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宽恕/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宝珠心烦意乱的,油然对方氏母女满腔怨恨。至于吗?为了自己的私利,把别人的名声不放眼中,一味的钻营,就为了达成自己的小心思!

幸好自己素有防备,不会对方氏母女多说什么。

斜身歪在大红绣瑞草的迎枕上,宝珠把方姨妈的话从前到后的想了又想,还有方明珠在庙中奇怪的言语:“我会帮你的。”

敢情她们母女把自己当成与余伯南有私情的人!

我啐!

宝珠脸通红地坐起来,气不打一处来。忽然,她怪上祖母。为行善,给几个钱,打发她们离开就是;为怜惜,留在家中也须好好教导指点。整天是言行有亏,举止不当,来个外人也会笑话,又给家里人惹得诸多的不痛快。

如大姐姐掌珠和方明珠鸡飞狗跳似的争斗,月月不少;

如三姐姐玉珠的清高,时常在方姨妈嘴里落下话柄;

如自己……险些也让这对不着调母女给算计进去!

余夫人对自己有意也好,余伯南爱慕自己也好,全是别人的事。就像风吹落叶子,蜂蝶来采花,与花何干?

也不是花的错!

……

气上一通后,宝珠到底内心淳厚,怒气平息下来。不用丫头,自己倒了一碗热茶捧在手上,出神慢慢想着,不由得刚才的想法而后悔。

祖母人人说道的刻薄,却教导上从来不敢有失。她是长辈,犯闷也好,心好也好,既留下方氏母女,也是件积福德的事,不应该由方氏母女的德行而背后诽谤与她。

再来,宝珠叹口气,那一对儿无道理的母女,细想想很是可怜。

人生最可悲的事,不是没钱,不是时运此时不济。而是一生糊涂,终世的不明道理。方氏母女无人依靠,无人指点,方明珠年在青春,就要踏入自己的日子里,更是无人告诉她什么可以做,什么又不可以。

没钱,是一时的。

时运不济,总会翻身。

唯有这不明事理,以不好当好,把好当成不好,以致于形成不正确的判断,才是影响一辈子的大事情。

宝珠庆幸自己年方少艾,正当青春,又惜福知福,不敢怠慢。以后诸事当心,可以随意随缘。要知道年青的时候走错的路,以后是纠正不来道路,只能纠正心情。

她的心慢慢静下,更加懊恼的想,不应该可怜人。

有可怜别人的想法,就是把自己放高了一等。看人好似俯视花草,这不是自高自大吗?

生活中将遇到很多人,亦有很多的事。此时可以由方氏怪上祖母,以后还怪到什么人头上?

宝珠把心平静,决定接受眼前事,不再有抱怨。

古代闺中女,对亲事是没有自主权的。能不能举出几个自己找丈夫的,有!比如红拂,比如绣楼抛彩珠,比如父母溺爱家中娇憨……

但大多的人,是由父母作主,再或者说,是由媒婆提亲作主,算是盲婚。

这是古代,就是如此!古代是什么样子,想来不会有人还提出在古代去打破三从四德。晚了,古代已形成,没有时光机器超人的能力,此话免谈吧。

在这样的情形下,宝珠自然不会先把什么余什么冯的先放在心中掂量。但此时求亲的人上了门,宝珠就可以放开了的想上一想。

她也稀罕的,竟然不是余家?反而是冯家。

从长大后移居深闺,就没有见过冯尧伦几年。而冯尧伦为了谨慎,说通俗些有些拘谨。一年两年的见上一面,不过就是问声好,请个安,再就回避开。

嫁给冯尧伦的话,日子将是可以期待的稳妥。冯家这样的人家,就算子弟们想出错,长辈们也不答应。

而余家,让方姨妈一语说中。余夫人是本城闻名的不好相处,自封的天下第一精明人。谁嫁给她家的才子儿子,进门前就先低上一头,进门后等着吧,再低一个头才能过日子。

想到这里,宝珠竟然有莞尔的心情。把雪白的手指在小几上轻弹动,调皮的把余家冯家在心里反复推敲着。

嫁到冯家,好似进了米面缸,日子将是闲适而流水般。有事情,有长辈们顶着;有规矩,小辈们听着。冯四少一看就是个亦步亦趋,不敢走错一步的人。和这样的人过日子,房中固然少乐趣,却必是互尊互重。是真正的“尊重”。

他为人的性格处事已铸成,此生难改。

而余伯南,总似春风里杨花枝子上的第一片花絮,轻扬得洋洋洒洒,会是有趣的,也会是让人不能安心的。

他太聪明太俊俏太伶俐太灵巧,不会此生心系一个人。宝珠是这样看他的,让人无法拿得准。

但嫁个丈夫聪明俊俏伶俐灵巧,不也是每个姑娘们想要的?

宝珠自嘲的笑了,把手中帕子随意一抛,像抛出去自己杂乱的心情。低声对自己道:“不管是谁,只要家世清白,人讲得通道理,别的,是一步一步来的呀。”

不再乱想的她,祖母在病,呆在房中怕人说不好。换件暖些的衣服,就出来往安老太太房中来。

钱媒婆已走,而家里人都打听清楚钱媒婆的来意。见到宝珠来,都笑得别有用意。宝珠很想装没事人,却几回让看得红透面颊,活似胭脂梅。

而安老太太,今天也没有骂人。她微微笑着,像有一件极快活的事出来。说掌珠用心,请医生调医药上想得周到;又说玉珠瘦了,成天看书要保养身子;两个媳妇邵氏张氏也蒙老太太赏个笑脸,说她们侍候上辛苦,弄得邵氏张氏以为今天外面出日头。

大雪天的,见日头难呐。

最后才看的宝珠。

眸光一放到宝珠面上,所有人的眼光“唰”全跟过来。宝珠到底是年青的姑娘,再大的定力也难为情起来,面颊上飞起红晕,头微微的垂了下去。

说也奇怪,安老太太一看向宝珠,神色就飘浮起来。像想到什么旧事,又像在回忆着什么人。房中安静得似无一人,只有老太太缓缓的嗓音:“天冷,我也大好了,无事少出来,房中针指上勤谨些,就算是给我祈福。”

全家的人的心一闪,都同时有一个意思。这是让四姑娘待嫁的意思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