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懵懂不知感激/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姨妈的声音又凄厉又悲惶,像穿透冬夜的冰戈,留下一道不能磨灭的寒霜。

因这声音的凌厉,女眷们齐齐打个哆嗦,玉珠握住母亲的手,颤声道:“我怕!”宝珠也觉得后背发凉,然后脑海中一闪,电光火石般明白,香兰苑来的不是贼,而是方明珠去见余伯南让人发现!

宝珠顿时手脚冰凉,心中怦怦直跳。这两个人会不会把自己扯出来?余伯南是为自己而来,而方明珠却深知内情。

不对!

那方胜叠得整齐无痕,假如有人事先折过,再巧的手重新折起也会留下痕迹。当时自己检查得很仔细,宝珠不会记错。

这东西是方明珠送来的,宝珠能不小心?

这一对母女事事糊涂,事先看看也在情理之中!宝珠在检查纸张上有没有别的暗记时,更把里里外外全翻看得没有遗漏。

一个不可能的想法射入宝珠脑海中,难道是余伯南告诉过方姨妈地点?

不不不!

宝珠随即否认这个可能。

余伯南虽然荒唐些,但不是那样的人!

“奶妈,姑娘让吓着了!”身边的红花惊叫起来。原来是她扶到宝珠的手,摸上去透骨的冷冰。宝珠还准备想自己该怎么办,结果还没有想,就让红花打断。

卫氏忙过来看她,而三婶娘张氏一手揽着玉珠,一手也来握住宝珠的手,也惊叫起来:“不好!两个丫头全让吓到,快找暖和地方坐下!”

邵氏也过来摸了一下,见似雪如霜,心中闪过一句话,好似死人手。才闪过这句话,随即又在心里怪自己不该胡说,她六神无主:“赶快到老太太房里去!”

此时最暖和的地方,就是安老太太那里。

掌珠初始也让方姨妈叫声吓了一跳,但随即起来的是幸灾乐祸。表妹你又出了什么事?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没事就敢和我比拼,这下子又有笑话给我看了。

独她不害怕,见母亲婶娘护着两个妹妹走开,掌珠对撑伞遮雪的丫头使个眼色,什么人用什么丫头,她的丫头也全是跟着她淘气的,主仆往方姨妈叫的那房外走去。

那房门大开着,门帘子也没有放好。掌珠走到台阶下面,就清楚地把房内动静纳入眼中。这一觑,她结结实实的又是一跳!

表妹真的出事了!

她能有这样的想法出来,是她和方明珠斗来斗去,面上再红眼,心底未尝不知道是表姐妹关系。

在掌珠的心里,再盼望方明珠出事,也没幻想过她是眼前这个样子。

首先,方明珠五花大绑,这已经不是亲戚模样,而是阶下囚。

方表姑娘素无家教不是一天两天,既不讨喜又不体谅下人。又是私情这样的大事,而且当着家人的面,她为攀扯住余伯南亲口承认过,家人不捆她那是怪事。

方姨妈正扑在她身上哀哀痛哭,从方姨妈的发上看去,正是方明珠的面颊,两边皆肿,有男人的手指印子。

掌珠问自己,怎么看上一眼就知道是男人的手指印子呢?这是直觉吧。不是男人不会有那么大的力气,还有那手指印子修长,这个男人的手可不小。

再看红肿印迹下面,唇边俱是血迹,已半干,但颜色还是鲜红得触目惊心。

同来的丫头怕了,又怕掌珠也受惊吓生病她吃罪不起,低低地道:“姑娘我们也去暖和暖和吧。”

这嗓音虽低,也惊动房中的人。

方姨妈恼怒在心无处发泄,不管外面是什么动静都愤然回身,而方明珠也在此时狠地睁开眼,母女四道眸子与掌珠眸子碰撞上去,掌珠好似撞上冰山,不由自主后退半步,丫头扶住她。而方姨妈眸中的憎恨已入掌珠眼中,再来方明珠更加痛恨让表姐看到笑话。心由境生,方明珠以前对表姐是张狂和不服,此时则是狠毒的诅咒般。

在这样的眼光下,掌珠后背有凉气顺溜而下直到尾闾,冰得她打个寒战,不能再站,逃也似的夺步去祖母正房。

正房门外,梅英不让邵氏等人进去,微笑和气地道:“没什么事,不过是家人自惊自怪白惊到,老太太好着呢,奶奶小姐们回去吧。”

邵氏等人虽然疑心,那香兰苑里喊贼都快震天地的响,老太太偏说没事。不过没事正好,女眷们巴不得回去睡觉。有情况也明儿起来,从容的再来问候。

“没事就好。”邵氏张氏扶着玉珠宝珠正准备走,雪地里站出来一个人,方姨妈浑身寒气散发,好似复仇女神一般。她往院中一站,一字一句地道:“怎么没事!有事!”

邵氏一愣,不是她怕事,她是怕极了有事。忙道:“姐姐有话好说,姐姐能有什么事?”方姨妈几步迈上台阶,邵氏见她气汹汹,伸手打算扯住她,让方姨妈狠推一把,撞上宝珠,宝珠又撞上玉珠,玉珠尖叫:“作死么,反了天了!”

方姨妈陡然停住,眸子似不会转动的狠狠盯住玉珠。好好好!方姨妈在心底想,这一家子人没有一个是对自己母女好的!亏得自己早请安晚奉承的,就奉承出这样的人来!

她自己不知感激,不明事理,反而黑白颠倒,认为别人不感激。

心更一横,方姨妈再推开梅英,径直闯进去:“我要见老太太要个说法!”

外面的人面面相觑,张氏慢吞吞地对邵氏道:“二嫂,你姐姐和明珠又干下什么好事儿?你看看,把四丫头撞的,把我们丫头撞的,还有你,也撞得不轻吧?”

邵氏涨红脸,低声下气解释:“我也不想留她们,这不是老太太的意思……”

房中忽然传出一声叫喊:“姓余的我和你拼了!”接下来是乱七八糟不知撞上什么的东西,然后有狠狠的一记巴掌声“啪!”

再就仿佛天地风雪全静住!

脚步声纷乱,梅英等大小丫头蜂拥而去。张氏肩后,有人温和有力地道:“奶奶小姐请让让,让我进去看看老太太。”

张氏回身,见却是孔青。忙让开身子,孔青一步就迈进房门,门帘子紧紧的放下。

宝珠在那叫声出来后,就觉得天地全压到眉睫上。果然是余伯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