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行善与交易/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掌珠说的是真心话,她一直认为祖母不应该对姨妈母女太好,到底是外人。她能这样想,是她总和方明珠争风比强,认定方明珠讨好祖母为的就是钱。这些钱的去向,掌珠早就在心里分配好,她甚至不想和玉珠宝珠平分,何况是一表几百里的表姑娘。

又掌珠很是聪明,听出祖母适才的话中有敲打的意思,这个敲打不用问是针对自己的好姨妈。老太太的话已经亮明,谁给我安家抹黑,我安家全家都上去,决不善罢干休。

当家的大姑娘掌珠自然是站起来,顺顺溜溜的帮着说几句,同时也敲打了安老太太,那都不是你的亲人,以前呀,是你对她们太好了!

言外之意,没有你的好,不会有她们今天的坏。

安老太太素来是没有人敢说她不对的,不过今天她听完,微微有了笑容,似乎嘉许,又似乎认错。

但她下面的话,却把大家全讲呆住。

“我的儿,”老太太笑对掌珠:“你说得自然有道理。不过有一件事我今天交待你,你也大了,一年两年里就要离开我面前,你把这话记住了,你太聪明伶俐,能够领悟添些福报我也放心。”

“是,”掌珠见她郑重其事,就欠欠身子,依然还站着。

安老太太又目视玉珠和宝珠,见宝珠还是落落大方,安老太太心中满意。不慌不乱的孩子,才不怕以后遇到事情。

她用眼神示意这两个孙女儿也听着,玉珠和宝珠也一起站起来。

“行善这事,你念经也好,念孔子也好,念百家子也好,”

玉珠插话:“祖母,那叫百家争鸣,不是百家子。”

“好好,百家争鸣。左右都带着子,还不能叫百家子?”安老太太佯装嗔怒:“就三丫头最无趣,喜欢挑人毛病。”

玉珠扁扁嘴:“祖母请说。”

老太太笑微微:“不管你念什么子,信什么僧道佛,都劝着人向善,难道不是?”

“是。”孙女儿们娇声整齐的应道。方姨妈在一旁,也睁着眼睛往耳朵里听。

“都说行善积德,有人就偏偏不做。为什么?他看不到好结果,他自然不做。但是有一件,行善是不求人回报的,是不是这个道理?”

三个姑娘都觉出点儿什么,六道乌黑分明的眸子睁过来。

“想要别人报答你的行善,那叫做买卖,是交易!喜欢报答,那事先得和人说好了,这还叫什么行善。你们说是不是?”老太太难得的循循。

“是。”包括掌珠也无话可说。

“做好事儿呀,帮的是缺的人。这缺的人几时能报答你,再或者不报答你,那就是她的事情了!”安老太太嗓音洪亮起来,中气和正气全都十足。

方姨妈听呆住。

她何尝听不出这是安老太太对她的又一次敲打,可击到她心底。从她住进安家这些年,安老太太真的是不计回报的人。

人家真的在行善。

“可是祖母……”掌珠拿眼瞟瞟方姨妈,还是不甘心。半夜三更的进贼把人全从热被窝里吓起来,这件事儿还小吗?

安老太太含笑:“我知道你想不通,你可以不做好事儿,也可以少做好事儿,再或者还依着你的性子,和人斗气比狠去,这都由得你。不过假如有一天你想办点儿善事,记住了!帮需要的人,哪怕这人以后烂了心坏了肠子,你当时哪能看得出来?这树要长歪由着它去,定然染不到你半分!难道天底下的道理全改掉,从此变成向恶有理?几时这书全改了,几时咱们再改不晚。”

“不过交易,不是行善。”这是老太太最后一句。

事实上也是,上学的去学的,全是好人好事,要错了还写在上面?

事实上也是,帮人本来就出自本心,要回报这话,本心中是存在交换的意思?那何不先说,免得付出后无回报,又怪自己看错了人。

索性不看你是张三王二,你无我有,能帮一把就帮一把,管你以后长成什么样,与我无关。

方姨妈垂下头,泪水潸潸流下。

余伯南咀嚼这话很有道理,可这与他此时脱身又有什么关系呢?

“啪”地一响,一个人张牙舞爪从外面扑进来。方明珠让松了绑,气恨一起发作,进来就找余伯南:“没良心的!你敢打我……”

一斜眼睛,见到掌珠嘴角边似笑非笑,显然得意之极。

方明珠这一气非同小可,她本来是横了心,进来打算把宝珠和余伯南一锅儿全端出来,但是见到表姐后就移恨,手指住掌珠大骂:“理肖,女公子系找理的!”

原话是,让你笑,余公子是找你的。

掌珠忍不住大笑,还没听懂方明珠的话。在她眼前的表妹实在太滑稽了,滑稽得掌珠想同情她,却又笑个不停。

不知道谁泼了一盆水,方明珠的头发上衣上全是水,结成冰又化成水,湿漉漉的半干,妆花了一半,像水盆里爬出来的鬼。

“表妹你的舌头怎么了,从此再也说不好话了可怎么办?”掌珠见方明珠还张牙舞爪,更是大乐。

邵氏却可怜外甥女儿狼狈的模样,皱眉道:“掌珠别说了!”

而方明珠在讽刺的大笑声中,把舌头重新撸直,清清楚楚地指住女眷们大声道:“你们别得意,余公子是为你们来的,你你你!”

把三个姑娘全指一遍,方明珠怒急攻心,口不择言,只为出气,这是她平时度量太小,不管大事小事有理无理,先出气是个习惯,骂道:“姓余的相中你们三姐妹,跑到香兰苑里偷看你们不是一天两天,你们得意什么!早全让看光了!”

余伯南恨的牙齿格格作响,安老太太却出人意料的安然不动。一旁让惹恼出来的人,是三奶奶张氏。

张氏瞬间明白婆婆说清白名声受人中伤的来缘,方明珠是方姨妈的眼珠子,玉珠又何尝不是她的眼珠子,护犊的女人都是疯狂的,平时柔弱的张氏跳起来给了方明珠一巴掌,打得方明珠肿脸上又一道痕,张氏跳脚骂道:“下流不上台盘的贱人,你一个人不要脸还不够,想把我们全家都拖死!”

她在气头上,没注意把邵氏也骂进去。

邵氏左右为难,她曾有改嫁的心,一辈子让婆婆瞧不起。所幸妯娌间还融洽,张氏不刻薄,而且和邵氏同在婆婆下面听话吃饭,都没有丈夫,她们处得很好。现在张氏也这样骂,虽然事出姐姐母女,姐姐却是邵氏的亲手足,没有邵氏在这里,引不来这母女二人。

邵氏气苦,旧心伤发作,起来就去撞墙,大哭道:“亲戚不是长留的,我也说过,总是不听,如今把我也扯上,我不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