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求救/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当贼的不是余伯南,余伯南也赞成这人说的话。安家清一色女人,又薄有家财,难免有人明着暗着想占便宜。

特别是安老太爷父子四人去世以后,才安葬没几天,家里就进贼。安老太太的陪嫁中,有一个人叫孔青,白天是管家,晚上管上夜。孔青个子不高,却是个真正的练家子。当晚他就打死四个,跑了两个,伙同家人还活捉了六个,让全城震惊!

南安侯府稍稍施加点压力,孔青不但没事,反而县令上门赔罪,在安家门外特地安排一队巡逻打更的,主动保护安府安全。

如今的县令是余伯南的父亲,余伯南敢来,是他熟知巡逻人的路线钟点,才安然潜入安府。

此时听到是孔青说话,余伯南仰面有了痛泪,完了完了,已经走不了。

他急得不能自己时,也还知道不怪宝珠。信是他给方姨妈的,方姨妈作事要谨慎,方明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恨的,就是身边这个贱人!

余伯南铁青着脸,眼神像把出鞘的刀子,恨不能把倒地的方明珠就此钉死在地上。方明珠见到他的眼神后,打了一个寒噤,看出来他恨她!

脸上挨的那一巴掌火热沉重,耳边的那一句“贱人”也还在回响,方明珠一不做二不休。她并不知道此事稳住事态最重要,撒泼最容易。

她一横心,还以为自己下了多大的决定。其实这决定不过是心里打个转儿,泄愤似的想,你不要我?这么多人都看到了,我一口咬定是你决不松口,让你还敢嫌弃我!

“伯南,我没想到会让人发现。”这是方明珠在见到老太太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余伯南恨的心头滴血,这个女人想毁自己一辈子!才子的名声与爬墙名声加起来,改名要叫浪荡子!

他杀了她的心都有,又怕方明珠再胡说八道,旋风似冲过去,运足了全身力气,“啪!”一个巴掌又把方明珠打倒在地!

就这一巴掌,方明珠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晕是没有,不过是她见余伯南红着眼过来,吓得尖叫一声,此时巴掌下来,她尖叫时舌头在动,让一巴掌打得牙齿重重咬在舌头上,当时满嘴血腥舌头受创,接下来说的与其说是话,不如说是呜呜,没有人能听懂。

余伯南还想再打,手腕上让人托住,见孔青不知何时到了身边。孔青认得他,虽然有表姑娘的话,不过表姑娘素来荒唐,而余公子又显然是气极,并不像两个人有私情。而且以孔青来想,余公子要是私情,和三位姑娘还差不多,还轮不到表姑娘。

因此不敢胡乱发落,只客气地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您得去见见老太太,您自己去和老太太说可行?”

孔青并不敢处置他。

余伯南怔了有片刻,人更灰心而且也清醒一些。当下稳住自己,掸掸衣裳:“我去见安家祖母。”

这一低头掸衣服,余伯南更面如土色。

刚才那一盆水浇在他和方明珠身上,这数九寒天的风一吹,已在衣上结成冰。以手拂发上,见也有了冰。

余伯南长长的叹气,不用看方明珠也必定身有冰雪。这副形容落在家人眼中,怎么看都像是一男一女在园子里私会很久。

全是这个害人精害的,等离开这里,明天就寻害人精母女算账!

余伯南也不理形容了,对孔青道:“请带路。”孔青陪着他走出园门,后面的上夜家人有婆子,扶起方明珠,也带着往老太太房中来,又让人去告诉方姨妈她女儿出了事。

安老太太才起来,听到进贼心中害怕,不及梳妆披衣而起,还没走出内室,就见梅英慌慌张张从外面进来,在她耳朵边上说了几句话。

“不可能!”安老太太震惊得双目圆睁,手中握的手炉摔落地上,那是个白银绘花鸟的手炉,与地面相撞,刺耳的“当”地一声!

这一声更惊得安老太太六神无主,她茫然的握住梅英的手,眼神儿已经不对。余伯南当贼?和方明珠私会在园子里?

安家的名声!

寡妇门第的名声!

姑娘们的名声会不会受连累!

……

安老太太脑中里嗡嗡连声的响着,她想到胞兄虽然照顾,可寡妇门中传出私情,一传十,十传百,会把家中女人全染黑!

就在梅英急得快要哭时,老太太呼出一口气,硬生生挺了过来。冷笑道:“大风大浪都过来,还怕什么!”

面容一沉,冷冷道:“把那不出气的带来,我看着长大的,不信他能干出这下作事情!”梅英答应一声就要出去,老太太又叫住她,抬手让别人都出去,悄声交待:“我就在这内室中见他,你在外面给我看着点儿。还有,去问问孔管家有没有惊动外人,”

“没有,”梅英刚才话还没有回完,就让老太太眼珠子发直给吓住。忙重回老太太身边,附在她耳边,人一样是哆嗦的,嗓门儿颤抖,私情可不是小事情,在姑娘们就要进京寻亲事的当口儿出来这桩事,黑死人都有可能。

“您放心,我问过孔管家,他说适才并没有见到有第三个人在,他送余公子进来后,又说自己去查一遍,我唬得不行,又怕知道的人多,让余公子在门房里坐着不请别出来,轻手轻脚的不惊动人,又交待上夜的不要乱说,等老太太话行事。”

换成别人会以为安老太太无敌铁金刚,不管什么事都能收拾下来。只有梅英知道安老太太为这个家担了多少,家中没有能支应门户的男人,在过去难处比现在要多。

一主一仆的手握到一起,借着对方的手劲儿暖了暖自身,安老太太斗志昂扬,决断地挥挥手:“带他进来!”

没有多久,余伯南走进来。他满身狼狈,进来不敢抬头,脚步还算平稳,但腰身佝偻着,羞惭的走到安老太太面前,全身压力促使他扑通跪下,仰面流下泪水:“祖母救我!”

安老太太心中大石放下不少,心想这个孩子是自己看着长大,刚才听到就不相信,现在看来他就是有错,也还知道要改。

见他泪流满面,安老太太也哭了,不顾余伯南身上有融化的雪水,抱住他肩头,在他后背上狠打几下:“我的孩子,你这是要把我气死吗!快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