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人穷不是错/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宝珠的随和亲切,好似方姨妈是她亲人的态度,更衬出方家母女紧绷的面容如小鬼投胎。宝珠越是笑得自如,方姨妈越是张口结舌。

面对宝珠那如发自内心的笑容,方姨妈母女面面相觑,外加疑惑不已。

她们坑害这个人有段时间,而她真的会为明珠出嫁道喜?

这个想法一闪而过,随即方姨妈先沉下脸。明珠当妾她贺喜,四姑娘是来看笑话的吧?而方明珠见母亲沉下脸,早尖叫一声:“你来看我笑话?”

“扑哧!”

宝珠忍不住掩面轻笑,笑声如银铃声轻脆。

方家母女才愣住,哪有人面对恶言指责还这么开心的?旁边红花不乐意了,翻个小白眼儿:“我家好心的姑娘呀,是来给表姑娘送贺礼的。真是的,有什么可送的!要是我呀,我扭头就走。”

贺礼?

方姨妈母女更加地糊涂,这才注意到红花手中的小锦匣子。那匣子四四方方的不大,上面有丝结,内中衬莲花。看其形状大小,里面装的不是银锭,就只能是首饰。

如果是衣料等物,那大小就唯有帕子能装得下去。

银锭?

首饰?

方明珠瞪大眼睛在心中猜测。她还真的是没心没肺,刚才还认为人家是来看笑话的,见到礼物后就又贪心上来。

而方姨妈,也动动嘴唇,很想问问送的是什么。

宝珠看在眼中,把她们母女好一阵的可怜。

谁不想当人上之上,谁不想出手豪富?因她们没有,因她们缺乏,才生出一阵又一阵的贪婪之念。

宝珠倒不会因此原因而体谅她们,而是更加的同情,外加对自己现状的知足和满意。

同情她们的是:人可以没钱,却不可以志穷。

这本来是一个鄙夷的理由,可宝珠也念诗书,心想在能管得住自己的情况下,还是少鄙夷别人,多多的同情于她们吧。

而自己万幸的懂得这些道理,并且志不穷来人也不穷,这不是件应该满意的事情?

从红花手中接过小小锦匣,宝珠送到方姨妈手中,嫣然笑着解释:“看笑话,我就不来了。我想喜事应该来道个喜儿,这是两件首饰,给明珠表姑娘添箱吧。”

方姨妈和方明珠全呆若木鸡,她们真的没有想过四姑娘会来道喜,还有礼物相送。

方姨妈嚅嗫嘴唇,很想说句感激的话,却大脑里如压块石头般的转不开,只有两行清泪顺着鼻子流下去,酸涩的落到她嘴里。

方明珠还是傻乎乎,但能说出话:“多谢,谢…….”她鼻子一酸,也哭了起来。没想到这不是姐妹的四姑娘,竟然比表姐掌珠还要礼节周全。

“打开看看吧,”宝珠看不下去她们的泪水,就打了个岔。

两双哆嗦的手打开锦匣,见金光现出。一样是赤金扭丝簪,一样是赤金如意簪。簪子上没有另镶什么,分量也并不重,是属于拿得出手且对方又不至于受之不爽的重量,当然在方姨妈母女手中还是值钱的。

而更难得的,是两个簪子全黄澄澄的,不是戴旧了的,而是新炸过不久的那种。

这份小心,就很是难得了。

这种诚心的礼物能让方姨妈内心悔悟吗?一个志穷了的人可没这么容易让打动,方姨妈面上就难免现出狐疑来。

所以好人难做,所以有些人不做,所以有些人遇到施恩后没有遇到回报的就不肯再做。还是那句话,你施恩于人时,就不应该求人的回报,这样你更快乐,而且得到的回报也会更多更加的快捷。

当然返回的回报,不见得是受恩又没良心的人而还,但只要你当个好人,回报是一定有的。

宝珠就笑盈盈而对:“金子不重,但急用时也能换几两银子,你们别嫌弃,将就着使吧。”

这话说得万分的谦逊而且客气,方姨妈久违的良心总算浮出来一小丝丝,她微红了脸,这才想到道谢:“多谢四姑娘,这话是哪里说起,倒要你破费这么多。”说最后一句话时,方姨妈的良心再次飞到狗肚里,心想这两样金子在四姑娘手里,又算什么!

只怕丢了没了她都不会去找。

宝珠察颜观色,而且来以前就想过要说上几句,就含笑而问:“我想你们这就要换个场子去打,多些傍身的东西免得以后打饥荒。”

方家母女一起变色:“你这是什么意思?”而她们手中的锦匣,还捧在她们手中。

宝珠笑道:“我知道我送东西来,你们必然猜疑。而我要送的呢,不仅是这两件子礼物,还有一件礼物,”

对红花道:“外面等我。”红花出去,把小丫头紫花也带开来,约她同坐到远些的椅子上,道:“不许你偷听。”

紫花不服地撇嘴:“四姑娘在里面,我怎么会听?”两个小丫头叽叽哝哝说笑玩去了。

房中,宝珠收起笑,一脸的正容:“姨太太可知道京里侯府有大过四位的小爷没有亲事?”

方姨妈一个激灵,她还真的不知道。她要是知道,就不会…….许多的事情就会更改,不会再发生。

但她再次怒火升腾,认为宝珠在此时说这话不怀好意,怒道:“你什么意思?”

“姨太太可知道京里与侯府来往的人家,有多少位小爷没有亲事?”宝珠平静的再问。

方姨妈再也端不住怒气,沮丧而无力地道:“我,我不知道,”

“姨太太现在是知道了,祖母有意带你和明珠一起去京里?”宝珠现在脸上才是调侃,才是笑谑,才有看笑话的意思。

方姨妈头也不敢抬,让这句话压得内心说不出来的难过。那时要早知道……谁还会去找余伯南?

而方明珠又尖叫了:“你,你不是真心来送礼的,你还是看笑话的!”

“我是真心来送礼,不过两样你们全得认真收着!”宝珠面容端庄,冷静自持:“姨太太你自己想想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自己起意,最后落到你自己身上,这以后你是悔改呢?还是依就拿着别人来埋怨?

余家是你招惹来的,然后你女儿送上门,老天是半点儿没待亏你!你以后是悔改呢?还是继续恨余家?

依我看,你还想和明珠把争强好胜的场子摆到余家去?我劝你知错就改,改悔了吧!”

直说得方家母女干瞪着眼,宝珠打量她们也未必今天就能听进去,不过为方明珠好,这件喜事真的是喜事,她还是最后又添上一句:“人穷不是错,志穷却是错!”

“人穷不是错,没命的争强却是错!”

“人穷不是错,拿穷当恨天怨地的理由却是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