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媒婆/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姨妈呆怔在原地,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一直以来,她没有小看过安家的三个姑娘,都认为她们是聪明的。可四姑娘聪明到无人能看出来的地步,方姨妈这是头一回领教。

难怪她主动找上自己,且提醒自己拿观音院里作文章。方姨妈也知道自己在观音院说过的话,暗示姑娘们为孝心去祈福有不妥当的地方。也知道自己当时那样的说,会让人觉得不伦不类。

于是她后面找补了又找补,拿着观音院的信女们说了又说,生怕安老太太起疑心,认为自己是有意提起的。

她这件事做得格格登登,看上去有不顺畅之处。而四姑娘信心掂来,则是自然无比。方姨妈此时只恨自己没有想到,没有想到老太太年年都犯的咳喘,没有把四姑娘正确的看待。

上了年纪的人,冬天犯点儿小病是最正常不过的事。

宝珠顺理成章提到这件事的喜悦,在方姨妈心中远远不如她对四姑娘的担心。她面色微变,这位姑娘这么的聪明,以后会不会是明珠的妨碍?

此类人,办点儿事情就担心一切人都和她过不去,恨不能没动作以前,先压倒一切,打倒一切。

这与命不好无关,还是她想错了。

再看安老太太,面色稍霁,虽不是和颜悦色,也不是恭维多了厌烦的模样。她淡淡道:“哦,”然后没有了,就这一个字。

老太太的没有反驳,又惹出来一个人。

三姑娘玉珠笑盈盈也上前来,与宝珠并肩而立,斜身而笑:“祖母,让我和四妹一起去吧,观音院里多清静呀,我和管观音经的师太说佛法,还没有说透彻就回了来,正在丢不下,”

安老太太勃然变色,她说变脸就变脸,快得习惯她的安家人都有些愕然,这不正好好的在高兴说话。

见老太太怒容满面,双眸逼视玉珠骂道:“好好的姑娘,正经事是做针指学中馈,没事搬着本书我已经装看不到,还看什么佛法!你要当姑子吗?等我死了吧!”

玉珠涨红脸,眼睛里瞬间有了泪水,在眼眶里转来转去。她看似没有姑娘们的腼腆,却有着姑娘们的薄脸皮。低下头来,只恨地上没有地缝。

张氏见女儿挨骂,在心里叹气,没事又上去做什么!老太太也不认为这叫讨好。忙起身陪笑:“母亲不要生气,玉珠还小,她不会说话,”

“她不会说话!却会办事!”安老太太矛头一转,对向三奶奶张氏,冷笑道:“她又不是个爷,要是个爷,看书是正经的!”

就这一句话,张氏的脸也紫涨到不行,垂下头不敢再接。

安老太太的话还没有完,索性把全家人都骂上去:“学生的事体,是上学!姑娘们的事体,是安份守已。这女人做了男人的事,强到比男人还要强,还以为自己多得意!”

掌珠撇嘴,也垂下头。

“这寡妇的事体,就是清静!”这话又把邵氏影射进去,二奶奶邵氏也垂下头。

“还有你!”安老太太怒目宝珠:“你没爹没了娘,我不好好守着你,让你去什么院子里祈福!传出去人人笑话,会说我对你不好!你这是为我寻福气呢,还是为我添气!”

一屋子的人都低下头,独宝珠从容含笑,对上祖母的滔天怨气。这怨气,不是一天积累出来的,是数十年日日月月的煎熬,非一日之寒。

“祖母息怒,正是自小没有爹娘,受祖母疼爱长大,这才起愿去观音院中祈福,并没有添气一说。”

安老太太对上她的眸子,见笑意恭敬,才哼上一声,忽然就疲倦了,挥袖子不耐烦:“都走吧,我是个病人,经不起你们打扰。”

“是。”

余下的人巴不得这一声,答应着转身出去。宝珠最后出去的,在房门外见掌珠等在那里,悄声地道:“别傻了,祖母要带我们去京里,去什么观音院!”

宝珠含笑:“多谢大姐姐告诉我。”

和掌珠分开,又走上几步,见树下张氏和玉珠招手。宝珠走过去:“三婶娘。”张氏心疼地握住宝珠手,小声道:“傻丫头,你就没有爹娘,难道我能照应的不肯照应吗,去什么观音院!这不是姑娘们做的事,别学那一家子小姐,人家闹病才肯去。”

玉珠歪着脑袋笑:“就是呢,这全是你害的,你说话我接了一句,就惹得祖母又发脾气。”她吐吐舌头,眼泪早就没有:“要是传出去啊,又该说我们都不体谅祖母的辛苦,你呀,全是你!”

北风虽寒,宝珠也陡觉暖意频生。赶快对玉珠福了福,说全是自己临时想到的话,没想到害得全家人都跟着挨骂。张氏和玉珠反而安慰她几句,送宝珠回房这才离去。

半夜里,方姨妈也没有睡着。她翻来覆去地心中不安腾,想着四姑娘的厉害,方姨妈有不能掌控之感。

天知道她为女儿求一门好亲事,与掌控别人有什么关系!

但见四姑娘回话流利,她这事也许能成行。她心里左一阵子想,右一阵子想的,直到天明才打了个盹,朦胧中见天明,睁开眼见窗纸大白,急忙起来问问时辰,已经比平时晚了半个钟头。

让小丫头取衣服,方姨妈笑道:“惦记着老太太的病,就睡晚了。”这样解释几句,就往安老太太房里来。

因为老太太的病,方姨妈没有空闲再往大门上去张望。可经过往大门的石子路时,难免多看一眼。

就见白茫茫雪地中,一团花团锦簇摇曳而来。

这是一个人。

她穿着紫红的大袄,深绿色的裙子,头上别着梅花,又别着梅花簪子,脸颊上一团红晕,眉头上一片浓黑,是画过的眉头,和涂过的面颊。

再看嘴唇上,更是紫乌的化不开。

方姨妈看到她,心花怒放,怒放心花。来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是本城里有名的钱媒婆!

天底下的馅饼像这一刻全砸在方姨妈脑袋上,她苦心苦盼的求亲的人,总算上了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