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通风/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宝珠气上一会儿,很快就原谅方明珠。她失于人的指点,倒不是不够聪明。就是自以为太聪明了,才想啥就说啥。

宝珠是善良的,如果善良也是一种错,那从古到今,整个社会所传的理论,将全都是错的!

孩子们也不用再上学,还学个什么劲儿!青年们不用再尊重人,也不用指望别人去尊重你!

那种指望别人对她一派善良,而自己又可以肆意妄为,不给别人善良的人,可笑。

安家上上下下从此多了一点谈资,都盼着钱媒婆再来,指望从她脸上看出老太太的心思。因为在这个家里,老太太独断掌家,很少和别人商议事情。

她宁可和管事的说事情,也不愿意和两个寡居媳妇多说。至于孙女儿们,还太小。而管事的人,是不方便谈论小姐的亲事,老太太在想什么,就无人能早知道。

大家好奇心浓厚,唯一的指望就是钱媒婆的表情。

说亲事这种事,俗话说得好,媒婆可以跑断腿。可钱媒婆一、二、三…。三次以后,再也不上门。

三天之中,钱媒婆一天来上一回。到第四天,忽然绝迹不见踪影,安老太太泰然自若,别人可就沉不住气。

头一个,方姨妈如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

她转成陀螺,也没胆子去问老太太。但方姨妈是聪明人,不会被难倒。当下换了衣服,出门往钱媒婆家里来。

钱媒婆当巧在家,见外面有人喊:“钱妈妈在家呢?”隔窗子一看,却是方姨太太,穿一件作客的八成新老姜色大花衣服,涂了点儿脂粉,手上呢,却没有拎着盒子点心。

钱媒婆纳闷,往这里来的人,都是找自己说媒的。方姨太太空着俩爪子,难道是来谈天说地?哦,敢情她把自己有个女儿还没定亲忘记了。

看这个娘当的,家里有个成年女儿,好似炕边摆着炮药。倒一点儿也不上心!

钱媒婆抱怨着,把方姨太太迎进来。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方姨妈想问,又没想到话题好张口;钱媒婆心想看这个人揣着什么而来,就只抽自己的水烟。

一碗茶下去半碗,方姨妈憋不住,试探地问:“这几天,您不往我们府上来,是另外有事?”

“你府上?”钱媒婆慢条斯理的接话,见方姨妈脸上一红,才悠然地道:“有事。”

“什么事!”方姨妈紧紧跟上。

钱媒婆愣住,又忽然笑了:“我说方姨太太,你这么关心我,是想说什么?哪进来你那表情就红了白,白了青的,有话你就说,没话呢,喝完茶你走吧,我可不是你,有白饭吃的大闲人。”

方姨妈涨红脸,低声道:“全让你这眼尖的给看了去,”

“说吧,我这个人嘴紧着呢。”钱媒婆笑眯眯。

方姨妈想媒婆的嘴要是紧,天下可再没有可靠的嘴了。钱媒婆不喜欢闷葫芦,方姨妈也一样不喜欢。当下道:“我就是闲关心一下,我们四姑娘那亲事是怎么回的话?”

钱媒婆一乐:“四姑娘的亲事,是安府回人家的话,不是人家回安府的话。那不是你府上,你府上怎么回话,你还能不知道?”

“你就实说了吧,这亲事是怎么黄的!”方姨妈急了,怒气出来。

“当当当!”钱媒婆把水烟壶敲了敲,再道:“老太太说,论亲事要一个一个的来,大的没说亲,小的可不行。”

“我的娘呀,原来是这句话!”方姨妈用帕子擦擦额头。钱媒婆瞅着她大冬天的居然会冒汗,冷不丁儿的问道:“你是相中姓冯的吧?怕四姑娘心事能成,对不对?你这个人,吃人家的,住人家的,心眼怎么这么坏。”

“不是,”方姨妈有心无力:“我是怕不成。”

“咦,这不是日头打西边出来了?为什么呢?”钱媒婆试探地问她。

方姨妈脸上已经很不好看,失望让她气若游丝,眼神也虚弱了:“好妈妈,你先告诉我,冯家打算等多久?”

“人家就不等!”

“什么!”方姨妈惊得六神无主。

“冯家是打小儿相中的四姑娘,试过老太太几次口风,老太太都不松口。四少爷大了,冯老太爷又一年一年犯病,盼着几个孙子都有亲事他安心,二奶奶找我商议,我说再去问一回,成就成,不成就寻别人家,这不,安家老太太说不行,二奶奶也没辙,我今天才把隔城的赵家说给他家,过几天冯赵两家就要下大定了。”

方姨妈腾地站起来,冲口而出:“不行!”

钱媒婆好笑:“你说不行,有用?”她认为自己猜到内幕,重新拿起水烟壶,慢腾腾地问:“姨太太你的心,只比黑乌鸦强那么一点儿,四姑娘不是你的女儿,没道理你跑来关心这个!”她斜了眼睛:“是四姑娘大了,动了心思?见我不去,托你老来跑这一趟?”

方姨妈一个字也没听见,脑子里就转着亲事不成怎么办……双目茫然的走了出去。钱媒婆也不理她,随她出门。

外面冷风一吹,方姨妈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头脑第一个想法,就是余家。她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学里来。

学里还没有放学,余伯南等人皆在这里。方姨妈在门外吹上半个时辰北风,见余伯南出门。她迎上去,陪个笑脸儿:“余公子,还记得我吗?”

学里离县衙近,余伯南是步行回去。可巧他先打发书童回去,说自己旧书摊上逛逛再回家,就他一个人出来。

方姨妈就同他走到背风的地方,劈面头一句就是:“宝珠四姑娘要定亲了,你知道吗?”

余伯南登时慌了手脚:“和谁家?”

方姨妈装迷糊:“是哪一家我不清楚,不过媒婆来上好几次,我无意听到四姑娘三个字,难道不是为四姑娘来的?”

余伯南到底年青,又心底里只有宝珠一个人。竟然没想到方姨妈好好的找他说这些是为什么,余伯南青了脸,把方姨妈丢下转身就走。

方姨妈倒急了,追上去:“哎,你回去可不要说是我说的。”

“我知道!”

余伯南匆匆的往家里去,一面走一面急头涨脸,想从观音院里回来以后,又催了母亲两回,母亲总说不要急,她会去的。

那这求亲的人,到底是不是母亲找的。要不是,可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