事。

这一天,余伯南很快乐。在观音院中的数日,他不但在母亲面前确定下来和宝珠的亲事,还能亲手为宝珠递一枝子花。

而宝珠,还回了他的话。真是字字妙音,音音是天籁。有如信仰在信徒心中的九回肠,余伯南的心,为心爱的人回了再回,转着弯儿的回,打着圈儿的回,回得他陶醉不已,归城路上天虽寒冷,余公子也诗兴大作,马上扬鞭吟诵不已。

他念的梅,想的却是那个如梅似雪般聪明点透的人。

这一天,方姨妈却有些小忙碌,内心有些小揪心。

先是在半下午,陪歇息过的安老太太闲话时,方姨妈提起院中说的旧话,没口子的称赞:“最孝敬的当数四姑娘,她还有为老太太去祈福的心。”

安老太太哼一声:“没看出来。”

不管老太太接什么话,方姨妈都是踌躇了,面上稍有为难。这是她早就想好的,一计套着一计,先是不管在观音院中说的怎么不合情理,都是为了回家后,引出下面的这几句话。

“就是有一条不妥当,老太太年前不进京,以后也是进京的,”这是方姨妈近几天心中没有了底气,再做的一个小小试探。

她覷着安老太太的神色,小心地问:“您说是不是?”安老太太斜着眼角,貌似还沉浸在认为孙女儿皆不孝顺中,鼻子里出气,又是轻轻的一个“哼”。

方姨妈的心可就掉进无底洞了。

她暗自揣摩着,要说这位老太太,除了刻薄外,并不是狠心的人。从安家平时的吃穿用度,包括安老太太肯招待方姨妈母女一住就是这些年,就能看得出来。

既然不狠心,自然要为孙女儿前程作一个盘算。假如没有别的盘算,早早应该在本城里订下亲事,安家孤儿寡妇的,也能由姻亲多出依靠来。

一年一年的依靠南安侯府的招牌,到底远在京都。

方姨妈做这种分析的时候,就能想到老太太的好处,是招待母女们住这些年的人。但自我利益占上风时,老太太的恩情就隔之天外,冷藏雪冰起来。

感恩与自我利益,其实并不会冲突。这只是当事人没有想对,而自我还不肯发觉。

有以上的分析,又有女儿的利益放在首位,方姨妈就不管老太太面色一般,大着胆子地道:“我想四姑娘啊,最是有主见。她打定主意为老太太祈福,要是成真,这老太太您往京里去,可不就少跟去一个人?”

“嗯?”安老太太眼珠子动几动,像是让方姨妈的话吸引住。

方姨妈得到鼓励般,笑容也自然得多:“哎哟哟,说句打嘴的话儿,不是我又夸您,这一家子人离开了您,哪一个都长不成人。”

“是吗?”安老太太撇撇嘴,这是傲娇的表示。

不放在心上的方姨妈,接下去道:“我那外甥女儿掌珠,托老太太的福气,教导出来的是个明快的人,将来管家治家是一把子好手,”

“很明快,”安老太太附合。

“就是有一点儿不好,细腻上差了些。”方姨妈面有为难:“老太太归宁,掌珠管外面一应来往不成问题,这内中可有谁贴身侍候呢?”

“哎……。”安老太太配合的轻叹。

“三姑娘好,三姑娘心眼子细,又灵巧又聪慧,什么花呀叶子的,古今没有的说法她都能从书上找出来,”

“可不是,”安老太太微笑,像方姨妈说到她心底去。

“就是有一点儿不好,人钻到书里去了,外面的事情倒不论,”方姨妈面有为难:“老太太归宁,这贴身侍候的人啊,三姑娘可不成。”

“哎……。”安老太太再次配合的轻叹。

方姨妈陪笑:“倒是我家明珠,幸得老太太教导,虽然长这么大还不懂事儿,不过在侍候您上面,从来不敢怠慢。我想呀,要是能跟着您进京见见世面,也算没有白来这世上一回,还有明珠,她也大了,也该见见眼力界儿,要是能进侯府……。嗐,要是不托您的福,什么侯府她也不能去看看热闹啊。”

门帘子一动,管打门帘的福英的话还没有出来,方明珠的嗓音先飞进来:“来了来了,这个要趁热的喝呢。”

她手捧着一个蒸盏进来,福英的话才跟在后面出来:“方表姑娘来了。”

“祖母,这是姜汤,配的还有药材,能袪寒,又暖身,我看着熬的。”方明珠来的还真是时候。

安老太太伸头看看姜汤,材料放多了,姜味儿重,药味儿也重。上年纪的人最忌讳吃药看医生,没病也像近生病不远。

正想嫌弃的不喝,可母女们两张笑脸都在面前。安老太太虽刻薄,却也是缺乏温暖的人,见母女们都眼巴巴的,正在想着是推开说我不喝,还是不管不顾的再发顿脾气?

外面进来一个救星。

在外面走动的管事进来一个,手中握着封信,欢天喜地地笑着进来,给安老太太作揖笑道:“回老太太,京里来信了。”

“讲!”安老太太马上精神了,笑容由内而外的出来,洋溢在面上。此时要有人仔细地瞧她,会发现那皱纹也少了许多。

方姨妈母女更是耐不得的人,听到一个“京里”的字样,就急火火的把脸扭转过来。

因老太太不认字,此时按信来读又太慢,又有方姨妈母女在,不方便细细读信。而老太太神情,分明是在等着。老太太心情,也是在等这封信,这个管事的全都知道。

为了不让安老太太着急,管事的先笑容满面的回道:“说起程的日子,已定下了,来信就为说这件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