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抓贼/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饭后,方明珠蹑手蹑脚地走出来,来到香兰苑外面。

香兰苑,确切来说是安家园子的一部分,有单独的月洞门。里面种的各色奇花异草,经霜更浓的香草更是品种齐全。

安家爷们四个去世以后,几个寡妇住不下以前的院子,闲下来过于空旷。格局又切入内宅,卖出去的话,随便有个人站在墙头上,就可以直观姑娘们起居。要为卖宅院而调整大家住处,又没有合适的房子,只能留在手中。

安老太太理财有智谋,索性紧锁苑门,多种香花草。春天的桃花诸般花,夏天的金银花外加香草,秋天桂花当季,冬天全家人用的梅花上雪,都从这苑中出来。一年出息的银子,也是不小的一笔。

除了明眼人能看明白以外,大多数的人都认为老太太糊涂了,摆着一个大院子招灰发霉,还一季一季的长杂草。

那是他们生财的观念还不够好。

方明珠就是认为这空院子没用处的其中一个。此时她在苑外停下脚步,见雪地处处一片白同,心想这个鬼院子,晚上风吹草动阴影重重好似藏着一家子鬼。也正是有这个院子,才方便余公子在这里会见宝珠。

四姑娘不来,可怎么是好?

方明珠只有送信的能耐,怂恿宝珠出来的本事却没有。四姑娘不出来,方明珠有一个笑话就看不成。

她本来想撞破他们,再毛遂自荐的以后为宝珠次次偷情开路,再从余伯南那儿混点儿感激。

哎呀,现在四姑娘装清纯装生气,撇下余公子一个人在这里喝北风,万一生病,方明珠觉得自己心挺痛。

算了吧,去知会他一声,让他知道谁真正是对他好的人。

北风里,方明珠把衣襟扯紧,颇有得意之色。看看还是我疼你吧?宝珠宝珠!她在屋子里喝自己的参汤呢,才不要管你死活。

你真是瞎了眼迷了魂,念的书全就馄饨吃了,怎么就看不出来我方明珠的好呢?而这一次见面,你还会不客气的对我吗?

方明珠念念叨叨,绕墙走了小半圈儿,也没发现能爬进去的地方。无奈之下,她往苑门去碰碰运气。见清冷月光下,月圆门上锁歪歪斜斜,看似古怪。方明珠心中一动,上去用手轻推,“呀,”铜锁触手冰凉,直冰到方明珠心底。她缩手轻呼的同时,门虚虚的开了半扇。

“咦?这门居然没关!”方明珠震惊过后,猛然心头酸涩起来。他为了她,不惜当贼似的进到别人内宅,还不惜把这门锁破开,真是名声也不要了,性命也像可以不要。

我就半点儿不如宝珠么!

方明珠满腔怨恨,本来是想安慰余伯南,蹭几个笑脸在睡梦中回味,此时是怨愤不由自己,前后也不看,左右也不看,一头冲进月洞门,一定要见到那个人,一定要告诉他,你眼神儿太差!

门后,有数步的距离,是怪篷篷的几株老梅树,红梅白梅妖异似的开着,树下一个人面容凝重,异常的认真严肃。

因为这严肃,余伯南看上去另有一种魅力,和白天的行止截然不同。

有句话,说男人在工作最有魅力。其实在工作的时候,男人最为严肃认真,外加神凝气端,如山如石,托得起青天,挡得住沧海。

这才是男人应该有的气势,理当存在的身姿。

方明珠心头一热,不由自主的就痴痴的了。很多的话在她心中转动,同时也促使她全身发热,热血沸腾。

她在心中大叫,你知道你傻吗?你知道宝珠并不爱你吗?你知道喜欢你的,愿意为你作一切事的我吗?

旧日情爱涌上方明珠心头,泪水在她眼眶里打转。泪眼模糊中,方明珠回想到那一年的桃花下面,少年脸儿白白的,被安家姐妹几人使唤着上树掐花。

他当时还不到十岁,就青眉俊眼的轮廓出来。骑在红花中朗朗的笑:“大妹妹要哪朵花?”

“三妹妹喊我哥哥,不然不给。”

“安四妹妹,接住,看你别摔着!”

方明珠站在旁边呆呆地看,那是她头一回进到安家,见到余伯南。而余伯南看也不看她,后来才知道方明珠衣着土气,气质又呆拙,余伯南把她当成丫头。

可从此以后,余伯南印在方明珠心里。

她的初恋,她难以忘记的人,此时单独出现眼前。

余伯南也看到她,他在雪光明处,方明珠在门后暗处,没看清楚就见到钗横发间,以为是宝珠。他带着喜色走来,迫不及待又怜惜万分:“冷不冷?我就是想问问你,你心里可有我,要是有我,”

下一句他惊讶:“是你!”眉头随即皱起,很是不悦地沉下脸:“你来作什么!”陡然一惊,余伯南知道方姨妈口风不紧出了岔子。

本能的,他先要保住宝珠和自己的名声。急切地往半掩的门外面看,像是没有别人。而同时警觉,宝珠就是应约,也不会要方明珠这个呆呆傻丫头打前站。

他暗叫不好,一言不发抽身就走。

方明珠正在痴情中,还没有看到一个完整的笑脸,就见到余伯南憎恶的阴沉表情,然后就是一个后背对着自己,这个人要走!

她恨得火气腾腾,我就这么差吗?对着那后背扑上去就抱。委屈的泪珠子弹落到那衣上,方明珠顿时有种快感,见到他的衣上有了她的泪,像是她与他之间有了什么,再不管不顾地道:“是我你不甘心?你真是没良心,我是特地来告诉你……”

身后的月洞门猛地让推开,一个人端着盆水,“哗啦”,泼出来。

方明珠和余伯南离门都不远,一个是刚进来,另一个是走过来的,又因为余伯南的转身要走,都没有机会躲避,让这盆水泼了一身一头,然后有人大叫:“有贼啊,来人啊,香兰苑里进了贼了!”

余伯南慌乱不已,心里只有一个字:“走!”但背后多出来一个人,身前有她互握的一双手。就握住方明珠双手往外一分,低喝:“贱人滚开!”

“贱人”这两个字入耳,方明珠气得差点儿晕过去,更狠命地抱住他。她从来教导上不足够,有气就出,自以为心眼儿多,其实并不聪明。她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反正让人发现,要死大家一起死。反而扬起嗓子叫道:“余公子,你不要怕,”

余伯南气怒攻心,眼前就是一黑。他是个男人,稍一用力再分开方明珠,恼得劈面就是一记大巴掌。打得方明珠倒在地上大叫大闹:“你约来的,你这么狠心!……”

再看月洞门大开,安家十几个精壮汉子手持棍棒进来,而后面更乱起来,有人大叫:“别惊到老太太,黄三赵七,你们到香兰苑后门去堵上,别放走那贼,狗娘养的,敢往我们家里来当贼的,全都不长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