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失态/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姨妈怔在那里,管事的下面说的话她一个字也没听到,脑子里嗡嗡作响,只有那几个字:起程的日子已经定下。

脑子里没有嗡嗡结束,方姨妈就敏捷地一纵身子,以她微发福的中年身材,能作出此等举动也算难得。

可见人要是想做什么事,全凭心情作主。

这么一纵,她就到了安老太太的正面,迫不及待的拜下去,嘴里没口子的道:“恭喜老太太,贺喜老太太,”

她反反复复说着这几句话,两个眼睛放着光,怎么看怎么滑稽。安老太太竭力地忍住,才没有笑出来。沉下脸,老太太淡淡:“我有什么喜的?”

方姨妈又怔住。对啊,老太太喜在哪里呢?她的脑海彻底一片糊涂,竟然忘记老太太几十年归一次宁,的确是件喜事。

没有想到的原因,是方姨妈听到老太太要进京,认为完全是她和自家女儿的喜事,把应该正常要恭维的地方,全都抛在脑后。

此时,她自己姓啥估计都记不住,何况是别人身上的事。

见老太太问,方姨妈却有急智,冲口而出道:“京里为老太太把动身的日子都选好了,可见重视。这是老太太的喜才是。”

这话本也正常,可安老太太听到,却面色一变,嘴唇动几下,想斥责又想到方姨妈并不清楚内幕,骂她反而让她猜测出来,倒是不美。就忍了几忍,把心中的怨气忍下去,再淡淡地道:“哦,也是。”

方姨妈太过喜欢,能说的话不过就这两句。她的内心里知道自己应该再说几句俏皮的,恭维的话。可她心里想来想去全是女儿怎么跟上京,全在自己身上,就原地呆呆的,搜肠刮肚的寻思着话。

安老太太无端的让方姨妈引出一肚皮陈年旧气,和方姨妈生气又犯不着,就想法子压下这一肚子的气。

两个人,一个呆着,一个出神,管事的轻手轻脚把信交到梅英手上,正要出去,“砰!”

冷不防的有动静出来,把房里接信的梅英,准备出去的管事,出神的老太太,发呆的方姨妈全吓了一跳。

老太太才嗔怒而道:“什么事!”

就见旁边跳起来一个人,方明珠欢天喜地地这会子才表现出来,她也不管“精心而备”地姜汤了,跳起来就往外去,嘴里笑嘻嘻:“我去收拾东西!”

她手舞足蹈,动作幅度过大,把姜汤瓷碗碰翻侧转,就要滚到地上,眼看摔得粉碎不能再救时。幸好有个小丫头机灵,从门帘子外面一步冲进,及时接住瓷碗,才算救下来。可她不幸的泼了一袖子姜汤,虽然冬天冷,穿的是厚袄,也烫的咧咧嘴,怕呼痛老太太要骂,赶快捧出去,到外面自去收拾。

她出门的时候,心里自然抱怨。方表姑娘冒冒失失的,一年一年没长大过。然而,走出门后,就见到门帘子下三步外,石阶上站着方表姑娘。

方明珠直到冲出门,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窘迫得脸通红,浑身上下都是难过的,似哭又似不哭的,想进去给老太太陪不是,又担心她骂。要就此离开,又怕老太太生自己的气。听身后门帘子响,方明珠失魂落魄扭身,见是小丫头出来,脸上下不来的她心慌意乱地低问:“老太太可在生我的气?”

“罢咧,我的表姑娘,您老赶快回房去收拾吧,晚了呀,仔细老太太就不带上你。”小丫头压低嗓音取笑她。

方明珠正没有主意,此时有人叫她进房,她就会进房;有人叫她回去,她就一言不发的回去了。

对着她的背影,小丫头终于能松口气,对着自己浸满姜汤的袖子,自语道:“我的娘呀,你肯在房里再也不出来,可就算是心疼我们的好姑娘了!”

说完,见又有两个丫头拿着拖地布去拖地,小丫头不敢再说什么,回去换衣服交瓷碗不提。

不管方姨妈在房中怎么对老太太赔不是,这消息在极短的功夫传遍安家。各房里都有几个淘气小丫头,各房主子都若有若无的怂恿她们玩耍笑闹,就中可听到消息。

红花一气跑回见宝珠,上气不接下气地把话学完,宝珠和卫氏掩口轻笑。卫氏笑盈盈:“红花,你还出去吧。”

等红花出去,宝珠更是灿然轻笑。想方明珠打翻姜汤,不知道会不会再去厨房里煮一碗?正想着,门外红花扬起嗓音:“姨太太,您老来了。”

卫氏对宝珠使个眼色,知道方姨妈来必有话说,拿起手中的针指,无声无息转到耳房去,悄悄地那里站着。

方姨妈满面春风的进来,见房中无人,正是说话时候。宝珠手扶榻几,并未起身,方姨妈也没有计较。她径直过来,压了压嗓子,却还是嗓门儿高着:“我的好姑娘,你就是个神仙,敢情你掐指会算,怎么就知道老太太一定进京?”

宝珠这才徐徐起身,先启唇轻笑:“姨妈请坐。”再缓缓落坐,因方姨妈是来说话的,并不让人看茶。含笑而问:“姨妈可能确定?”

“能,我亲耳听到,管事的说起程的日子,是京里定呢。”方姨妈满面激动。

宝珠倒奇怪了,祖母起程的日子,怎么倒是京里来定?南安侯府就算再体贴老姑奶奶,这起程的日子如何能定得?

先把这疑问抛开不提,宝珠陪着方姨妈闲聊几句,再次保证自己绝对会想法子留下来。方姨妈有了这样的定心丸,才算安心而去。

宝珠呢,自在房中疑惑不提。

这一天安家各房,人人心思不一。掌珠自然是讽刺和嘲弄方明珠的,玉珠沉在书里还没走出来,茫然的啊了一声,再次在书中寻找颜如玉。

第二天一早,开门的照常开门。这大门才打开,就见一个人自雪地里姗姗然行来。看门人哈腰寒暄:“姨太太早啊。”

方姨妈慌慌张张地走来,像是急着出门。可到了门首,又手扶门边,在门内站住。看门人见她不住对外张望,就问:“姨太太在等什么人?”

“啊,”方姨妈心不在蔫。看门人就不管她,先去扫地做事。整整一个早上,方姨妈倚门相望,看来看去看不到人上门,就在心中抱怨,这该死的余家,既然相中宝珠四姑娘,怎么不早些来提亲。

提亲的,你快些来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