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母子对话/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余夫人带着丫头,正收拾丈夫和儿子过冬的衣服。见外面有人回:“大爷回来了。”余伯南急急火火的进来。

“说你去逛书摊,这就回来了?”余夫人满面带笑,吩咐自己的丫头:“银卷儿,把煨的暖身汤给大爷拿来。”

银卷儿答应着,从内室中捧出一盏汤水,笑盈盈送到余伯南手边:“大爷请用,奶奶看着熬的,放了好些……。哎哟!”

余伯南伸手来接,却失手打翻茶盏,泼了半盏在银卷儿手上。汤水本热,又特意保暖。烫得小丫头眼泪汪汪的,带着哭嗓音来问:“大爷烫着没有。”

“是你烫着了,倒来问我!你糊涂了不成!”余伯南正没好气,拿银卷儿发作起来。“下去吧,”余夫人斥退银卷儿,拿个帕子给儿子擦拭。

余伯南皱眉缩缩手:“没烫着。”

“你在外面受了谁的气?”余夫人眼尖地看出儿子和平时不一样。余伯南张张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就苦苦的一笑,接过母亲手中帕子,不住地在衣袖上擦来擦去。

那袖子上什么也没沾着,余伯南还没意识地擦个没完,余夫人就贴着他坐下,笑问:“学里和谁拌了嘴?”

“没有。”

“那是,有人嫉妒你?”

余伯南无言以对,半天道:“谁会嫉妒我?学里比我强的可不少人。”作为一个少年孩子,他肯谦虚已经很难得。可遇上一个盼子成龙的母亲,就大不一样。

“是冯家的少爷?他们自以为书香门第……”余夫人说到这里,就让余伯南打断。余伯南想了想,正色告诉母亲:“我这才子的名声,在冯家眼里什么也不是。冯家兄弟几个,个个不比我文章强,他们家不喜欢招摇。”

余夫人不屑的一笑:“你懂什么叫招摇?要说不招摇,你们还赶什么考中什么举?冯家的孩子们年年都进京,在榜上天下闻名,那不叫招摇!”

“反正不是为他们。”余伯南没想到母亲扯得这么远。他心烦意乱的摆摆手,忽然实话迸出来:“您答应我的事,去办了没有?”

他好好的出来这么一句,余夫人皱眉:“你着了魔不成?”

“说好的,您给我定宝珠,我就中状元。不然,不中!”余伯南是家中独子,和父亲不敢强,和母亲却敢这样说话。

余夫人倒听一口凉气:“这个宝珠哪里还是宝珠,简直就是宝天王!”她冷笑:“如果这宝天王能把你耽误成这模样,我宁可不定她!”

“您…。”余伯南说不出来话。

余夫人动了气:“这样的人,让我儿子书也看不好,就是娶到家,我也是不依的!”

母子一左一右坐着,都心中有气,又忍着。

余伯南内心煎熬,烧得他不能忍受时,忧愁地道:“我怎么,有个陆游的母亲!”

“陆游是你同学?”余夫人本能反问。问过见儿子干瞪眼,瞬间想了起来,顿时满面笑容:“你说的是前朝的那个古人,你父亲说大诗人大词人的那一个?”

她受宠若惊状:“你拿她比我,你倒有古人的壮志不成?”

余伯南目瞪口呆,不忍骗母亲的心占了上风,吃吃道:“我是说她棒打鸳鸯。”当下把故事源源本本解释给余夫人听。

余夫人听到一半,就绷紧脸。想和儿子生气,又从来溺爱于他。说不生气呢,又心里不是滋味儿。

她无奈的捏捏帕子,一五一十地说出来:“本来就要央人去说亲事,后来又想到一件事,才停下来先看几天。”

“什么事!”余伯南耐心地问。

“都说安家的姑娘是打算往京里定亲,我想且看几天,不然上门去碰个钉子也难过,你说是不是?”余夫人解释道。

余伯南又气又急:“那就更应该赶快去定,赶快去啊!晚了不就没了!”

余夫人很少见到儿子脸憋得通红,吓了一跳,又不服气上来:“你还没有媳妇呢,就敢对着我吼!以后成了亲,还不把我扔到墙外面去,”抽出帕子就要拭泪。

余伯南啼笑皆非,上前来劝母亲:“把您扔过墙,谁抱大孙子。”

“有吗?”余夫人马上亮了眼睛。

“您不定亲,就黄花菜也凉了!”余伯南趁势又敲打道。

见他这么坚持,余夫人颦颦眉,到底儿子中状元最重要。余夫人当即答应明天就请媒婆,余伯南才安下心。

当天晚上,余夫人才对余县令说,也提到担心安家不答应的话。余县令且惊且喜:“这是件好事情,你怎么不早对我说!”

由南安侯提起来的余县令也催促夫人,明天赶紧去请媒婆。

第二天不凑巧,冯家和赵家定亲,为表隆重,把全城有名的媒婆请去几个。这城太小,有名的媒婆就那么几个,余夫人见熟悉的人都不在,就决定推迟几天。

余伯南的心算是定下来,方姨妈还悬在半空中。

她又一次成了大门的望夫石,左一趟右一趟的磨来转去,不离开大门左右。安老太太对家里的大小事情无一不知,来龙去脉大约能猜得到。对梅英微有怒气:“我满心里想成全她们母女,她们却一次又一次的添乱!”

梅英好笑:“方姨太太见识浅,才打四姑娘的主意。”

“这偷鸡的人,总是蚀把米的。”安老太太连连冷笑,又因为病还没有好全,梅英劝着她不要生气,把这件事丢下来不再谈论。

过上四、五天,钱媒婆又一次的光临安府。才到大门上,就见方姨妈炮弹似的冲上来:“又是为四姑娘说亲事?”

“是,哎,我说你这个人,你是四姑娘的什么人,你这么上心!你自己亲外甥女儿,你怎么不问?”钱媒婆糊涂了:“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是为四姑娘说亲事?”

真是奇怪!

方姨妈接着她往里走,满面春风,兼口没遮拦:“我们这府里就四姑娘最挑尖儿,不为她你为了谁?”

掌珠在帐房里,把这话收入耳中,难免不服气:“四姑娘四姑娘的,你以后靠她养老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