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没有道理的方姨妈/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年青的姑娘们见识不多,以为神采飞扬的就叫良人。要知道鸟人也是一样的神采奕奕,能展翅膀的。

方明珠迷上余伯南,方姨妈眼尖的把女儿想法打散,是她每每不靠谱的想过以后,还清楚余夫人是瞧不上她的。

余夫人有一阵子,全城的姑娘都不入眼,何况是方表姑娘。

而冯家就不一样,冯家家规刻板,人人一板一眼的,见人的笑容都快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又以孔孟道理以尊,无故并不刻薄人。冯家的奶奶们见到方姨妈,不管心中怎么鄙视,面上从来不失礼。

方姨妈在相中冯家这件事上,还算是眼明心亮。问题是表姑娘行止惊人,能骇倒无数江河。方姨妈曾在言语中试探过冯家奶奶们,差点儿没把冯奶奶们吓死,这事也就淡下去。

四小爷冯尧伦,从来不是方姨妈碗里的菜,可是知道他相中别人,方姨妈脸上还是有淡淡的酸味儿,僵木着的脸看上去难得出现几分端庄。

安老太太和钱媒婆有滋有味的探讨着:“四少爷是个好孩子,二奶奶也是个好的,但不知什么时候看中了我的宝珠?”

有人来求亲总是件喜事,老太太喜欢得眉眼都舒展开来,俨然不再像个病人。

钱媒婆的嘴倒风车一般,话嗖嗖的出来:“这不是老太太调教的好,大姑娘呀,能独当一面!三姑娘呢,是个女才人!四姑娘呢,又本分又安静,”

她看似个个都夸到,其实已经表明冯家挑不中别人的缘由。自己的孙女儿好与不好,安老太太最有数。她颔首笑着,往下细听。

“您说这城里还能有谁家!老太太您可是侯府的姑奶奶,嫁到这小地方本就是委屈了的,您老抖上一抖,这城还不震几震……”

安老太太忍住笑,嘴里念着菩萨皇天,轻言细语打断钱媒婆:“这话不能说,我们在这城里不算什么。”

“再说那冯家,冯家是什么样的人家,几十年了老太太您有数!他们相媳妇,您府上是头一份儿。这不,二奶奶说观音院里又见上一面,四姑娘好得不能再好,”

安老太太又要笑,这好得不能再好,是什么样的好法子?

“二奶奶一见呀,喜欢得不行,回去就要回冯老太爷定下来,偏生老太爷犯咳喘,”

安老太太点头,她还让人送补品过去,也收到冯家送的药材。

“这不,老太爷才好,二奶奶就赶快回了,老太爷一听就急了,说二奶奶定亲是大事,既是好人,怎么不赶快定下,还要等他。这不,我可就来了。”钱媒婆的一番话,一波三折,总算说完,趴地上就拜:“恭喜老太太,贺喜老太太,您呀,要嫁孙女儿了。”

地上本擦得干净,钱媒婆的金簪子就碰在地上,一声一声的脆响。

“呵呵,”安老太太容光焕发,一下子年青好些。连声让人:“搀起来,我们坐着说话。”梅英从内室中还没有过来,方姨妈已过了去。扶起钱媒婆,就便道:“看你衣服把地蹭脏,我去叫人拿布来擦地。”

钱媒婆低头去看,果然她从外面来,裙边上沾了泥,有零星几点溅在地上。说一声:“有劳,”方姨妈已经出去。

借这个故儿出来,方姨妈叫过小丫头去忙活,自己就不进去了。从安老太太面上的笑容来看,方姨妈以为这事准成,再也坐不住,出院子来见宝珠。

宝珠不在房里,却在厨房,正在廊下支一块干净地方,和红花主仆两人看着一个火盆和茶吊子,给祖母熬参汤。

“我的好姑娘,借一步说话。”方姨妈把宝珠弄走,宝珠不明就里,跟着她到四处无遮挡的小亭子上,北风呼啸穿亭而过,有人走来,不管从哪个方向来,都一眼能看到。

宝珠打了个寒噤,难免抱怨:“您老人家让我来喝风吗?”

“姑娘大喜,我特地来恭喜你。”方姨妈的脸色阴晴不定。来的路上她早就想好,和侯府相比,对冯家的酸味儿可以放下。她怕宝珠不答应,先来通个信,再做做思想工作。

宝珠聪明过人,飞红了面庞,也猜到几分。又好奇又猜测的她只装不知道,顺着方姨妈的话笑问:“姨妈又说疯话,好好地,我喜在哪里?”

方姨妈见她言笑自若,以为她还不知道。再说让宝珠猜,宝珠也真的猜不出来。就凑过来,低声道:“冯家为四少爷来求亲。”

宝珠在这一刻,觉得北风都静止住,她的呼吸也憋住。慢慢的吐气出来,还是屏气凝神模样,轻声问:“真的吗?”

“我亲耳听到……”方姨妈一五一十说完,见宝珠怔怔的,以为她不答应。忙道:“冯家更好,比余家好……”

她自顾自的说下去,宝珠却回过神,陡然惊心。

方姨妈怎么知道余家会来求亲?

冯家求亲,固然让宝珠意外。可方姨妈知道这么多,一样让宝珠吃惊。

佯装无事的宝珠耐心地听着方姨妈的话。

“四少爷人更稳重,余少爷忒的轻浮。冯家奶奶们为人宽厚,余夫人高颧骨,面相就不是好婆婆!冯家人多,亲戚多,以后四少爷上京赶考,在京里现成的地方住。余家呢,聪明太早不是好事儿。姨妈我比你多吃几十年的饭,见过无数中不了的才子。才子中不了,就不叫才子……。”

宝珠静静地,等方姨妈说得口沫纷飞时,才轻声问:“这又与余家有什么相干,姨妈偏提余家?”

“嗨,你还瞒我,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余少爷,可你看看我为你等到今天,余家鬼影子也不上门,冯家倒心诚,老太爷一好些,媒人就来了,现就在老太太房里坐着,姑娘不信,自己去瞧瞧,”

宝珠再也听不下去,涨红脸道:“好,我去瞧瞧。”丢下方姨妈一径走回厨房见红花,神色已经不对,气色也匆忙,对红花道:“你看着煮好送去,要问我,就说我也身子不快,房里歪会儿。”

红花答应着又问:“要我跟着吗?”

“不用。”宝珠自回房中,把方姨妈的话想来想去,越想越气。这一对母女真是岂有此理!

有时候是二更,二更的规律,呃,仔也说不上来。亲们晚八点前找不到,就没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