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问问去/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余夫人大发脾气的时候,她寄于厚望的儿子余伯南正在书院里发呆傻笑。他是知道今天是母亲央的媒婆去安家的日子,他也想到安家以女家的身份,会犹豫啊考虑啊,总要等到媒婆去上三五次,这亲事才能定下。

一般定亲事的流程,总是这种模式。

那种媒婆一上门,女家就答应的事,只能是事先说好的,再就是早就相中男家,盼星星似的盼来了,岂能不赶快答应?

余伯南很希望自己是安家盼着的孙女婿,那倒简单得多。可就算不是,母亲肯走出第一步,央婚说合的,离定下亲事也就不远。

宝珠将是他的了,余伯南美滋滋的笑容又添上一分。在他旁边坐的是同学,冯家的六少爷。正悄声和几个兄弟们笑道:“伯南今天魔怔了,一上午对着书呆笑,下午还是这个模样。”

“我们捅他一下,看看他为什么像呆头鹅?”九少爷才进学,年纪不过十一岁,又淘气又顽皮。说过以后,就蹑手蹑脚走到余伯南身后,见素日警醒的他还是不醒。就把个手掌在他肩头上一拍,嘴里道:“哈!”

余伯南打个激灵,魂几乎让吓没了。回身看,见冯九少爷双手是握捧的模样,正笑得不能自持,含糊地道:“我这是当头一棒喝,助你悟道!”

旁边一堆的人拍手而笑:“小余你参了一天的禅,也可以理理我们了。”

余伯南抚着胸口,狠瞪他们几眼,又没奈何的跟着笑出来。陡然的让人喝醒,余伯南忽然有种感觉,要赶快回家去,就胡乱收拾了书,摆手笑骂:“姓冯的,明天跟你们算帐!”出门交待书童把余下的笔墨纸砚装起来,他一溜烟儿的先跑回家。

直到母亲房外,余伯南才放慢脚步。见天色昏暗,是冬天的原因。就时辰上来说,还不是下学的时候。脚步因此踌躇,在落雪的老槐树下转了几步后,想知道消息的心情占在上风上,余伯南就大步流星地去见母亲。

余夫人面上是平静的,心里余怒未息。正捧着碗茶百般的咒骂安老太太和南安侯府,见儿子兴冲冲的过来,先行了一礼:“母亲今天可好?”再就上来贴着母亲坐下,半撒娇儿的问:“什么回话?”

“回什么话?”余夫人嗓门拔高几节,火气也腾腾的往上直冒。

余伯南变了脸色,站起来就跳脚:“咱们不是说好的,今天让人上安府去,咦……”他满面狐疑:“你找的钱媒婆,钱媒婆也答应了啊?”

余夫人不屑的一笑,余伯南又激动起来,负手在房中走来走去:“好啊,姓钱的敢不办我的事,我让她……”

“办了,”身后飘来阴阳怪气的一声。余夫人气不打一处来,忽然发现陆游的娘很有道理。为了一个宝珠,还没有定亲儿子就快成疯魔,要是成过亲,那简直就是一个呆傻。

余伯南听到这两个字,对他来说不亚于天籁之音。当下满面堆笑,讪讪又转回来,笑嘻嘻道:“我就知道母亲疼我,是故意急我呢?”凑到余夫人身边,讨好地问:“安家怎么说的?”

他清秀的面容从小到大是余夫人百看不厌的,就今天怎么看怎么闹心。余夫人憋住气,冷淡地道:“我是疼你,可是啊,架不住人家不疼你。”

“您说安家?”余伯南了然的笑了笑:“人家自然是要想上一想,斟酌几天……。”

见自己的傻儿子迷得九窍都不开,余夫人索性直接道:“人家一口回绝!”然后把个眼光斜睨地面,是带理不理。

余伯南还要笑,笑了几下以后,面上的笑容才僵住。僵住以后,又觉得不可能。他虽然是知道谦逊的人,还只是一个少年。薄有才名,在本城里一枝独秀,心中总有几分傲气。就又笑道:“这怎么可能,您哄我的吧?”

“哄你娘的脚!”余夫人气得把自己骂上去,然后怒气勃发,劈头盖面的就是一顿骂:“美貌的小姐一抓一把,你不长眼怎么就相中她!我还没好好问你,你们两个是有私情还是怎么的,你迷进去就出不来!你出不来也就罢了,害的你老娘白填在里面受气!你知道安家怎么回话的吗!人家说全家要进京,亲事等进京后再说吧!”

“这不就结了,人家也没说不答应啊。”余伯南又一喜。

余夫人瞪着他,恨不能掐他几下子才解恨。她愤愤地道:“你傻吗!安四丫头今年十四了!她们往京里去,一来一往加上能不住上几天!这样算下来,没有一年的功夫回不来!”

余伯南忙插话:“宝珠正好十五,正是说亲的年纪,也不能再拖。”他满面容光。

“要是不回来呢?”余夫人冷笑。

“什么叫不回来?”余伯南平时也算是聪明的,就是这一会儿什么也想不起来。

见母亲气呼呼:“在京里订过亲,自然就不回来!”这句话对于余伯南来说,好似头上打个炸雷下来,把他雷得外焦内嫩。他竭力摇着头,把因此产生的旋晕感甩出去。又惊又怒,又想到母亲的这个设想也有可能。

这一刻,他伤心无比,难过无比,只觉得眼前忽然就黑下来,好似寂静无月寒冷无比而又茫然不知去处的旷野冬夜。

没有灯,也没有星星,前面再也没有路走,让人可怎么活下去?

耳边,余夫人又讽刺地道:“我现在觉得呀,学陆游的娘也不错。迷惑我儿子心的媳妇就是不能要!少了她一个,换一个大文豪儿子还是值得的。”不管余伯南听到是什么心情,余夫人斥责道:“咄!出去吧。你这模样我不想看!天还不晚,还回学里念书去,最好晚饭也别回来,我让人拿大盒子给你送饭。你呀你,看书的人心不在书上,想着那宝天王,人家也不想你!”

想到宝珠将会嫁给别人,余伯南已经六神无主。他茫然的出来,真的按母亲说的往学里去。一路走,心中一面的地动山摇,让他看上去面孔更呆。

在学里门外,冯家几个少爷正出门。见余伯南又回来,冯九少爷笑道:“这家伙一定中了邪祟,魂都没有了。且住,我们再去逗逗他。”

把余伯南截住,冯九少爷尖着嗓子笑道:“我来问你,你让哪个女人甩了,把魂丢野地里了?”

余伯南苦笑着想回几句潇洒的,却脑子干干的回不出来,平时常开玩笑,就勉强而笑:“是啊,我让女人甩了,让你开心一回。”

冯九少爷倒愕然了,又笑道:“你怎么会让女人甩!你余公子文才一流,品貌一流,我呀,是佩服得紧。我要是个女人,”

旁边冯家少爷们嘻笑:“怎么样?”

“我也嫁给你,哈哈,走了,呆头鹅,明儿见。”冯家几个人嘻嘻哈哈踩着雪,外面小厮们接住,有说有笑的回家。

余伯南原地呆站半天,眼睛没理由的亮了。是呀,我文才不敢称才子,却勤奋进学。我容貌不敢称潘安,却相当的不差。

宝珠妹妹的心里,她是怎么想的呢?

问问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