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眼热/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姨妈就站住脚,等候钱媒婆的到来。大老远的,给了钱媒婆一个热烈的笑容。钱媒婆受宠若惊也好,习惯性的满面堆笑也好,反正是嘴角往上一撇,扭着水桶似腰身,加快步子走过来,大嗓门儿扬起:“哎哟,这不是我的姨太太吗?你老这是往哪里去?”

“我还能往哪里去,这不是老太太病了,我得去陪着她,我不陪着她,谁给她解闷呢?”

钱媒婆心底暗笑,人家有三个孙女儿,一堆子的家人,要你给她解什么闷。方姨妈在安家住的太久,又喜欢到处出头露面,没有人不知道她们母女是个吃白食的。

不过方家的女儿大了,钱媒婆心想这老货见我笑得这么喜欢,莫非她相中了人家,等着我去说。

横竖说一家也是说,说几家也是说,媒婆的嘴不怕说话,就怕没地方说。

“你们家姑娘倒没有一起去看老太太?”钱媒婆主动说起方明珠。方姨妈对安老太太住处一努嘴儿:“早去了,她大了,不用我交待,自己有孝心呢。”

钱媒婆又想笑,安老太太要你们母女的孝心给狗吃吗?还孝心,又不是人家正经的孙女儿。

她虽这么想,自是不说出来。故意挑起话题:“姑娘大了,又好个姿色,是寻婆家的时候了。”

“是啊,不知你往这里来,是说的什么人家?”这话正中方姨妈下怀。

她和钱媒婆,一个是想拿方明珠的谢媒钱,一个是寻思到宝珠四姑娘那里。

见方姨妈回应,钱媒婆索性直接问她:“你相中哪一家?”

方姨妈希冀地回:“有官做最好,人呢,俊秀最好,是个才子也罢了,”钱媒婆眼珠子都瞪直了,手中一块老姜色绣水鸟的帕子直接一动,把方姨妈眼神打乱,没好气地道:“这样的人家,你可别想。”

以你方家寄人篱下的姿态,以你方家女儿疯疯颠颠的模样,去当官人家做妾,人家还想收个小家碧玉,温婉贤淑的呢。

当官的人家,要多挑剔就有多挑剔。

“那你今天来是做什么的?”方姨妈也沉下脸,心想要不是做官的那一家,四姑娘她怎么肯答应呢?

这老货,不是合适的人家,你就别来!

钱媒婆冷笑:“我的姨太太,我登的是安家门,又是方家门,你管我来是做什么的!”腰一扭,越过方姨妈直接往老太太房里去。

让冷在后面的方姨妈气得两眼冒金星,在心里反复的咒骂,这一起子见高拜见低就踩的势利行子,哪一天让你们知道知道我。

这哪一天,肯定不是今天。在今天这个时候,方姨妈忍忍气,还是要往老太太房里去才是。为了不想是跟在钱媒婆后面,方姨妈故意退后几步,等钱媒婆转过老太太院中正门,才曳曳动步子。

她转进正门,就见到女儿方明珠从老太太正房出来。方姨妈三步并作两步过去,低声问:“怎么出来了?”

“钱媒婆来了,老太太让我们都出来。”陪病人是件累人的事,犹其这病人还是个上年纪老太,其实闷的。方明珠能出来挺喜欢,说一声:“我掐花去了,”就去寻梅花林玩去。

方姨妈在房门外踌躇片刻,往东厢房门外,隔窗见邵氏张氏掌珠都在这里,又有玉珠在转角竹子雪下面,仰面对碧竹,像是在吟诗。四姑娘呢,倒是不在,反正也不在房中。

钱媒婆的话,不方便给这些人听到,方姨妈却觉得自己听听无妨。而且不听,她心痒得难过,一会儿也站不住。

就打开门帘子进来,装作才来请安的,就这么进了去。

安老太太今天好些,抱着个手炉,带着貂皮帽子在暖阁里。钱媒婆在她面前正说着什么,见方姨妈进来,安老太太就点点头,钱媒婆也住了嘴。

“老太太今天好些,”方姨妈问候过,就当一个没眼色的人,在一旁坐下来,看老太太撵不撵自己。

安老太太居然没撵她,有些兴致勃勃地追问:“是哪一家?”

钱媒婆也没把方姨妈当一回事,她听到也好,听不到也好,又有什么。而且老太太不避方姨妈,钱媒婆也想让方姨妈听一听,什么样的人家配什么样的人,你方家还是有自知之明吧,寻个比挑脚汉强的就行了。

她就把神秘摆在脸上,故意喘口气儿,故作紧张,身子也往前耸了耸,笑嘻嘻道:“论起来,和您家可是天作之合,门又当户又对,这小爷呢,又聪明又俊俏又伶俐又能干,能进学能中举能孝敬能体贴……”

她说了这么一大通,还没有出来那个人,安老太太已笑得不行,手指住钱媒婆大乐:“你这个老贫嘴,生生地要把我闷坏,快说,是哪一家子相中我们家的姑娘?”又对方姨妈扭头笑:“姨太太来得正好,帮我相看相看。”

“那是那是,一女百家求,咱们是得好好相看相看。”方姨妈笑容不改。

老太太和方姨妈都把眸子放在钱媒婆脸上,钱媒婆却不说话,举起四根手指头,笑得合不拢嘴:“老太太呀,您猜到了吗?”

安老太太若有所思,嘴角噙上一丝微笑:“是他们家呀。”

她们说的哑谜方姨妈半点儿不懂,却冲口而出:“这配四姑娘太好不过。”话说过以后,才知道失言,正想找一句来描补描补,却见钱媒婆双手一合,欢天喜地地道:“可不是,配四姑娘可是再好不过。”

说过,才和安老太太一起愣住。钱媒婆问方姨妈:“我还没说,你怎么知道是为四姑娘来的?”方姨妈猝不及防的窘住,支支吾吾地回不上来,安老太太为她解了围,笑道:“她最近得了四姑娘病,把我的四丫头夸得像天上少有地上无双。老货,我们还来说正经的,你说这冯家的四小爷……”

方姨妈脑子“嗡”地一声,下面的话又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冯家?

不是余家?

冯家,四姑娘她肯?

转而,方姨妈又羡慕起宝珠来。比宝珠配余伯南还要羡慕,甚至还有点儿眼红。在方明珠初长大时,方明珠一门心思地爱才子,恋上余伯南。而那时候没有和侯府亲上加亲一说,方姨妈在满城里看了一个遍,为女儿相中的,就是冯家的四小爷。

仔今天有空回评论,顿觉舒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