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告状/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老太太早饭才刚用完,见掌珠面色都变了跑来说这件事。她倒还平静:“她大早上从大门走的,说明珠病了出去请医生,”

“天还没亮去请医生,到现在也该回来了啊?”掌珠现在发现自己姨妈成了一块火炭,一不小心就烧到人。

安老太太略有讽刺地道:“这不她女儿还在,她总不能一个人跑走,把明珠丢下来不要了!”

“这倒也是。”掌珠献策道:“我让人看住明珠不乱出去,祖母看可好不好?”

安老太太慢悠悠:“你不看着她,她也跑不了。”不过对掌珠的建议却是没意见。掌珠见祖母半点儿不急,心中恼火直冲顶门。回房就交待几个得力的丫头,也没把事情办得那么躁,学着祖母风范不疾不徐地道:“表姑娘病了,她身边没有丫头,你们轮流去,看着她别出房门,她是病人,出房门得问过我。”

这就算把方明珠给扣下来。

丫头们不用多说自然会意,分出一个去方明珠房里,坐在床前虎视眈眈把她盯在视线之中。

掌珠心这才稍定,又安排人往全城各处寺庙尼庵中寻找方姨妈,找到就带回来。昨天还恨不能赶这母女走的大姑娘掌珠,今天恨不能把她们母女一直看在视线里,直到自己进京后定下亲事才能放松。

把人手打发出去后,掌珠才喘上一口气,她的丫头急急忙忙来告诉她:“不好了,余县令夫人杀上门来了!”

“岂有此理!”余县令夫人性子不好,掌珠姑娘也是一样。带着丫头急奔过去,边在心里埋怨,你儿子惹出的事,你还敢上门?要是道歉还差不多!

她冲到老太太房里后,才发现丫头说的“杀上门”还是客气话。余县令夫人横眉怒目,两只袖子都卷到手腕以上,一手拍着胸膛,一手指着地上,唾沫星子喷了一地:“姓方的贱人呢!敢讹我儿子,她没打量我是谁吗!”

余伯南回去后,想想为安全起见,早上还是告诉母亲。对着自己母亲,余伯南当然承认他为宝珠而去,又把方姨妈唆使说得很清楚,余县令夫人和安家人想的一样,这是方姨妈为自己女儿谋出路才设的圈套。

余夫人就杀了来。

安老太太倒是安宁的,似笑非笑看着这个小辈在自己面前撒野。

掌珠几乎没气晕过去,一推帘子进来,厉声道:“事出有因,夫人你先管好自己儿子!”

“我儿子好的很!我儿子就是瞎了眼看上你们安家的姑娘,才有这么一出。你们安家的姑娘勾引我儿子倒也罢了,什么表姑娘堂姑娘的一概不行!”

掌珠两耳嗡嗡作响,她可以当闺阁中的英雄,最得意的不过就是厉声训斥,出言讽刺,妇人嘴里没有顾忌的话她头一回遇在顶面上。

她羞得脸通红,白瞪着眼一个字也回不出来。安老太太此时接上话,不慌也不忙:“余夫人,方家的今天一早就走了,”

“祸害了我儿子半夜,走可不行,她往哪里去了!”余县令夫人眼梢都快吊到头发里去。

“去哪里,我们不知道。不过她女儿留在这里,现病在床上。你要杀要打要拿,你仗着你丈夫是本城父母官,我们不是你对手,你只管去吧。”安老太太说过,命掌珠:“让路!”又告诉外面侍候的人:“父母官夫人要去,让她只管去!我们拦不住,到时候见官就这么说!”

外面有人回话:“是,余夫人才对着老太太要打要杀的时候,已经有人去见余大人,请余大人过来处置,咱们自然是处置不得的。”

听说有人去告诉她丈夫,余夫人这才软了三分。全身的盛气一时收不回来,还像张着翅膀的母鹰,鼻子里汹汹的喘着粗气,嘴里也硬:“找他我也不怕!”

“你不怕你丈夫打死你儿子,我们也不怕。”安老太太安稳的坐着,这样回她的话。余夫人这下子无话可说。

她一向当儿子是掌中宝,又嫉妒安老太太安安宁宁过日子,听到这件事要先为儿子出气,又要来羞辱安家,就想也不想的跑了来。

当她完全安静下来后,安老太太才慢慢的严厉起来,冷声道:“我要是你,就赶快派人把方家的找回来。我们早上慢上一步,也是昨天让她闹到半夜累了困了没防备,这也与你儿子不无关系,她就跑得不见踪影!”

“她能去哪里?”余夫人还不服气。

安老太太低叹一声:“且看看再说吧。她女儿也不要了,一个人出去能是玩乐的?”把脸板一板:“反正我丑话说在前面,我家拒亲人所共知。不是我家姑娘出现在你儿子住处,是你儿子出现在我家里,所有家人全是见证!把我吓得不行,今天早上才让人写了信给我胞兄,让他帮我出个主意平息这事。”

余夫人又软上三分。

“这事一天不平息,你家名声我家名声全都保不住!”安老太太说完,对梅英偏偏头,梅英绷紧面庞:“送客!”走上前去对余夫人作个手势:“夫人请,夫人再不回去,请大门上正厅里坐着,等等余大人来接你同回也行。”

余夫人站不住脚根,让丫头们弄出去。

掌珠担心地问祖母:“您真的把这事告诉京中舅祖父?”

“我又不糊涂,告诉他作甚么!这事情不到没有办法,都不能往京里去说。唉,余伯南一点儿也不聪明,平时看着多机灵的孩子。”安老太太叹完气,出着神却又对掌珠道:“余夫人来骂这事,去告诉你母亲,也告诉你三婶儿去,你四妹妹那里,倒是可说可不说,别吓到她。”

“是。”掌珠依言去告诉母亲和三婶张氏,她一上午忙得脚不沾地,就没空去宝珠那里。宝珠从红花处听说,暗暗忧愁却没有办法。

余夫人回到家,担惊受怕的去见余大人,见余大人和颜悦色,才知道上了安老太太的当,余大人并不知道。

“也是,这老太太不是那么坏的人。”余夫人这会儿又想到安老太太的好,老太太在家里刻薄,对着自己还是没有过。

余夫人就自己生气去了。

到晚上,雪大如团团。余大人有了酒兴,让余夫人备下酒宴全家赏雪。余伯南和余夫人心怀鬼胎,都想着法子奉承余大人。余大人正高兴到十分,都满了的时候,见一个衙役闯进来:“大人,不好了。”送上一封信。

余大人让扫光很是不悦,拆开信却是省城里一个交好的书办写来。上面写着:“今有你城中居住之方邵氏,头顶血书把你子告上衙门,说他玷污女子名声,实难再登衣冠之第。省里大人震怒,本欲连夜派人提你前来,列位大人们相劝,改为明日提你父子省中对质,小心小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