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清醒/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或者说宝珠并没有对余伯南动感情,才会很快清醒。再或者说余伯南有很多地方让宝珠不能放心,而宝珠又清楚知道亲事没有定下来时,她相中谁也是白搭,不如不去浪费那个精神。

这是难得的冷静,并没有让情窦初开占据上风。

接下来,她异常的痛恨方明珠。如果这个方胜让别人发现,那么身败名裂这四个字,远远不能形容宝珠当时的艰难处境。

等等,她眸子微闪,再把方胜里外都找了找,不但没有收信人和写信人,就是一点儿能看出这是余府出来的线索都没有。

宝珠长呼一口气,余伯南还是谨慎的。在这一点上,余伯南小心的维护两人的声名,并且考虑到如果让别人发现这方胜,就算有人认出是余伯南的字,也不会疑心到宝珠头上。

宝珠又气又怜他。气他不争气,祖母就是不答应,也没说一定回绝,这下作主意是怎么想出来的?

虽然也能懂他是想求自己一个准话,再接着求亲。

怜他,是陷入对自己的深情中。这种深情极能打动少女的心,可宝珠还是不能应约。

香兰苑很近,就在出院门走不到百步。可写信和相见两回事,一不小心两个人全都完了。

宝珠就随意收拾几个纸张,是自己闲着无事描花样儿玩的,也有几张是写的字,不过是打发时间。

见外间还是没有人进来,而冬天的火盆正旺。

把方胜先投入火中,亲眼盯住化为灰烬,再把余下的纸张投入火中,坐在火盆边出神的瞅着,心里一遍遍的方明珠。

宝珠的好涵养都让方表姑娘气到无。

“姑娘烧什么?看烧到衣服上,交待给我,我来烧吧。”红花跑进来。宝珠站她嫣然,心中道好丫头,幸好没早进来。就问她:“适才去了哪里?”

红花以为怪她不在房中侍候,吐吐舌头陪笑:“和三姑娘房中的青花玩去了,是姑娘要茶吗?我去倒。”

“不是要茶,是怕你大冷天的出去冻着又生病,你又不肯净饿,到时候噘着小嘴儿偷吃去,可怎么办?”宝珠更为放心,红花跑到隔壁院子去,她更无可能发现这件事。

红花笑嘻嘻:“姑娘才找出一件雪衣给我,我喜欢呢,穿去给青花看一眼。”然后小声道:“三奶奶为三姑娘私下里找裁缝做衣服呢,是件……。”抬手搔头:“宝相花的,还是妆花的?”见宝珠冲她笑,红花笑道:“明儿我再问青花。”

此时,纸张全烧干净,几片余灰在火中飘动。红花为了弥补自己刚才不在,殷勤地道:“我来收拾干净,奶妈给姑娘炖补品,倒还没有回来?”

宝珠也想了起来,自己先就一笑。为进京的事已经是个准话,老太太让人做衣服,主要就是三个姑娘的,另有首饰金银匠也川流不息的来,打最新式的首饰,可见老太太往京里选婿的心已无悬念。

虽然也有老太太和两个奶奶的衣服,可三个姑娘的最多。大开库房,交待人做的是一年四季的衣服,以姑娘们的年纪,掌珠十四,大玉珠几个月;玉珠十四,大宝珠几个月;宝珠亦是十四。

十四岁进京,呆上一年就十五。十五的姑娘还没有亲事,安老太太可以让人指着脊梁骨说话。

又有老太太一口回绝余家亲事,这心思已明镜一般。各房的人因此忙活,各自掏出私房为三个姑娘备东备西。

有红花的小快嘴巴,和小短腿儿蹿门勤快,消息是一天一个模样。先是二奶奶邵氏自出私房,让她的陪嫁出门逛了一趟首饰铺子。本来是隐密的,可无巧不成书,再或者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让安家出门的管事见到,这就家里都知道。

安老太太听到,鼻子哼一声后,指桑骂槐道:“嫌我弄得不好,我倒省下钱。”她就骂骂罢了,第二天送布料看花色照样不停。

老太太没严禁不许,三奶奶张氏也不甘示弱,她一样有私房,也就半公开的拿出来给玉珠做衣服。又聪明机灵的送几块给安老太太,说给老太太做衣服。安老太太笑纳过,再酸酸溜溜的道:“还是你们这不花用的人私房多,我的就快精光。”

好在她也收了,张氏打扮玉珠就算过了明路,从此理当公开。可是又怕二房和宝珠多心她想让玉珠压过姐妹,还是半公开状态。

宝珠没有爹娘,却有忠心耿耿的奶妈。卫氏差点儿也跟着忙,宝珠好笑地道:“今年做的衣服还没穿遍,祖母又给做了,我们再接着做,像是我们也嫌弃祖母给的不够,”她下面一句更为恢谐:“以后祖母不肯再给,也就大有理由。”

卫氏想想也对,但别的房头都弄,她们不弄总是不对劲儿。卫氏就整理了一些药材,都陈了年,有些能用,有些不能用。又自己添钱买了一部分,给宝珠姑娘补气色。自然的,也送给老太太用。

安老太太再骂上几句:“嫌我给吃的不好吗?”一样的收下。背后,还同梅英笑:“难得她们有心孝敬孝敬我,我乐得收下。我花了那么多,也应该有些回头子儿。”

老太太全然不管,各房里在这一条上,就各自为王,各自为政。

宝珠更为放心,奶妈炖补品,喜欢大厨房上收拾。她说有些是药材,大冬天的门窗关得紧,在房中收拾弄得药味儿第二天散不了。奶妈在厨房上,那刚才的事情她也不会发现。

既然不可能有人看到那方胜,宝珠就心定神闲,和红花闲话几句,等奶妈回来用过补品,就去睡下。

这一夜自然是恨方明珠的,第二天早上起来还在恨。还没恨完,红花鬼头鬼脑的进来笑:“方表姑娘怎么了?总在我们院子外面伸头探脑。”

宝珠气得手一哆嗦,稳住后冷淡地道:“谁知道呢,她又不是正经的人。”这句话算是宝珠有生之年骂人中,最狠的一句。

骂过请安用早饭,在上午,方表姑娘在院子外面转悠,好似赏梅花;下午,方表姑娘依然悠闲,在风雪中闲庭散步;晚饭前在老太太房外遇到,宝珠往外走,方明珠往里进,宝珠狠狠给了她一眼,这一眼瞪得又尖利又屑讥,瞪得方明珠有如当头浇下一盆凉水。

她刹时清楚,宝珠是不会去的。

宝珠要是不去,余公子一个人等在那里会不会心中难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