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方姨妈失踪/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方姨妈和方明珠的哭声中,余伯南早就不耐烦。虽然不服气,可由方姨妈的话中也知道她想和自己缠到底。

余伯南的心由杀人灭口,甚至到付点钱打发这事。直到方姨妈哭声低下去,余伯南也没有想到好对策。

安老太太看出他还是没认清这事的严重性,也只能体谅他还是个孩子,这事走一步是一步他就慢慢明白吧。

当前,安老太太还是试图把这事全盘压下来。

“方姨太太,这事情的缘由我已全知道,在这里给你留着面子,你起坏心害人的事就不说了,眼下咱们安安生生的把今天晚上过去再说,你看呢?”

在房中所有人听来,安老太太都是仁至义尽。

但方姨妈当然不答应,她哽咽道:“不是我不识好歹,而是这件事尽人皆知,”她扭身仇人般瞪视余伯南:“就是我女儿好奇去见你,弄成这样,你也得给我个说法!”

方明珠在后面用力点头!

她那张肿得和猪头似的脸,还是让余伯南又犯恶心。他怒气冲冲:“好吧,你想要什么样的说法?”

“害人名节,你天良丧尽!你得赔我女儿名声!”

余伯南哈哈怒笑,然后一字一句道:“是啊,害人名节,天良丧尽!”

方姨妈死死咬住牙不后退,眸子里迸出血丝,直看到她清楚余伯南完全没有负责任的心时,一横心道:“好好好!”

说了三个好字以后,对着安老太太又是几个头叩下去,起来拉起方明珠,又去给邵氏等人叩头。

她强按着方明珠往下跪,方明珠不得已的给掌珠也叩了几个头,叩得她痛苦不已,呜咽难言。

大家都静静看她举动,见方姨妈叩完头后,带着女儿转身离去。

在冬雪夜中,她走得背影绝决,带着壮士断腕的决心,看得人人呆愣住。

余伯南却松了一口气,走到安老太太面前跪下:“多谢祖母还我清白,夜已深,我不能再打扰您老人家,我可以回去了吧?”

“你想得太简单了,你还没有完全清白呢。”安老太太说过,吩咐孔青:“派几个人送余公子回去,把他送到家。”

在余伯南心里,以为他清白了,自然就威胁不到宝珠,他就走得异常欢喜,只在心底暗想怎么收拾方氏母女。

这里安老太太也让女眷们回去,独掌珠不走。单独留下对祖母不无忧愁:“虽然是我亲姨妈,可出这样不体面的事,应该撵走才对。就算是祖母要行善,给几个钱打发了从此不是干净!”

安老太太微微颦眉,也一样有着忧虑。她的忧虑和掌珠的忧虑是两个不同的点,她轻声道:“你看她会走吗?”

“让她走,她不敢不走。”掌珠还是盛气的。

“可她出去乱说,你不怕?”

掌珠踌躇了:“可留下她们又什么时候才到头呢?不如打发到舅舅家去……”她说的是邵氏的兄长邵家大爷。

安老太太冷哼一声:“你舅舅要能投靠,你姨妈不早去了!不必咱们家里做小伏低这些年!你且看着吧,过几天你就明白了,要小心防备,这事情还没有完呢!”

掌珠听不懂,也暂时不再多说。她离开后,安老太太对梅英沉下脸:“问的怎么样?”梅英一面给她换睡觉的衣服,一面叹气:“要说姨太太还真是报应,泼表姑娘的那一盆水,是守园子的张七干的。香兰苑里香气浓郁,张七不能闻,就起了坏心晚晚一盆洗脚水浇上去,指望着慢慢把那草浇死,唉!”

“哼,干坏事干到自己头上,睡吧,看她明天是什么样的结果!”安老太太也实在疲倦,解了衣服后就入睡得很香。

第二天起来,先让人去把绑了一夜的张七打二十板子。要没有张七这盆水,方表姑娘和余伯南如今还是清白的。

昨天闹到半夜,老太太让大家不要请早安。邵氏用早饭时,对掌珠道:“我一宿没睡,想明白了,余家不是才让拒亲,余伯南应该是来看你四妹妹的?”

她极力压着嗓音,不让外面的丫头听到。

掌珠翻个白眼儿:“这事早明白了,明天见到余伯南我就明白了。三婶儿估计也明白了,就您一个人不明白。这事情是余伯南的私意,可却是姨妈的牵线!”

“这不可能吧,明珠是乱撞上去的?”

“她肯夜里撞到那黑地方?”掌珠冷笑:“这事要不与姨妈有关,明珠怎么知道余伯南在香兰苑!再说,你说四妹妹是那样的人?”

邵氏释然:“宝珠丫头当然不是,我从小看着长大……”

“你不信我不信,我们家里没人信!这话摆明着,明珠看上余伯南,不知怎么的哄着姨妈去把余伯南诓到这里来,可能是说和四妹私会吧,结果呢,她女儿上去了,余伯南不答应闹起来,这不就全家都惊动,”掌珠恨铁不成钢的道:“昨天我回来不想搭理她,今天我得去说几句,别拿祖母的好心当好哄骗!我呀,可眼里不揉沙子!”

她吃过就去方姨妈房里,邵氏软弱,出这样大事还怕女儿说话不好听,也跟着过去。进到房里,掌珠和邵氏都一愣,只有方明珠包着个头躺在床上哼哼,方姨妈不知去向。

问方明珠,她就嚷着:“头疼啊,身子疼啊,起了热了,”恨得掌珠出来追问小丫头,小丫头悄悄告诉她:“昨天夜里姨太太回来,关房里交待姑娘这几天忍耐着,下几句就没听到,然后表姑娘哭,姨太太让她不要哭,说哭也无用,不如大作一场,不如意就一起去死,然后就没了话,一大早的,我起来见房门是开着的,再我就什么也不知道。”

掌珠听到这里,才想到祖母昨天的话,这事还没有完呢。严重性瞬间在她心里上了一个台阶,她想到自己和玉珠宝珠定好进京寻亲事,如果方姨妈把这事情闹得全城皆知,京里离得虽远,也难保不名声飘扬,姐妹三人的亲事顷刻间可以降几个档次。

一屋子女眷中有一个与人夜半私会的,谣言中会把这家人全看轻。

掌珠急急去见祖母,心中如火如焚,大早上的姨妈离开,她是打算去哪儿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