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结案/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姨妈一会儿骂余家,一会儿对安老太太保证她不会拖累安家名声。安老太太不客气的告诉她这事情已改成余伯南来看自己,后续怎么和方明珠在香兰苑让发现,由着余家去说。方姨妈怔了怔,也无能为力反抗。

可见女英雄不是生活派可以当的,不过幻想幻想倒是无妨。

安老太太也就离去,方姨妈也心中有数,他们既找到自己,也就等于把自己看管起来。她会就此审时度势,知趣为自己和女儿好好着想吗?

她才不会!

她那口气还没有出完呢。

就算是她起坏心谋害安宝珠,就算是她挑唆余伯南去求亲,就算是方明珠不对她自己跑去香兰苑……可她这一对母女才是实际的受害人不是吗?

千不对万不对,老天爷也得对个说法吧?

方姨妈抱定这种心思,第二天雄纠纠气昂昂上了公堂。她到公堂上改得更为离谱,说余伯南约她女儿私会,许以婚嫁现在不肯认帐。

余伯南当场没气晕过去。

审判的官员有正直之名,方姨妈在本省一住十几年,对他的名声也听说过。比如寡妇熬儿长大,儿子不孝,寡妇打赢官司;穷和富争田地,穷人赢了等等……方姨妈血书送到他门上,也是早早想过的。

正直的官员,人家更鄙夷这种行为。

当堂只问三件事。

“你女儿清白可在?”

方姨妈:“在。”

“你女儿与余伯南旧有私情,旧有以前必定是见过面的,以前在哪里相会过,是什么时辰钟点儿,”

方姨妈胡编乱造,余伯南是个勤学的才子,都能提供证人证明他在学里他在书房他在拜会同学。

余伯南在这个时候,总算体会到好学的好处。不好学的人,不能出类拔萃,自然称不上才子。他发誓回去努力攻书,再也不中奸人诡计。

第三句话,那官员和气地问:“你所告的这个人,名声如何?”人家都懒得问你女儿名声如何。

方姨妈败下阵来,那小城地方不大,古代人交通不便,来往的全是本城的亲戚知己邻居,谁家有个风吹草动家家都知道,她跑来乱告余伯南,那全城的人估计全不信。更不用说余伯南的老师,余伯南的同学。

人有坏脾性,身边的人总能找出几个来作证,方姨妈一个也找不出来。倒是余家能找出一堆证明余伯南为人清白。

方姨妈哆嗦着还想申辩时,那官员却客客气气道:“余家自认行为不检,不管是你女儿诱惑哄骗他前往,还是他自己不好,他愿意纳你女儿为妾,你当场认供画押吧。”

“不!”方姨妈凄厉高叫。

见四面公堂威风森然,方姨妈这才知道厉害,这才由当初要把余家大作一场的心思变成胆怯害怕。

她总算明白过来,女英雄这种事,不是她自己。方明珠就是去当妻,余家对她不好方姨妈也没有办法,更何况是当妾?

妾甚至可以买卖,在一些朝代,打死不是罪名。

方姨妈气急攻心,唠唠叨叨反复诉说自己冤枉,大人不公,余家不好……。那官员变了脸,斥责道:“咄!方邵氏听着。你女儿半夜出房到行止无人之处,一不是掳去,二不是抢去,是自己所为,这就不是正当女子。余家前往安家拜客,通家往来并没有异常!就算是余伯南行为不当,你女儿可呼可叫,怎么直到家人发现,还当众承认他们有染!此等无廉无耻的女子,本官理当不理!”

余伯南在此时眉头一动,张张嘴就想说话。余大人站在他旁边,手快的捻上他一下。这件事越快平下去越好,再不能乱出风波。

官员继续责备:“念你守寡经年唯此一女,为你女儿终身有靠,余家愿娶,你理当感激于心。本官做此月老,两家都无伤损,难道不是好事?”

“不!”

方姨妈再次泪落,放声大哭:“他要娶为正室我方甘心!”

官员都诧异了:“聘则为妻出为妾,哦,与你这不懂道理不认字的人也说不明白。”他当堂拂袖:“你若不答应,随你去哪里告!我这里,就此结案!”

有人上来抓住方姨妈的手按过手印,然后不顾方姨妈哭天抢地把她轰了出去。

后堂里,余大人带着余伯南道谢。那官员拒不收礼,反而正色道:“收你钱像你我都使了坏,这案子明明白白,我不怕她另外把我也告进去!”

余伯南都哭了:“我真的,一手指头没碰过她女儿,平日里见到以礼相避……”

官员笑起来:“这就是年青,以后做事多想想多谨慎,少与人去争闲气。说起来我倒是佩服你家一点,你还肯要那个女子,这也是积阴德的事,不然她落个淫妇的名声,以后也难做人。虽然是为了结这个案子的缘故,我也得交待交待你,方邵氏一看就不是心平静的人,只怕还会生事。你们可管教方姓女子,可千万不要再落人把柄啊。”

“要想在功名上得意,名声当为第一。”这是官员最后的一句。

余伯南随父亲走出衙门,见到雪满天地,好似隔世为人。

几天前,他还是意气风发的余才子,只因一件小事,差点儿成了公堂上罪人。而由这件事,更显出来安老太太老当益健,见识不差。

“父亲,回去就请安家祖母作主,把方氏抬入府中,另设房子,让她居住养性。”余伯南以前是怕方明珠纠缠自己,而现在却是怕方明珠一头撞死,自己反而不能挽回此事,落个逼死人的名声。

余大人淡淡:“不要急,这件事已算过去了。不过呀,真是得多谢老太太。”他还想说另外一句,老太太颇有南安侯的风范,但背后评论上年纪的妇人不好,余大人这句话只在心里。

第二天安老太太进家,方姨妈自然同车回来。安府的人纷纷来打听消息,听说余家愿意纳方明珠,掌珠又不舒服起来。气道:“余伯南肯定会当官,表妹是哪里修来的福气,可以当官妾!就她那模样品行,这还不是沾我家的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